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中心 > 逻辑思维教育

逻辑思维教育范文精选

逻辑思维教育

逻辑思维教育范文第1篇

关键词:中医教育逻辑思维非逻辑思维

中医学作为东方科学的一部分,其思维方式具有逻辑思维和非逻辑思维的双重特点,同时代表东方主要思维方式的非逻辑思维的顿悟、心悟和直觉被大多数中医学者认为在中医思维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当前的中医药院校大学生是在以西方逻辑思维为主的知识体系下培养出来走入大学校园的,这造成了学生对具有逻辑与非逻辑双重思维模式的中医药理论的学习在认知上产生了障碍。当前的中医药人才培养中并没有完全认识到思维问题是中医教育的关键问题。只有从培养学生逻辑和非逻辑思维两个方面着手,使学生充分认识中医学自身的思维特点,才能培养出合格的中医药人才。

1当前中医院校大学生思维方式存在的问题

中国已经历经百年西方文化洗礼,当代大学生更是在数学、物理、化学等西方科学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对于医学的认识大多来源于以西医为主的医院,对中国的古代传统思维在社会生活方面有一定的认识,但对于古代科学技术的理论认知和建构方面,则较难理解传统的思维模式。学生进入中医药院校以后一开始学习的就是中医基础理论中的“元气”“阴阳”“五行”“命门”“三焦”等基本概念,这些基本概念在目前的解剖学并没有严格的对应物。学生在对这些基本概念的学习中仍像在中学时对于概念的认知一样,注重对其物质实体性的把握,用逻辑论证去分析,把高层次还原为低层次。但这种形式逻辑的认知方法在这里遇到了困难,因为概念是思维抽象的结果,而中医学的概念不是实质定义,而是思维到最高层次的哲学概念,即“形而上者谓之道”的思辨最高阶段,不能用形式逻辑的属加种差的方法去界定其内涵和外延。由于学生对中医基本概念的认知困惑,进而对由中医的基本概念建构起来的中医理论系统也不能完全的理解,甚至持否定的态度,有的甚至会排斥对中医的学习。中医学强调唯象联系,突出宏观整体,重视和谐平衡,与学生以前所形成的思维方式和认知习惯格格不入,不易理解难以接受,另外,中医和西医所认知的客观对象都是人体,其中有一些相同语词构成的概念,在其内涵上是不一致的,如“心”“肝”“脾”“肺”“肾”等,西医对这些概念是实体和解剖意义上的解释,中医是系统和功能的认知,学生在学习过程中易造成混淆,尤其是刚入门的学生,对以后的学习造成不良的影响,甚至对专业失去信心。

2中医思维中的逻辑与非逻辑解析

造成中医院校大学生在中医学习中存在的问题的主要原因在于中医理论的思维形式与学习者的习惯的思维形式不一致。而当前的中医教育模式并没有从中医自身特点出发,而是模仿西医教育模式,这样造成一些中医药院校学生和中医研究者对于中医学产生困惑,并极大的影响着他们对中医药的学习和信任度。

中医学知识和所有的古代知识一样,以自然哲学为背景,在中国传统的求同思想的影响下结合当时的简单解剖知识和临床实践发展起来,始终没有与伦理道德、艺术、宗教、等文化分离,主张“天人合一”,在《黄帝内经》中就有“智者察同,愚者察异”的字样,求同即求得万物的整体和谐统一。其理论体系从思维的角度上看,既有逻辑思维的概念、命题、推理,又有非逻辑思维的形象、直觉、顿悟,而作为中医学最主要的特点——整体观指导下的辨证论治过程中,非逻辑思维占主要方面。

2.1逻辑思维是科学思维的最普遍、最基本的类型,它是在感性认识的基础上,运用概念、判断、推理等形式对客观世界的间接的、概括的反映过程,在现代科学的发展中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从其理论体系上来看,中医学是具有完整的概念、命题、推理的理论体系,从元气——阴阳五行——藏象学说——气血津液——经络——病因病机——辨证论治,层层深入通过演绎和比类推理将整个人体的系统性、整体性体现出来。在其具体应用方面主要是以辨证逻辑为指导的,从对阴阳的消长平衡分析法,到五行生克制化的制约法,到治疗的本标缓急法,再到经脉脏腑的运动传变法,最后到运用自如的知常达变法。

