您现在的位置: 秘书网 > 论文中心 > 农业水利论文 > 生态农业论文 > 正文范文

发展生态农业让农业与自然共存

发布时间:2012/8/14 16:28:56   阅读:

农本自然

当你欣赏着盘子里的风景,是否会思考生命的本质?当你迈步在楼宇之间,又是否隐隐怀念自然的空气和荡漾的绿草?人本是自然之物,他的故乡在遥远的非洲草原。钢筋水泥的出现,在人类全部的历史长河中短暂得可以忽略不计,因此你的骨子里会透出那种对绿色的向往和渴望。这样的你,一定不会愿意榨干地球母亲的血液。然而,这血液确实在一点点流失,土地荒漠化、板结、寸草不生,这一切正在发生。农业本是自然之道,但是因为我们的贪婪才造成土地的破坏,也造成我们摄入过多原本自然界不存在的毒素。我们确实需要一种更永续的方式与自然相处,为了能永远得到大地母亲的滋养,我们需要一种更合乎自然规律地获取食物的方式。在此,我们把这种方式称为“生态农业”。自然有它既定的运转程序,一年四季,播种有时,收获有时;世间万物,出生有时,消亡有时。我们只有正确认识人与自然的关系,尊重自然的发展规律,才能与自然和平相处。而“生态农业”,就是是建立在人与自然的平等关系之上,它拒绝使用人为制造的化学品去污染和榨取土地,而更多地应用自然界中原本存在的相生相克的规律。化肥、农药、规模化种植,这些看似标志着现代与科技的名词,正在一点一点地榨干大地最后的养分。作物的减产、害虫的爆发让我们不断地加大这些现代化学品的剂量,直到有一天,这一切孽缘回到我们自己头上。当我们开始怀念中国近5000多年的农耕文化时,我们才意识到也许生态农业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方法。生态农业反映的是人与自然、人与土地之间的关系。尊重自然,顺从自然规律,包容昆虫、鸟类、蛙类等生物来共同分享这个世界。自然对土地万物都是公平的,中国延续千年的农耕文化正是因为符合自然的理念,才将这片孕育千万华夏子孙的土地保存至今。虽然在商业横行的这个时代,人们开始以工业产品的均一化标准来要求农产品,使得统一施用化肥农药激素的农业生产成为一种潮流。我们仍不应当忘记,健康美味的农产品不是靠一味榨取就能获得的,和自然保护一样,只有细心地正确地维护,才能确保土地的健康,也只有健康的生态系统,才能让我们的种族和文明传承下去。

属于世界的生态农业

有幸在南非各保护区周转工作三年,让我有机会与历史最悠久的森林和草原亲密接触。在我们所拜访的南非圣露西亚国际重要保护湿地,周围的社区居民一直以来依靠农业和畜牧业生存着。为了防止不适宜的农耕给湿地造成破坏,保护区除了雇佣当地居民在保护区工作,解决一部分农民的生活问题以外,还划拨了一定的土地,指导他们以正确的方式种植农作物。他们所采用的方式就是我们在国内常说的生态农业,具体的方式包括使用有机堆肥,进行间作和轮作等。当地从事农业劳动的多半是黑人妇女,她们不需要很高的教育水平就能学习这些农业方法。事实上,这些方法绝大多数都是传统农业所普遍采用的,代代相传的,保护区所需要做的就是向他们说明为什么要选择这种方式,并不时地让村民体会到这种种植方式的可持续性以及给他们所带来的环境以及经济上的回报。虽然村民可能并不真正理解他们所做的农业实践的意义,但这些传统经验在学习自然保护的我们看来,却蕴含着丰富的智慧。——间作和轮作允许不同的作物在土地上生长,使一个菜园就和原始森林一样充满着各式各样的动植物。生物之间相互作用,能消灭一些敌对物种,同时也相互帮助“好朋友”更好地生长。当昆虫来到这样一个菜园的时候,生态多样性会让它们无从选择,到处都有可吃的东西,但其中任何一种它们的主要食物都没有多到能让它们疯狂大爆发的程度,而且四处还都潜伏着它们的天敌。虽然没有杀虫剂来阻止它们取食人们的劳动成果,但谁也不敢太猖狂。如此,作物的产量虽不能与规模化农业相比,却以健康的方式确保了产量的稳定性以及可持续性。——有机堆肥保护的是土壤的微生态。我们说“生态”的时候经常联想到虫吃草、鸟吃虫之类的食物链,殊不知我们的眼睛看不到的微生物和在地下默默工作的分解者才是生态系统最重要的一环。没有受过污染和农药伤害的土壤,原本就具有健康正常的菌落系统,将腐熟的菜叶、禽畜粪堆肥后浇上去,这些有机堆肥在蚯蚓及其他各级分解者的作用下很快分解,被作物再次利用,其中有益菌在代谢过程中形成的产物还能帮助植物抵挡病虫害。有机堆肥与看似简单便捷的化肥截然不同。化肥虽然能快速地给土地补充氮磷钾,却不能补充土地中的微量元素,也不能阻止土地中碳的流失,结果只能造成土地越来越贫瘠,越来越不健康,微生态也就随之破坏。一旦发生板结、微生态崩溃,这样的土地就失去了生命力,此时作物的生长只能进一步依赖于农药和化肥,用量越来越大,陷入恶性循环,直到营养耗尽,这块土地就算真正地毁灭了。有机堆肥就像是有生命的能量集合体,彻底让大地活过来。生态农业已经成为了很多国家正在努力推动的一种方式,因为它可以让大地生生不息。

