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秘书网 > 论文中心 > 设计论文 > 园林设计论文 > 正文范文

叙事思维下叙事类插画设计思路分析

发布时间:2021/1/14 8:55:30   阅读:

内容摘要:叙事类插画因其富有情节感的画面而充满感染力,令观者更易沉浸于故事的情景中。在创作过程中,创作者往往需要针对文本内容进行思考和解读,并提炼和转化为插画的视觉语言。文章立足于叙事思维,从叙事类插画的常见题材入手,就叙事类插画的设计表现展开分析,从而归纳出由叙事要素、叙事逻辑以及叙事氛围等叙事思维所引导的插画设计思路。

关键词:叙事类插画;叙事题材;设计表现;设计思路

人类运用插画辅助叙事有很久的历史,从古埃及人在纸莎草纸张上绘制的“死亡之书”插画,到中世纪各种手抄本圣经中的插图;从文艺复兴时期印刷故事书籍中插图的广泛运用,到现代电子出版物中插图的富有创意的表达,叙事类插画这种以文本内容为创作依据的视觉设计往往体现出丰富的情节感和浓郁的故事氛围,令观者在欣赏之余更能结合文本充分展开联想,似能身临其境地体验故事中的情节和角色的情感。

一、叙事类插画的常见题材

在叙事类插画的题材中,较常见的有宗教故事、神话传说、文学故事、儿童文学以及叙事诗歌等,因创作表现的目的有所区别,不同题材的叙事插画也呈现出不同的整体特征。

(一)宗教故事插画。自中世纪开始的相当长的时间内,宗教题材的插画是最为多见的,大部分是围绕《圣经》内容及相关故事进行创作表现的,仅现存于世的各种版本的中世纪手抄本《圣经》中就有大量令人目不暇接的故事插图,这些插画作品充分体现了对宗教的虔诚。相较于普通文学作品的插画而言,将教义通过插画传达给教众的创作目的,决定了这些插画更为迫切的叙事需求,而由此产生的画面表达,表现出一种深入细致刻画故事情节乃至人物情绪的总体特性。

(二)神话故事及民间文学插画。文艺复兴之后的书籍种类随着印刷技术的发展不断大幅度地增加,更多的艺术家也参与到书籍插画设计中来,叙事插画的题材也不再局限于宗教故事。各类神话和民间传说故事成为插画表现的新题材,从古希腊神话到浪漫主义的文学作品,当叙事的目的不再只是进行严肃的传道与表达虔诚的信仰后,更丰富多样的形式手法开始从叙事插画的画面中表现出来。

(三)儿童文学插画。19至20世纪开始出现的儿童文学书籍,为插画艺术带来了新的题材,以伦道夫·凯迪克、凯特·格林威等为代表的早期童书插画家进行了大量的探索实践。儿童读者群体的特殊性,使童书插画的画面形式充满了天真浪漫的意趣,其叙事性的图形表达也趋向于更加直白和明确。

(四)叙事诗歌插画为诗歌创作的插画往往充满带有诗歌特色的浪漫表现,诗歌文本自身的节奏与韵律总是能赋予插画艺术家以充满旋律感的构图灵感,而来源于诗歌的浪漫情节也往往带给插画创作以不同寻常的设计表现。

二、叙事类插画书籍的图文比重与画面信息

在众多叙事类插画书籍中,图文比重对画面信息量有着一定的影响,大致可分成文字为主、插画为辅的类型,图文并茂的类型以及纯粹的无字绘本等类型。

(一)文字为主、插画为辅的叙事类插画书籍。在书籍发展的历史中,大量的叙事类书籍仅使用较少的插图去展现某些文本片段中的精彩情节,这使插画创作者不得不考虑将大量故事信息表现于有限的画面中,尽可能展现时间、地点、主要角色等信息,并通过主要角色富有表现力的动作神态去刻画情节发展中的瞬间。

(二)图文并重的叙事类插画书籍。相当多的儿童书籍采用图文并茂的形式,令插图和文字相互补充、相得益彰。“在图文并举的图画故事书中,图画与文字各司其职,图画的线条、颜色描绘出文字所无法叙述的意境;文字的清晰语义表达又弥补了难以直观显现的思想及时空变化。”[1]因此,这类书中的插画作为叙事文本的补充,并非事无巨细地展现故事信息,而是重点表现文字叙述的精彩片段或文字无法描述的故事气氛。

(三)插画为主、无字或文字很少的叙事类插画书籍。无字或少字的绘本作为当前低龄儿童书籍的重要形式被市场推崇,其特点是为了满足低幼龄儿童的审美需求和阅读需求。绘本插图往往被设计得简洁明了,故事内容、角色形象和故事场景都不过分复杂,从而达到一目了然、读图识意的目的。而相应的,其对画面故事信息的直观性、视觉语义的明确性要求较高。“由于无字少儿绘本图像(画)在讲故事时兼具了视觉语言、文化语言和书面语言的功能,所以无字绘本的图像(画)语言具有突出的形象性、直观性、识别性和象征性,在即情即景、绘声绘色中尽显‘不着一字,尽得风流’之妙。”[2]