2.2非逻辑方法包括形象思维和直觉思维,它们与逻辑思维相比,缺乏分析、综合、比较、分类、归纳、演绎等逻辑内涵,而是强调感性认识,以意象、联想和想象或直接领悟来揭示研究对象的本质及规律,甚至有时伴有“灵感”这一特殊的心理体验及心理过程,使认识主体的创造力达到超水平的发挥。非逻辑方法历来被认为在中医学发展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1]。如匡调元所说:“在传统中国医学学术思想的发展过程中主要是依靠直觉领悟与形象思维而不是靠逻辑思维[2]。”中医学中的非逻辑思维方法体现大量的形象化、类象化、比象化语言和思维的应用上,如四诊上形象话语言的应用,发热、恶风、恶寒的“翕翕发热”“蒸蒸发热”“淅淅恶风”“啬啬恶寒”等,湿邪所困的“腰重如带五千钱”等,对于脉诊“如盘走珠”与“如刀刮竹”“如循琴弦”与“如循刀刃”等;在辨析病因病理变化时,六淫学说用自然界风、寒、暑、湿、燥、火的特征作类比来说明病因病理,建立了致病因素与机体反应性结合的病因观念,如眩晕欲仆、手足抽搐、震颤等病症,都具有动摇的特征,与风之善动相似,故归为“风证”;在确定治则治法时,如“治上焦如羽,非轻不举;治中焦如衡,非平不安;治下焦如权,非重不沉”(《温病条辨·治病法论》)。又如“增水行舟”法、“釜底抽薪”法、“提壶揭盖”法、“导龙入海”法、“引火归原”法等都是通过事物本身的形象结合个人的感悟和经验沿着取象比类的思路生发出来的。这种用心领、会意、体悟的思辨功夫,追求言外之意、象外之意[3]。这些知识来源于历代医家对外部世界的感知和判断,基于主观的直觉、预感和洞见而深深植根于中医学的理论体系之中。这些知识就象中医中的阴阳的概念一样含有大量非语言、非概念形式的信息,语之则不能尽意,故“圣人立象以尽意”“用意以明理”,所以历代医家总是把“医者意也”作为行医的最高境界。“医者意也”在对中医的认识中甚至可以作为中医非逻辑思维方法的代名词,它不仅体现在形象思维方面,而且与直觉、顿悟密切相连,它能激发思维主体的想象,蕴藏着极大的创造力,使认识主体的创造力达到超水平的发挥。它不需要琐碎的实验数据和指标,也不需要在此基础上的分析、推理,它保持了认识活动本身的整体性,在广阔的联系中认定疾病,能够揭示局部的、分割的方法甚至很难揭示的人体奥秘。中医这种“医者意也”心悟的能力是建立在医者的两个基础之上,一个是医者的知识结构基础,另一个是其临床实践的经验基础。所以,中医本身具有极深人文内涵的医学典籍和经验积累性决定了”医者意也”作为个人自身对健康与疾病问题所能领悟的深度,只有把对经典著作的理解与临床经验结合起来,充分运用逻辑和非逻辑思维,才能够“心悟”到人体生理和疾病的本质,才能领悟到中医诊治疾病的最高境界。

3中医教育中逻辑和非逻辑思维的交融

为了使学生对上述中医学思维方式有一个明确的认识,解决中医学习中的困惑,在中医教育中,应加强逻辑思维和非逻辑思维的培养,从思维知识的渗透和中医文化氛围培养两个方面促进逻辑和非逻辑思维的交融。

3.1逻辑思维方面在教学中加强思维知识的渗透,在中医基础理论教学中,应该让学生从中医基本概念出发,了解中医理论体系的建构的命题和推理过程。在中医经典的教学中,应分析其中的逻辑思维方法,如以《内经》的阴阳学说为例,《内经》提供了一个辨证逻辑与形式逻辑相统一而以辨证逻辑为主,演绎推理和归纳推理相统一而以演绎推理为主的逻辑思维模式。将其分为6种主要模式:比类对应式、互含递进式、转化循环式、消长平衡式、揆度合参式、正反逆从式[4]”。其中最常用的是“比类对应式”即“取象比类”的思维方法。这种方法导源于《墨辩》的类概念和《周易》的卦辞、爻辞[5]。《内经》中所讲的“援物比类、化之冥冥”,“不引比类,是知不明也”,都是指的取象比类的思维方法。这种方法的特点是:在掌握大量感性材料的基础上,通过把两个或两种不同的事物或现象联系起来加以比较,找出它们之间相类似或共同的地方,然后把已经知道的某一事物或现象的有关知识和结论,推论到与之相类似或有共同点的现象和事物,也可能具有相同的知识和结论。这样一来万事万物都可归到阴阳五行的范畴之中。在中医诊断教学中,可以穿插中医经典当中的一些案例进行分析,将中医学的基本思维方法蕴涵其中,比如对《伤寒论》中的一些经典案例进行分析,使学生对张仲景的“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的治则有更深刻的理解,还可通过中医辨证论治中“审证求因、法随证出”及中医经方分析中“以方测证”等推理分析方法为例去说明中医中逻辑思维的应用[6]。