一个生态农庄的故事

我们曾把菜种进南非的保护区,却更愿意像管理保护区一样地经营一片菜园,为此我们把它起名叫“梦田生态农庄”,是想让它像梦的田园一般生生不息。2010年3月,我们来到崇明这片土地上,正逢春播时节,农庄无数的菜籽正待发芽,“小地老虎”们却在伺机行动。它的英文名叫Cutworm(切叶虫),像剪刀一样的利齿就是许多农民对它恨之入骨的原因。没有例外,农庄里的新芽也遭到了小地老虎的疯狂进攻,为此我们不得不动用全部武力对其进行抓捕行动。但是,出乎每个人的意料,大多数的小地老虎,嘴里叼的竟然是杂草,正因为我们田里为数众多的杂草,让小地老虎不再将矛头瞄准幼嫩的蔬菜。因为杂草是自然的产物,小地老虎也是,它们原本就是天生的一对,如果我们像农民一样将杂草除得一干二净,田间的蔬菜就会变成小地老虎唯一的食物,难怪农民会如此厌恶它们。农庄的成员们立即停止了无止境的捉捕行动,转而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理解田间万物的运作上。5月,天气转暖,我们意外地发现了一位不速之客。这是一只黑线姬鼠(家鼠的一种),它的一双敏锐的眼睛正在搜寻着什么。它正在搜寻小地老虎哪!这个新闻很快在农庄炸开,大家纷纷开始关注起这只老鼠的行踪。我们惊奇地发现,每天晚上它都在有小地老虎的地里穿梭,把爬上地面的小地老虎一一吃掉。也许田间保姆的称号用在它的身上正合适,我们开始把它叫作不领薪水就愿意干活的员工。正当我们为此庆幸的时候,这个小保姆却开始向我们收薪水了。8月份,农庄的工人发现它正在田里吃我们的花生和南瓜子,慢慢地到了一发不可收的地步。农庄所有人都提出要制裁这个田间小偷,却被我们制止了。我们明白黑线姬鼠之所以在这个季节会拿走花生和南瓜子,是因为它正在为漫长的冬季储存食物,到了第二年,它还会继续为我们干活的。如果有人担心第二年有大量的田鼠出现,我们就会指给他看田间的秸秆里无数的黄鼠狼洞穴,要是田鼠敢于过分猖狂,黄鼠狼就会帮助我们制裁它。很多人都听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在生态农庄里,每天都上演着这样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都同时伴随着付出与收获,我们却乐此不疲地看着这样的故事上演。如果说我们有什么“诀窍”可以摆脱农药和化肥的束缚,那么今年无数的青蛙、鸟类和益虫已经证明了一切。自然美味的农庄菜也在大自然的考验中脱颖而出,以独特的口味和韧性征服了所有的农庄客人。农庄的每个人都开始信奉一句话:如果你让自然更健康,你也定能获得更健康的食物。

免费复制文章

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3秒钟免费获得
下载验证码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所选用的图片和文字均来源于网络和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侵权请立即拨打电话0825-6877911,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国家备案:工信部备案:蜀ICP备09010985号-12   川公网安备:5109220200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