三、叙事类插画的设计表现

“插画的叙事性作为插画设计的一种艺术表现,更是对图文叙事的综合运用,承载着创作者对插画主体、时间背景、人物角色、空间、事件等要素进行有意义的衔接,以实现可视化故事传达的艺术效果。”[3]在叙事类插画中,设计者常常通过画面各主要视觉要素的生动描绘展现叙事文本的内容。这些最主要的插画视觉要素包括角色动作神态、服饰和道具、背景场景等部分。

(一)主要角色动作表情展现或暗示情节。作为叙事主体的主要角色形象本身即包含了很多事件信息,如其动作中可能包含的事件发生状态或阶段的信息,其表情中可能包含的角色情感信息,并共同揭示出故事情节中一些可推测的关键信息点。1.仪式化动作相当多的宗教题材插画以仪式感极强或具有某种象征性的仪式化动作为主要角色形象的表现内容,如祈祷、歌颂、号召等宗教题材作品的常见动作,往往能强烈表达出画面角色正在经历某事件中的关键时刻。如19世纪初的诗人和插画艺术家威廉·布莱克在他的插画《当星辰合唱时》中,运用不同的刻画动作,分别表现出高举双手歌颂神的拟人化的晨星、半空中伸展双臂的上帝和其他神,以及双手微抬于胸前做出祈祷动作,并虔诚仰望天空的教徒约伯及亲友。巧妙的分割线将处于不同环境的三者结合于一幅画面中,而正是三部分人物富有象征意味的仪式化动作展现了各自所代表的故事角色和正在发生的故事情节(图1)。2.情绪化动作戏剧冲突往往是插画创作的主要灵感来源及表现内容。针对那些情节非常戏剧化的叙事段落,插画创作者常常通过对主要角色极具情绪化的肢体语言,如愤怒的指责、预备攻击等动作的细致生动的刻画,来完成对关键情节中角色间关系、角色情绪、角色处境等内容的表现。德国戏剧家、戏剧理论家莱辛在其著作《拉奥孔》中提出:“既然在永远变化的自然中,艺术家只能选用某一顷刻,特别是画家还只能从某一角度来运用这一顷刻;既然艺术家的作品之所以被创造出来,并不是让人一看了事,还要让人玩索,而且长期地反复玩索,那么,我们就可以有把握地说,选择上述某一顷刻以及观察它的某一个角度,就要看它是否能产生最大效果了。最能产生效果的只能是可以让想象自由活动的那一顷刻了。”[4]“顷刻”的观点为我们提供了那些最震撼的情节画面构思的角度,即表现事件高潮的前一刻,动作最富有戏剧性和冲突感的前一瞬间,令观者对这个动作乃至事件的后续产生延续性的联想。19世纪法国知名版画家、雕刻家和插图艺术家古斯塔夫·多雷,在其圣经插画《摩西怒碎法版》中,以主要人物富有张力的动作表达了整个故事冲突的最高潮,也就是摩西高高举起石板,在众人的惊愕之中,正准备将之摔碎的瞬间场景。多雷在这幅画面中,将摩西的愤怒充分表现于其高高举起的用力双手和正欲摔下法版的动作之中,而背景中由雷电带来的天光集中照射在石板上,强烈地突出了在这一充满戏剧冲突的瞬间众人的视线焦点所在(图2)。3.充满情绪的表情除了动作之外,故事角色的神态,也是传达角色喜悦、悲伤、愤怒等情绪信息的重要手段。在许多儿童绘本插画中,为了让故事情节更直接地被儿童受众理解,插画创作者往往以主要角色丰富、夸张的戏剧化表情展现角色的心理活动。如插画艺术家班内特在1857年创作的《伊索寓言》插画以非常典型的漫画式的表现,赋予了动物形象以丰富的人类表情,充分体现了寓言故事荒谬、可笑的故事气氛以及充满讽喻的故事意味(图3)。

(二)服饰和道具展现时间。时间作为叙事要素之一,对于交代故事背景、帮助读者理解人物及情节有着不可忽略的作用,在一些历史故事和神话传说插画中,富有特色的服饰和道具往往是作为极具时代感的画面元素而出现的。如插画家东尼·乔昂诺在其1937年出版的《堂吉诃德》的故事插画中并没有强调主角堂吉诃德疯狂的举止,而是通过画面中其身着骑士服装、手拿书本的形象,以及场景中骑士的盔甲、长剑和墙壁上的耶稣像,暗示这是一个对中世纪神圣骑士故事充满疯狂想象的故事角色(图4)。