3.2非逻辑思维方面:加强中医文化氛围培养中医学是在中国传统文化的特有氛围里发展出来的,与儒、道、佛、技有着割不断文化的渊源,它的起源深受古代唯物论和辨证法思想的影响,与中国传统文化一脉相承,而且贯穿于中医理论体系各个方面,涉及人文学科和人文知识,如阴阳、五行、易学、哲学、道学、道德、养生等,与传统的自然科学,如天文、地理、时令、生物(药食)形体等共同构成了中医药学独特的理论体系,因而具有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的双重属性[7]。它与当时的其他学科建立了同构系统的联系,因此在当时的社会生活中占主导地位。古代科学环境下的中医师甚至平民百姓,都能自觉地接受中医理论,不会有不理解说不清的困惑。例如,“天人相应”“五行相克”“血脉同流”“经络相通”“子午流注”等通过意象、联想和想象,甚至直觉心悟创造出来的具有中国传统文化主观直觉特点的命题,采用当前现代科学研究的生理、病理、生化等定量研究方法则很轻易的就会被否定掉,如对其传统文化的内涵有了很深的理解,认识到中医学的多元性的特点,再利用现代的科学技术探索其未来与发展,也许会找到其有效途径,所以,对于中医院校学生中医思维的非逻辑思维的培养,一个是在专业课课程的教学中,把形象思维、直觉思维这种非逻辑思维方法的优点和长处进行透彻的分析,启迪学生积极思辨。其二从文化的角度认识中医具有积极的意义。应开设有关古代哲学、古代文学等中国传统文化方面的课程或讲座,在讲授过程中应注意传统文化和中医相契合的中医文化学内容,学习和掌握有关心理学、社会学、人类学等人文知识;在专业课讲授过程中教师授课除了传授中医的基础知识外,还应将中医的历史文化背景、哲学根源、认识论、方法论等理论特色贯穿于始终;在校园文化建设方面也应体现出其传统文化的积淀,如在辩论赛上多设计与传统文化相关的辩题、开展校园传统文化节及传统文化知识竞赛等等。让学生在掌握中医知识的同时,逐步加深对中医非逻辑思维方式的认识。

另外在中医思维中逻辑思维和非逻辑思维是交织在一起的,在逻辑与非逻辑思维的培养中还应注意两者的交融,使学生学习运用正确的思维去学习中医理论,把握中医思维的精髓,把逻辑和非逻辑思维渗透到理、法、方、药的各个环节中去,成为合格的中医药人才。超级秘书网:

【参考文献】

[1]张苇航,张炜.探索中医复杂性之路[J].医古文知识,2004,21(3):10.

[2]周瀚光.传统思想与科学技术[A].匡调元.中医病理学的哲学思考[M].上海:上海科学普及出版社,1997:131.

[3]姜莉.立象以尽意用意以求理[J].辽宁中医杂志,2007,34(4):431.

[4]匡调元.中医病理学的哲学思考[M].上海:上海科学普及出版社,1997:129,131.

[5]卓同年,谷培恒.论中医临床思维的逻辑方法及其运用[J].新疆中医药,1999,17(2):2.

逻辑思维教育范文第2篇

关键词:中学语文;阅读教学;逻辑思维;培养

1中学语文阅读教学中培养学生逻辑思维的意义

逻辑思维是一种抽象的思维能力,包括分析、概括、推理、评价、判断、解释等等思维能力。逻辑思维能力的训练能够帮助学生更全面的掌握知识,对知识进行全方位多角度的探索并形成自己的认识,为学生的全面发展和终身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因此,在中学阶段的教学中应培养学生逻辑思维的能力,使学生能够运用逻辑思维理性的思考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语文教学在中学阶段的教学中占有重要的地位,而阅读教学是语文教学的半壁江山,对培养学生的听说读写能力,全面提升学生的语文素养有重要意义,学生通过大量的阅读积累才能够写出优秀的文章,甚至出口成章。在阅读教学中培养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是帮助学生提升语文能力,科学灵活运用语文知识的有效手段。

2中学语文阅读教学中培养学生逻辑思维能力的途径

2.1关注阅读文本的语言目的:

