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秘书网 > 论文中心 > 社会艺术论文 > 社会文化论文 > 正文范文

论黄展骥逻辑悖论思想社会文化批判色彩

发布时间:2017/5/17 15:57:57   阅读:

摘要:黄展骥先生是香港著名的逻辑学家,身处香港,但是黄展骥先生热衷于参与香港和大陆的学术交流活动,但不幸的是,黄展骥先生于2014年病逝。本文主要分析黄展骥先生逻辑悖论研究的社会文化批判色彩,以此来表达对黄展骥先生的缅怀,同时希望能够引起学界对黄展骥先生谬误理论研究的重视。

关键词:黄展骥;悖论;社会文化批判

一、黄展骥逻辑悖论思想中的科学与自由观念

德国著名哲学家费希特(JohannGottliebFichte)在《论学者的使命人的使命》中说:“学者影响着社会,并且应当成为他的时代道德最好的人。”黄展骥一直秉承着将逻辑和谬误理论用于社会批判和文化重建的观念,他说:“进入21世纪,如果我国高级知识分子圈内仍然忌讳使用谬误学、逻辑学来分析社会理论和理想问题,那是十分可悲的。”黄展骥批评那种精于玩弄逻辑或谬误概念的做法,认为“哲学问题及其研究内容,不应当仅仅存在于哲学家头脑里,将哲学思考与广阔的社会文化语境割裂开来是极其错误的。”基于上述观念,黄展骥将逻辑或谬误理论用于社会文化批判和分析,致力于中西方文化碰撞之下的融合与交流,以此来达成国民性、传统伦理向现代政治文化观念转向,为中国社会未来走向探索一条可能的路径。具体而言,这种探索是围绕两个方面展开的:其一,在批判西方中心主义的基础上,倡导西方的理性、自由和民主观念;其二,在指出中国传统文化内部存在的矛盾和谬误的同时,主张以中国传统文化思想为根基,以西方的科学、自由和民主观念为架构,完成中国从传统向现代性的转型。黄展骥的科学、自由、民主理念毫无疑问更多受到了其导师殷海光的影响。“殷海光的自由主义论说主要表达的是自由主义价值信念,而不是自由主义的实践方式。”特殊的社会和政治环境决定了殷海光的自由主义思想的逻辑经验特征,就这一点而言,黄展骥与殷海光有着很大的相似性。黄展骥的自由主义理念同样也是基于逻辑判断,例如对自由“二分法”的批评,不少政治哲学家将自由分为“日常生活的自由”和“政治自由”,前者指的是人民追求支配自由人生的自由,比如家庭、工作、婚姻、社交等;后者指的是集会、游行、参政等。在这个问题上,黄展骥用分类的逻辑进行分析,人们在对事物的划分上可以根据客观对象和主观需要将其“二分、三分或多分。”很显然,根据黄展骥对矛盾分类的原则,“一分为三”才是划分事物的普遍原则。又例如黄展骥对“民主国家”这个概念的剖析,中央集权国家和自由民主国家均称自己是民主国家,到底孰是孰非呢?黄展骥从“政府权力”和“享有权益”两个概念入手,首先提出问题:政府权力应当由谁来掌握。可分成三种:一个人;少数人;全体或大多数人。一个人掌握权力属于独裁政治,少数人掌握权力属于贵族政治,全体或多数人掌握权力属于民主政治。三种政体服务的对象依次是:一个人;少数人;全体或多数人。众所周知,政府权力如果掌握在全体或多数人手中,实际也是为全体或多数人服务,那么该政体必然属于民主国家。但是黄展骥提出了这三种政体关系的悖论:如果政府权力掌握在多数或全体人手里,动机是为全体人服务,结果却只有少数人获得利益,这是否算民主国家呢?因此判断一个政体是否民主国家需要两个标准:第一,人民当家作主;第二,以人民享有权益为主。

二、黄展骥逻辑悖论思想中的传统文化批判观念

除了积极倡导自由、民主等现代观念以外,黄展骥还将悖论和谬误分析深入到中国传统文化的肌理中,致力于推动中国传统文化重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黄展骥主要瞄准两点:诉诸中庸谬误和诉诸权威谬误。在黄展骥看来,“诉诸中庸谬误”包含两个层次:其一,中国人对《中庸》这本文化典籍的顶礼膜拜,黄展骥承认《中庸》一书中确有很多地方体现着儒家哲学的智慧,但是也有很多言论值得商榷,不能犯“片面真理谬误。”黄展骥认为“诉诸中庸谬误”的第二个层面指的是:“中庸之道”的“折中”、“中道”是正确的,而左右两极端是错误的。“诉诸权威谬误”是传统文化中存在的另外一种需要批判的对象,黄展骥首先区分了“诉诸权威”和“诉诸权威谬误”的概念,“权威”有真假之分,当破除假权威之后,人们会依靠真权威获取知识或技能,这种意义上的“诉诸权威”并没有错。只有当权威取代事实与逻辑,湮灭真理与理性,才属于“诉诸权威谬误”。西方逻辑学界经常将“诉诸权威谬误”定义为使用武力或威胁迫使对方屈服或接受某种观点,“‘诉诸权威谬误’是指在交谈中谈话者运用恐吓策略使得他的观点被对方接受。”黄展骥认为,无论是古代西方社会和中国传统社会,权威都成为压制真理、自由和独立思考的障碍,即便到了现代社会,“诉诸权威谬误”现象仍然大量存在,这对于中国社会尤其是年轻一代危害极大,因为不辨真假的“诉诸权威”过程中“人的个性被否定了诉诸权威就成为了一项习惯性的行为做事的指导原则。”所以对于当代中国社会来说,要紧的是首先需要培植理性和逻辑精神,以此剔除传统文化中遗留的“诉诸权威谬误”,学会区分和鉴定当代社会中存在的真假权威,理性地信任真权威,破除假权威的危害,如此,对于中国未来社会发展才是有益的。

参考文献:

[1] 费希特. 论学者的额使命 人的使命[M]. 梁志学 沈真, 译.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08: 44-45.

[2] 黄展骥. 谬误剖析与社会: 仁智、民主、渐进、自由[J]. 兵团教育学院学报, 2000(4): 16.

[3] James. W. Dye. Cultural, Relativity and the Logic of Philosophy[J]. Philosophical Logic. Martinus Nijholf, The Hague Netherlands, 1967: 38.

[4] 任剑涛. 以逻辑支撑信念: 论殷海光自由主义的理论特质[J]. 中山大学学报, 2005(4): 14.

[5] Gary Jason. The Nature of the Argumentum Ad Baculum[J]. Synthese, 1987(12): 494.

[6] Douglas Walton. The Fallaciousness of Threats: Character and Ad Baculum[J]. Argumentation, 2007(21): 65

作者:张伏 单位:燕山大学 文法学院

免费复制文章

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3秒钟免费获得
下载验证码

文秘指导服务
编辑一对一跟踪服务,不成功不收费

  • 十年平台
  • 资质合规
  • 不成功退款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所选用的图片和文字均来源于网络和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侵权请立即拨打电话0825-6877911,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ICP备案:蜀ICP备09010985号-12   川公网安备:5109220200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