(三)背景场景展现地点环境。对于有着较为宏大的历史或地域背景的故事而言,场景的表现无疑是最好地体现故事环境的方法;同时,在一些宗教故事插画中,插画创作者也通过描绘宏大的背景环境展现宗教故事中的神圣氛围。如在古斯塔夫·多雷创作的圣经插画中,有着许多令观众印象深刻的场景表现,其中无论是《出埃及记》中波涛汹涌、吞噬埃及追兵的大面积的红海场景,还是在《天堂篇》插画中云蒸霞蔚、光芒四射的天国场景,都有赖于其运用精密的笔触进行的大量场景细节刻画,从而充分地展现出充满感染力的故事环境与氛围(图5)。

(四)色彩、肌理与构图强化故事主题、强调故事氛围。在叙事类的插画作品中,色彩、肌理与构图这些视觉要素也常常成为一些创作者进行故事表达的特殊技巧,如通过充满张力的构图强调紧张的故事氛围;或通过强烈的色彩对比强调故事情节的冲突环节或激动人心的时刻;又如通过画面质感肌理的表现强化故事的某种神秘、朦胧的意境与氛围。在英国图形艺术家和设计师奥伯利·比亚兹莱广为人知的插画作品《莎乐美》中,正是奇异的东方肌理元素及充满留白悬念的黑白构图强调了神秘恐怖的故事氛围。而夏加尔在其《狐狸与葡萄》寓言插画中则以明快而鲜艳的色彩对比展现了寓言故事充满想象与冲突的氛围。“在夏加尔笔下,著名的《狐狸与葡萄》寓言强调了遥不可及的幻梦意味,葡萄果串与狐狸头部相互呼应,看似简单的两个元素其实皆是以数层的丰富色彩绘成。”[5]

四、基于叙事思维的插画设计思路

综上所述,叙事类插画常常包含以下几种由叙事思维引导的设计思路。

(一)强调叙事要素,针对人、景、物等进行生动刻画。以展现故事情境着力刻画角色、场景、道具等画面内容,力求尽可能强调出故事人物、地点、时间等叙事要素的信息。并在画面中通过细节刻画或其他强调方式展现该叙事要素在故事情节中的重要性。

(二)依托叙事逻辑,以瞬间画面暗示前因后果。依托叙事逻辑,以充满戏剧性的瞬间画面暗示故事的前因后果,即通过针对角色动作、神态的生动描绘展现故事情节中较为关键的瞬间,以便观者由此展开对事件起因及后续结果的充分联想。

(三)强调叙事氛围,表现画面意境与氛围。通过多种视觉元素的运用,如色彩、肌理等抽象的视觉元素创造出特殊的画面意境,并以此呼应叙事文本中的角色情绪及故事情节的氛围。

五、结语

基于叙事文本而进行的插画设计,需要设计者解读叙事文本并转化为插画的视觉语言,而叙事思维将这种由文本至图像的转化引向初步的设计思路。具体地说,在构思画面的形式之前,由叙事思维引导的对叙事要素、叙事逻辑与叙事氛围的把握已经协助设计者构建起了创意的框架,并由此延伸,形成强调叙事元素、建立叙事联想以及强化叙事氛围等一系列插画设计的思路,并必然对最终画面叙事主题和叙事内涵的准确表达产生重要的影响。时代不断发展,当前插画的形式与内容、内涵与外延都在不断拓展,叙事类插画不再仅仅作为一种依附于叙事文本的视觉辅助形式,而已成为一种能引起观者共鸣并激发巨大想象空间的更独立的设计形式。对当代插画师而言,叙事类插画的设计思路不能再局限于字面描述形象的直白式表现,而是需要更为深入地针对叙事内涵的演绎。正因如此,追根溯源地探索叙事思维及其影响下的设计思路才显得尤为重要,而基于叙事思维的设计思路也将为插画设计带来更多深入表达的创意启发。

参考文献:

[1]沙海燕,张伟英.图画故事书与插图、漫画、连环画之关系[J].艺术百家,2018(2).

[2]周子渊.模仿与场域:无字少儿绘本图像叙事方式探析[J].编辑之友,2018(12).

[3]阎勇舟,王成凤,徐圣超.招贴插画叙事的审美表征[J].轻工科技,2018(11).

[4]莱辛.拉奥孔[M].朱光潜,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

[5]郭书瑄.插画考:插画艺术的黄金时代[M].武汉:湖北美术出版社,201

作者:陈莉莉 单位:南京财经大学

免费复制文章

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3秒钟免费获得
下载验证码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所选用的图片和文字均来源于网络和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侵权请立即拨打电话0825-6877911,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ICP备案:蜀ICP备09010985号-12   川公网安备:5109220200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