语文教学中的阅读文本大多是文学作品,在传统的语文阅读教学中,教师更关注的是阅读文本中语言的内容和形式即语言“说了什么”以及“怎么说的”,注重的是语文知识的学习,无异于医生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诊疗方式,不能够很好的锻炼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因此,在阅读教学中要培养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就必须关注阅读文本的语言目的即关注作者“为什么这样说”,通过分析、概括能够把握一类文学体裁的表达方式,以小见大。关注阅读文本的语言目的是培养学生逻辑思维能力的有效途径,语文阅读教学应兼具感性和理性,引导学生理性的多角度看待问题。如在教学《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这篇文章时,一般教师会列出如下的教学目标:第一,了解该演讲的时代背景和主要内容,理清文章的思路;第二,反复诵读文本,了解排比、比喻这些修辞手法运用的效果,体会文本科学严谨的语言;第三,把握演讲词的特点并学写演讲词。就教学目标而言,并没什么不妥之处,但是这样的教学目标不利于学生把握演讲词的实质。教师在教学的过程中应提出更有价值的问题,关注语言的目的。如,恩格斯为什么要在马克思墓前讲这些内容?他所讲的内容和他要达到的目的之间有什么样的关联?他是怎样有效地运用语言来达到他的目的的?学生通过思考这些问题,通过认真的研读文本,能够更深刻的理解演讲词,了解受众的需求,通过灵活的科学严谨的语言达到自己演讲的目的。

2.2关注阅读文本的内在逻辑:

文学创造是一种特殊的精神生产活动,作者有感于社会生活才能够进行文学创作。社会生活是客观的,是具有一定的规律的,因此,阅读文本是有一定的逻辑的,学生在学习的过程中,只有抓住文本的内在逻辑,才能够抓住文章的文脉,抓住文章的主题,才能够深入的与文本对话,与作者对话,准确把握文本的思想感情,并内化为自身修养,逐渐的提升自己的语文能力。关注阅读文本的内在逻辑,就是在阅读教学中从关注文本的语言目的入手,结合文本的体裁,进行深入的阅读。如在教学鲁迅的《祝福》时,在明确文本所属体裁后,教师要引导学生在阅读的过程中关注祥林嫂出场的时间以及每次出场的变化,关注变化的地方,思考变化的原因,从中分析祥林嫂死亡的真正原因,思考作者将文本命名为“祝福”的原因。此外,教师在教学的过程中要引导学生思考作者为什么要将祥林嫂的死安排在鲁镇人们祝福的时候。学生在思考这些问题的过程中,能够更加深刻的理解那个时代人与人之间的冷漠,了解鲁迅所说的中国人民的劣根性,以及整个病态的社会。并引导学生进行今昔时代的对比,在比较中能够更全面的正确的认识自己,思考当今社会的相关问题,形成对自己对他人对社会的正确认识。

2.3关注作家创作态度:

传统的阅读教学更过的关注的是对文本写作手法的赏析,但是在培养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的教学观念指导下,教师在教学中应引导学生更多的关注作家的创作态度,在关注作家创作态度的过程中更加深刻的把握文本内涵,提高思维水平和写作能力。关注作家的创作态度,要理清写作手法的赏析与作家写作态度推断之间的联系与区别。写作手法是对文本某一个写作特点的诠释,写作技巧归根结底是属于“形式”的范畴,“形式”是为“内容”服务的,而“内容”又是为表达作家的感悟、观点或者态度等等服务的。如《一滴眼泪换一滴水》这篇文章,文本中最感人的是喂水这一场景,但是作者对这一场景的描写并不多,更多的笔墨是对伽西莫多接受刑法时的表现以及周围观刑群众的表情进行描写。教师在教学的过程中不应停留在对写作方法进行分析的层面。而应引导学生继续探究作者突出伽西莫多忍耐力强、力量超常、蠢笨、狂暴等一系列的性格特点的原因。学生进一步的分析会发现,这样写是为了更加突出“水”的影响力,伽西莫多因为艾丝美拉达的水,流出平生以来的第一颗眼泪。作者这样的安排是为了表达出自己对人生抽象的独特的见解即善具有巨大的影响力,恶的人性可以被美的人性感染。

结语:

总之,在语文阅读教学中培养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是可行的,是有效的,对学生语文素养的全面提升有重要的意义。教师在教学过程中要引导学生关注文本的语言目的与内在逻辑,关注作者的写作态度,潜移默化的培养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为学生的全面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

参考文献

[1]聂静.逻辑思维在语文教学中的重要地位[J].教育教学论坛,2011,19:40+20.

[2]贺延辉.浅谈初中语文教学中逻辑思维能力的培养[J].读与写(教育教学刊),2011,05:111.

[3]王秀惠.在小学语文教学中培养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J].教育评论,2007,03:133-134.

