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秘书网 > 论文中心 > 财务金融论文 > 金融英语论文 > 正文范文

数字普惠金融对入境旅游消费增长影响

发布时间:2020/7/1 8:30:30   阅读:

内容摘要:本文将数字普惠金融数据与我国31个省份的入境旅游消费数据匹配成2011-2017年的面板数据,利用计量模型考察了数字普惠金融对入境旅游消费的影响。结果发现,数字普惠金融广度对前三个入境旅游消费指标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而数字普惠金融深度对四个指标均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最后,文章对合理发展数字普惠金融、提高入境旅游消费水平提出政策建议。

关键词:数字普惠金融;入境旅游消费;消费增长;旅游业发展;计量模型

1.引言

国际旅游作为服务贸易的重要组织部分受到了各个国家的青睐,我国拥有全球最多的人口规模,已成世界最大出境旅游消费国。据欧睿国际(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的最新研究报告预测,2030年前中国会取代法国成为世界接待入境旅游者最多的旅游目的地国,其接待入境旅游人数预计将达2.6亿人次,这将远超过美国、德国等国家。2018年,我国接待的入境旅游人数为1.4亿人次,比2017年增长1.2%,同年实现国际旅游收入1271亿美元,较2017年增长了3%。随着入境旅游人数的增加,提高入境旅游者的消费水平成为当前最为重要的事实。其原因在于,入境旅游者具有较强的经济实力,提高他们的消费水平,对于提高我国的外汇收入具有重要意义。同时,入境旅游者消费水平的提升有利于带动我国旅游业发展,从而能够有利于就业,并促进相关产业发展。在我国,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特别是在移动支付的普及,居民的金融可得性得到了较大的改善,具体表现为普通居民可以通过手机进行支付消费。由移动支付发展起来的数字普惠金融已成为普通居民的金融消费形式。而针对入境旅游消费者,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是否能够促进入境旅游消费者的消费水平的提升?本文将对此进行详细分析。

2.文献综述

现有文献针对入境旅游消费进行了较多探讨。邓淇中等(2012)对我国六个中部省份的入境旅游消费区域差异进行了讨论,其发现我国存在人均消费支出增长缓慢、消费质量不高且呈现区域内不平衡格局的问题;王钦安和孙根年(2016)以2003—2014年内蒙古的统计数据,用变动度、高级指数、地位指数、弹性系数和贡献率等指标分析了入境旅游消费结构变化及其对国民消费的贡献;陈玲玲和严伟(2017)就入境旅游客源市场的多元化下的市场多尺度进行了预测;刘仪凤等(2018)对入境旅游消费结构变动与国民消费之间有关系进行了考察。近年来,随着数字金融的发展,数字普惠金融的概念成为社会热点,针对数字普惠金融的研究也越来越多,相关文献逐渐开始侧重于从数字普惠金融的消费增长(易行健和周利,2018)、减贫效应(黄倩等,2019;吴金旺,2019)、创新激励(梁榜和张建华,2019)、收入分配(陈丹和姚明明,2019)等展开研究。但另一方面,针对数字普惠金融与入境旅游消费之间的研究尚未涉及。现阶段,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移动支付的推进,普通居民能够很容易的获得金融支持。对于入境旅游者而言,在数字普惠金融未出现之前,他们一般需要到金融机构去兑换旅游目的地国家的货币,从而以此实现其旅游消费的目的。而随着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入境旅游者可以通过移动支付平台获得旅游目的地国家的货币,这减少了其到金融机构兑换货币的不便。普惠金融的出现使入境旅游消费不再受货币兑换限制,其促使入境旅游者可以自由地进行消费,这提高了入境旅游者的消费水平。对此,本文以数字普惠金融与入境旅游消费之间的关系作为研究主题,通过讨论两者的关系,以期找出提升入境旅游消费水平、增加外汇收入、带动我国旅游经济发展的现实路径。本文关心的是入境旅游消费,主要采用入境过夜旅游者人均天花费(美元/人天)、接待入境过夜游客人数(人次)、接待入境过夜游客人天数(人天)、接待入境过夜游客平均停留(天)等四个指标来表示。由于上述变量均为绝对值,因此采用其对数进行分析。该数据来源于《中国旅游统计年鉴2012-2018》。本文关心的核心解释变量为数字普惠金融指数。根据《北京大学数字普惠金融指数2011-2018》公布数字普惠金融指数,本文利用数字普惠金融指数进行基准回归,采用数字普惠金融广度指数、数字普惠金融深度指数进行机制分析。该数据的具体说明请参见郭峰等(2019)。除了核心解释变量之外,本文还控制了一系列影响消费的其他因素:星级饭店数(家)、旅行社总数(家)、旅游景区总数、人均国内总产值(元)、居民消费水平(元),上述变量均取对数。由于数字普惠金融指数的数据是2011-2018年,而入境旅游消费的数据仅收集到2017年以前的,最后匹配两个数据集后,获得2011-2017年31个省级的面板数据。表1为所有变量的描述性统计表。