逻辑思维教育范文第3篇

在语法学习中表现得比较突出,古代诗词格律因为有着严格的语法规定,所以对学生逻辑思维的锻炼效果很好。教学杜甫《登高》一诗,笔者要求学生对诗句“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进大语文论坛•教学一线行逻辑理解。很多同学认为“苦”是形容词“艰苦”或动词“苦于”的意思。之后我用提示的方式,要他们通过词性的理解来反思。就有学生通过逻辑性的思考,根据对仗的原理,“苦”和“新”对仗,“新”是副词“刚刚”的意思,那么“苦”也必然是副词,从而得出应该是“非常”之意。这样,学生对文本的错误理解得到了纠正。因为中国传统思维有着形象性的特点,在逻辑上更接近辩证而不是分析,所运用的说理方式往往是通过直观浅显、生动形象的事物来表达思想。文言文教学中,要特别注意具象化、形象化的意象表达。如《劝学》,除了少数地方直接说理,其余几乎是比喻。课文第一段连用五个比喻:“青出于蓝”、“冰寒于水”、“直木为轮”、“木受绳则直”、“金就砺则利”来论述学习的意义。荀子把学习的深奥道理寓于大量常见的、直观的事物中,使读者容易接受。这里就存在着,对于文中出现的各种比喻,并不是所指客体的实际状态,而是喻象表达所指。这些不断出现的比喻和学习程度的重要性是层层叠加的。只有深刻地理解这点,才能更进一步地理解荀子所表达的意思。

2.文本阅读

在平时的语文学习和语文考试中存在着阅读量大的问题,怎样提高阅读速度和精度,掌握更多的有效信息呢?可以通过逻辑思维的锻炼来实现。因为任何一篇文章都是有着逻辑结构的,无论是作业还是考试,能选入的阅读文章更是有着较强的逻辑性。在实际训练中,特别要注意那些如“根据上文可知……”或者“由文中得到的提示,我们可以得出……的结论”的问题。这种问题已经明确地告诉我们只要顺着问题找到关键词、关键句,就能很快得出答案。对于一篇文章的结构,作者在写作的时候都会有意无意地顺着一个逻辑结构来表达,这个结构是文章的灵魂。作者的思想、表达的情感、告知的内容都是紧紧围绕着这个结构来展开的。在文章阅读时,要抓住具有连贯性的词句,因为思维过程也是使用语言的过程。具有指谓性和交际性的语言是由语词指号构成的体系,是语词指号和语词意义的统一体。通过一些关键词句及问题形成的概念来判断文字背后的表达,才能推理出作者的意图。如《说“木叶”》一文,从辨析“树叶—木叶—落叶—落木”等意象的渐进性改变来阐释诗歌语言的暗示性,作者的情感在这种暗示性中改变。只有把握住各个阶段凝缩的作者不同程度的感情,并将这种阶段性的文字表达为一个个概念。要明白这种概念是作者思路的阶段性和发展性的统一,才能深刻理解全文,这种分析概念来推理文章的思考,是一种逻辑思维的锻炼。

3.语言文字运用

语文运用包括很多内容,无论是语法语病的修改,还是选词填空的搭配,内容都是由最基本的逻辑结构串联起来的。高考语文2013年全国大纲卷第四题:依次填人下面一段文字横线处的语句,语言的连贯性是短文内容保持统一的基础,而要将语言的连贯性表达清楚,首先要把握住短文内容一致等逻辑性。本题第一句说明岳麓书院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那么从逻辑上可以推断,下面应该是对书院有一个整体的描述;再根据短文最后一句话“特别”一词引出的文化气息,可以逆推出前面一句应该是写文化有关的。那么中间的句子就应该是通过③整体→①格局→④布局→⑥方位→⑤特征→②概况,很快就能够锁定答案是C。

4.结论

逻辑思维教育范文第4篇

一、国内外逻辑学教学现状对比

国外的逻辑学专业主要讲授逻辑学、数学、计算机科学和哲学方面的基本理论和基础知识,进行公理化方法、形式化方法和语义分析方面的基本训练。同时,在非逻辑学专业开设的通识课中开设逻辑学。在国外的高校看来,逻辑思维能力的提升最重要,必须在学生学习有关专业知识的基础之上促进个人素质的不断提升。国外的通识性课程通常包含以下8个方面:一是AestheticandInterpretiveUnderstanding美学与诠释性理解,批判性逻辑学习的最终目标是让学生能够自主学习积极动脑,改变之前老师教学生学的模式。二是CultureandBelief文化与信仰。三是EmpiricalReasoning实证推理,例如统计学、几率理论、数学、逻辑学和决策理论。让学生在感兴趣的实际问题学习中运用這些工具。西方国际追求的“实证和研究为本”(evidenceandresearch-based),在《中国青年报》两年前的一篇文章中说过:美国小学生的学习作业都可以与我国高等学校的论文媲美。四是EthicalRea-soning伦理推理。五是ScienceofLivingSystems生命系统科学。六是ScienceofthePhysicalUniverse物理宇宙科学。七是SocietiesoftheWorld世界的社会。八是TheUnitedStatesintheWorld世界中的美国。例如:剑桥大学在传统的三艺(语法、修辞、逻辑)和四艺(算术、几何、音乐和天文)的条件上设置课程,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是他们培养的重点。哈佛大学的该课程将原来的7大类11项归为三类:社会学、艺术与人文、自然科学与技术。

二、地方本科院校逻辑学课程教学的困境

快速发展的高等教育教学形势对教学的标准要求不断提高,对逻辑学的进一步发展提出了新的挑战。随着地方应用型本科院校的转型发展,当前教学形势呈现了深刻变化,导致逻辑课教学处于尴尬境地,面临一些新问题。

(一)高校逻辑学课程开设不足。

在国内,逻辑学开课状况情况不尽相同。培养逻辑学方面专业人才并设有逻辑学本科专业的高校只有中山大学,而设有逻辑学专业硕士点的高校如北京大学、南开大学等相对多一些,设有逻辑学专业博士点的也有中山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高校。培养非逻辑专门人才的逻辑学教学的情况具有以下特点:在综合性院校的教学课程设置中,把逻辑课作为必修课设置的哲学、政治、中文、法律、经济管理等专业。在师范类院校的教学课程设置中,将逻辑课作为必修课开设的有政治、中文等专业。在政法、公安等院校中,逻辑课作为必修课设置,学时较长。在地方院校中逻辑课设置时间较短,以许昌学院逻辑学发展概况为例,许昌学院逻辑教学的历史较短,内容上限于传统逻辑和现代逻辑基础知识的教学。逻辑学开设时间是1983年,最先开设逻辑学课程的是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在以后的教学中,法学、行政管理、人力资源、文秘专业开设了该课程。2003年许昌学院升本以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政治学与行政学专业、法学专业、人力资源管理专业、汉语言文学专业、文秘专业等相继开设了逻辑学。而与本课程相关的批判性思维、哲学导论、语言的艺术等课程已开设多年;随着法学专业的不断转型发展,法律逻辑学(逻辑学与法学的交叉学科)也已作为专业限选课开课。

(二)课程目标定位与应用型本科院校的目标定位有偏差。

一直以来,逻辑课在教学实践中的目标定位是以传授知识为主,对运用逻辑思维和方法具体解决问题的实践重视不够。而应用型本科院校的目标是着重培育专业基础知识牢固、水平高、有特点、有创新性以及能适应社会发展的应用型人才。综合以上情况,着重于专业基础知识教学的目标与培养应用型人才对能力的需求不一致。逻辑课的目标定位必须及时进行调整,以适应培养应用型人才的形势需要。

(三)逻辑学教材的实际应用性不强。

在现有的逻辑课教材中,在内容取舍、编排次序、列举实例等方面没有根据已经发展的专业课程特点的新变化而逐步更新,一些新编的教材往往过分重视逻辑学知识的理论化、形式化,产生运用专业知识解决实际问题针对性不强的问题。同时,在教学实践中以传统的形式逻辑理论为主,没有与当前社会热点的与逻辑学相关的考试内容相结合,造成应用性不强的情况。

(四)逻辑学教学效果不突出。

逻辑课程的抽象化特点,客观上造成学生学习难度大,产生对学习逻辑的畏难情绪,导致教学效果不佳,学生的论证、分析、日常推理能力和逻辑素养没有明显提高,没有形成初步的逻辑思维。

三、地方本科院校重视逻辑应用教学的意义

第一,进一步丰富和完善地方高校逻辑学实践教育教学改革方面的应用性理论研究,为地方高校逻辑学的可持续发展提供理论参考。第二,指导地方高校在课程转型和逻辑学实践教学改革中,结合逻辑课程特点的新变化,有针对性地开展逻辑教学,不断增强逻辑课程的应用性和实践性作用,进一步改善育人实效,推动学生系统掌握逻辑知识,养成缜密逻辑思维,培养科学辩证分析能力。第三,推动建立和拓展与逻辑学教学课程相配套的应试考试分析平台,向学生提供继续深造和就业相关的考试内容分析,有针对性地帮助学生提高逻辑思维能力和运用逻辑知识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素质,给学生继续深造或者参加工作奠定运用逻辑思维分析研究的知识基础。第四,在以“地方性、应用型”的人才培养理念指导下,通过实用理论研究,进一步促进地方高校实践教育教学的发展,切实提高教师授课和学生学习两个积极性,不断推动教风学风实现新的改善,为地方高校开创毕业生高质量就业、高层次深造的良好局面打下基础,营造地方高校实践教育发展的良好氛围。