3.数字普惠金融对入境旅游消费的影响分析

本文采用Stata16.0软件,在控制了时间和地区固定效应后,利用固定效应模型对公式(1)进行估计,汇报结果如表2所示。由表2可知,模型1主要考察数字普惠金融对入境过夜旅游者人均天花费的影响,系数高度显著为正,说明数字普惠金融指数每上升1%,入境过夜旅游者人均天花费将上升1.7%。按2007年的标准,入境过夜旅游者人均天花费为208美元,数字普惠金融对入境过夜旅游者人均天花费的促增效应可以达到3.5美元;模型2的系数也是高度显著为正,说明数字普惠金融指数每上升1%,接待入境过夜游客人数将上升2.4%。按2017年各省接待入境过夜游客的平均人数为373万人,数字普惠金融每上升1%,可以增加接待入境过夜游客人数达到9万人;模型3的估计结果显著为正,说明数字普惠金融指数每上升1%,接待入境过夜游客人天数将上升2.3%。按2017年各省接待入境过夜游客人天数的平均数为1117天,数字普惠金融每上升1%,可以增加接待入境过夜游客人天数达到25万天;模型4系数高度显著为正,但数值相对前两个模型低一些,按2017年各省接待入境过夜游客平均停留天数为1117天,数字普惠金融每上升1%,可以增加接待入境过夜游客人天数达到0.06天。 在控制变量中,居民消费水平和人均国民收入代表地区的发展水平,通过四个模型的结果可以发现,两个变量对四个被解释变量的影响系数均为正。具体而言,居民消费水平对入境过夜旅游者人均天花费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而人均国民收入对入境过夜旅游者人均天花费、接待入境过夜游客人数、接待入境过夜游客人天数具有显著影响。旅游景区数、旅行社数、星级饭店数三个变量代表地区旅游发展水平,三个变量的估计系数均为正,但是只有星级饭店数、旅游景区数对接待入境过夜游客人数和接待入境过夜游客人天数具有显著正向影响。究其原因,可能是几个变量之间相关性比较大,因此其存在一定的共线性。

4.数字普惠金融深度与广度对入境旅游消费的影响分析

表2仅分析了数字普惠金融对入境旅游消费的影响,但并没有分析数字普惠金融如何影响入境旅游消费。因此,本文将数字普惠金融分为数字普惠金融广度和数字普惠金融深度,从而通过两个指标考察其对四种入境旅游消费的影响。表3汇报了数字普惠金融广度对入境旅游消费的影响结果。从结果来看,模型5考察数字普惠金融广度对入境过夜旅游者人均天花费的影响,系数显著为正且系数大小为0.011,与表2相比,低于数字普惠金融对入境过夜旅游者人均天花费的影响。模型6的估计系数也显著为正,系数与表2相比相对低一些。模型7考察数字普惠金融广度对接待入境过夜游客人天数的影响,系数显著为正且系数大小为0.014,与表2模型3相比,低于数字普惠金融对接待入境过夜游客人天数的影响系数。从模型8的估计来看,数字普惠金融对接待入境过夜游客平均停留天数的影响系数不再显著,但仍然为正。控制变量系数的估计结果与表2的四个模型基本一致。表4汇报了数字普惠金融深度对入境旅游消费的影响结果。从四个模型的估计结果可以看出,数字普惠金融深度对入境过夜旅游者人均天花费、接待入境过夜游客人数、接待入境过夜游客人天数、接待入境过夜游客平均停留天数均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但显著性并没有表2中的显著高。从系数大小来看,数字普惠金融深度每提高1%,入境过夜旅游者人均天花费、接待入境过夜游客人数、接待入境过夜游客人天数、接待入境过夜游客平均停留天数将分别上升0.9%、1.5%、1.1%、4.7%。可以看出数字普惠金融深度对接待入境过夜游客平均停留天数的影响系数相对比较大,这说明数字普惠金融深度可以较大程度地提高接待入境过夜游客平均停留天数。数字普惠金融深度主要测度的是使用数字普惠金融的强度,对于入境旅游者,数字普惠金融深度可以让他们提前把行程安排好,从而留出更多的时间在我国停留,所以数字普惠金融深度对平均停留天数具有显著影响。其他控制变量的估计与表2和表3的估计结论基本一致。

5.结论与建议

(一)结论

本文通过利用2011~2017年31年省的数字普惠金融数据和入境旅游消费数据,考察了数字普惠金融对入境旅游消费的影响,最终得到主要结论如下:第一,数字普惠金融的提高可以显著提高入境过夜旅游者的人均天花费、接待入境过夜游客的人数、接待入境过夜游客的人天数、接待入境过夜游客的平均停留天数,其对提高入境旅游消费支出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第二,机制分析发现,数字普惠金融广度对四个入境旅游消费中的前三个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但对接待入境过夜游客平均停留天数不具有显著的影响。第三,数字普惠金融深度对四个入境旅游消费均具有显著的影响。

(二)建议

本文的研究结论对我国的数字普惠金融发展和提升入境旅游消费具有重要的政策含义:第一,我国的数字普惠金融发展相对于其他国家发展更快,入境旅游者在我国通过数字普惠金融进行消费能够免去货币兑换等繁琐的手续,这可以提高入境旅游者的消费水平和在我国的停留天数,因此在未来要继续加强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力度。第二,入境旅游消费作为服务贸易中最为重要的一项,可以提升我国在国际服务贸易中的地位,其能够平衡货物贸易带来的贸易不平衡问题。第三,加强入境旅游者消费水平的提升,对于带动我国地区发展、提升国际竞争力具有重要的意义。第四,目前我国是全球最大的出境旅游国,但入境旅游规模相对偏小。对此,为了提升我国的入境旅游规模,就要让入境旅游者充分感受到金融的可得性。而数字普惠金融可以让入境旅游者更加方便快捷地使用各种金融功能,所以国家应向入境旅游者大力推广数字普惠金融,从而让入境旅游者提高其在我国旅游的消费支出。

作者:黄文胜 副教授 单位:桂林航天工业学院航空旅游学院

免费复制文章

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3秒钟免费获得
下载验证码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所选用的图片和文字均来源于网络和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侵权请立即拨打电话0825-6877911,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ICP备案:蜀ICP备09010985号-12   川公网安备:5109220200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