四、地方本科院校逻辑学课程教学改革的目标及方法

许昌学院在办学定位上明确提出,要坚持科学发展、以人为本、德育首位、教学中心,着重培养强知识、宽口径、高水平、强实力、有特点、能思考、社会责任感十足的综合型人才。逻辑学课程在推动实现学校的办学目标、人才培养目标等方面具有重要的地位,逻辑学是法政学院行政管理专业和人力资源管理专业的基础课程,法律逻辑学是法学专业的必修课,对提升学生的逻辑思维水平具有极为重要的基础作用。课程教学的主要目标是:全面综合地了解形式逻辑框架,学习必须的逻辑方法和推理形式。准确掌握逻辑的基本思路,内容以及出题思路。对逻辑史的研究现状有一定的了解、培养和提高逻辑思维能力,推动对专业知识的理解到对自身人格修养提高。

(一)采取多种方法,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

如何促进学生采取多种有效方式系统学习逻辑学并牢固掌握知识、运用知识解决实际问题。一是研判分析,能够清楚、有条理地表达个人所思所想,能够运用缜密的逻辑思维和分析能力研究解决工作生活中的实际问题。二是批判诡辩,提升思维水平,增强辨析意识,对不当的认识或诡辩进行逻辑批判。三是提升素质,努力学习专业知识并加强逻辑题目的联系,对提升应对社会思维能力水平测试的能力有益。

(二)促进学生系统扎实掌握知识,提高逻辑思维能力。

逻辑思维教育范文第5篇

近几年来,我国公务员考试公共科目笔试的大纲和题型已基本固定。《行政职业能力测验》(以下简称《行测》)题型为单项选择题,主要考查与公务员职业密切相关的基本素质和能力。大多数应试者认为《行测》更像是智力测验,而智力是以逻辑思维能力为核心的。《申论》看似写作能力测试,实为检验公务员工作综合能力分析、解决问题能力以及归纳、文字表达能力。这些能力也是需要一定的逻辑基础知识为前提的。无论是《行测》还是《申论》,在公务员考试大纲规定的考核目标和内容中,逻辑思维与逻辑应用能力都占较大比重。特别是《行测》,直接考查应试者逻辑应用能力的“判断推理”大约占总分值三分之一左右。综上所述,公务员考试的目的是为了考查考生的多种能力,亦可谓“能力倾向”,“而‘能力倾向’是以‘智力’为核心的,‘智力’则是以逻辑思维能力为核心的”。许多应试者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复习,但考试成绩并不理想。原因有二:一是应试者缺乏系统的逻辑知识学习;二是应试者未掌握如何将逻辑学理论知识转化为应用的方法和手段。而高校逻辑学教学改革的目的就是将系统传授逻辑学知识和培养逻辑思维能力与应用能力科学合理地相结合。

2高校逻辑学教学现状

我国的逻辑学教学不容乐观。在国外,逻辑教育是面向全民的素质教育,一直都非常受重视。而我国高校逻辑学教育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一度非常繁荣,当时逻辑学是高校各层次各专业的必修课,在人才培养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以20世纪90年代为分水岭,除少数高校哲学系外,非哲学专业的逻辑学教学日渐式微。具体表现在,许多高校把原来各层次各专业必修的逻辑学课程从培养方案中撤掉,即便保留也在专业、课时设置上加以限制。虽然逻辑学是汉语言文学、中文专业开设的必修课,也只有40多个课时;有的专业把逻辑学由必修课改为选修课,只剩下30课时左右。造成以上困境的主要原因来自两个方面:一是从教学内容看。一些逻辑学专家、学者提出了“形式逻辑现代化”,即以数理逻辑为逻辑学教学内容,这一主张突出了逻辑学的科学性。但是,数理逻辑中大量的符号对学生来说是有难度的;它弱化了逻辑学的应用性,表现在学生所学的逻辑知识很难对提升他们的日常判断推理能力有帮助。众所周知,完成公务员考试逻辑试题所需要的逻辑基础知识,恰恰是传统逻辑知识,而不是现代数理逻辑知识。二是从教学理念看。逻辑学教学普遍重知识轻能力,甚至有教师认为提倡逻辑的应用性实则是贬低了其科学性。所以,诸多一线逻辑学教师在教学中强调逻辑的知识性与科学性,弃逻辑的应用性不顾,也就无从培养、提高学生逻辑思维和应用能力了。而从某种程度上说,提高现代公民乃至政府管理人员的逻辑素养,主要是通过传统逻辑的学习和训练获得的。逻辑学教学内容脱离实际,忽视了逻辑学在普通思维及语言表达上的应用与实践。

3基于公务员考试的高校逻辑学教学改革方案

借鉴公务员考试,顺应社会发展趋势,反思逻辑学教学困境,逻辑学教育工作者应对高校逻辑学教学现状进行思考,使逻辑学教学能够真正培养、提高学生逻辑思维能力和逻辑应用能力,为大学毕业生顺利通过公务员笔试提前做好准备。

3.1转变教学观念高校育人目标也应与时俱进,随社会需求不断进行调整,以适应高等院校市场化这一客观实际。以公务员笔试为例,应试者只有具备一定的逻辑判断与逻辑推理能力,才有可能在千军万马中脱颖而出,反映出社会考试对应试者逻辑思维能力的较高要求。国家和社会需要的是创新型人才,即“富于开拓性,具有创造能力,能开创新局面,对社会发展做出创造性贡献的人才”,〔2〕而逻辑思维能力是创新型人才的必备素质。由此可见,高校培养创新型人才,必须使其具备一定水平的逻辑思维能力。

3.2建设师资队伍搞好逻辑学教学的关键在于教师。我国高校在本科阶段设有逻辑学专业的不多,设有逻辑学专业硕士点、博士点的更是寥寥无几,造成高校逻辑学一线教师队伍参差不齐。大多数逻辑学教师都毕业于非逻辑学专业,只在读本科时学过“形式逻辑”这门课,课时少,认知浅,难成体系,更不用说逻辑学学术研究了。前述的逻辑学在高校的困境,使师资队伍不断缩减,导致逻辑学专业难以向更深层次发展。而我们应该看到,高校逻辑学教学能否提高学生逻辑思维能力,适应“公考”等社会考试,一线逻辑学教师至关重要。高校应重视逻辑学教师的教学与科研情况,教师可以到逻辑学教学、学术研究水平高的资深院校学习进修,提高自身的教学、科研水平;还可邀请逻辑学及公务员考试专家、学者来校讲座交流,接触学科前沿动态,拓宽“公考”视野。

3.3改进教学内容与方法在国外逻辑学教学中,教学内容既包括传统的逻辑学知识,也包括批判性思维培养。事实上,这样的教学内容非常适合我国的公务员考试要求。如前所述,《行测》和《申论》都是以考查应试者逻辑思维能力为目标的。从近几年的“公考”《形测》题目来看,在“判断推理”部分,考查过的逻辑学知识都是传统形式逻辑的重要内容。而《形测》的必考题“逻辑判断”涉及归纳论证(又分削弱型、支持型、结论型),更多的是与批判性思维相关的逻辑思维能力或论证能力。从“公考”覆盖的范围来看,形式逻辑与非形式逻辑缺一不可,批判性思维与传统形式逻辑互为补充。因而,高校逻辑学的教学内容应是:传统形式逻辑与批判性思维二者兼顾,既要学生学好逻辑知识基础,又要培养学生日常逻辑思维与应用能力。教学方法是指在教学过程中,为完成教学目标和教学任务所使用的各种技术、手段和工具。传统的逻辑学教学方法基本上是照本宣科,教师按教材循规蹈矩地讲解内容,没有内容创新,也没有相关知识拓展。在教学手段上,往往是一本书、几页教案加一支粉笔,贯穿起一堂课的全部内容。关于现代化的教学工具,或者是没有,或者是置之不用。这种传统的教学方法使原本就抽象难懂的逻辑学知识难以被学生接受,更谈不上理解、掌握,极大地影响了课堂教学效果。传统的讲授法可用于传授基础知识,而提高逻辑思维能力,则要求教师利用多媒体手段,加强实例教学,例如将社会的热点、身边的实例、社会考试题目等,做成信息量丰富的幻灯片,灵活运用,突出重点,既带给学生新鲜感,调动学生的兴趣,又帮助学生加深印象,牢牢巩固理论知识。此外,教师可利用网络教学平台等先进的技术手段,按照由浅入深、由易到难的顺序,布置给学生一些习题,学生可根据自己掌握知识的情况选择相应难度的习题,循序渐进,充分体现“因材施教”。例如,《形测》中的“智力推理”被应试者普遍反映“难度大”,“易失分”,教师可搜集该类题型,传到网络平台,集中练习,传授解题方法。针对课时量不足的问题,课后教师可借助网络平台,组织学生在线讨论难点、重点以及案例,教师实时引导、点评和总结。上述方法,一方面让学生学会逆向思维,结合案例理解知识点;另一方面也可以使他们充分认识到逻辑学知识的实用性与工具性,潜移默化地培养他们运用知识解决问题的习惯,从而有效地联结起“知识”与“能力”这两部分内容,实现“学习逻辑学知识,提高逻辑思维能力”的目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