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络与文化传播

网络与文化传播

网络与文化传播

网络与文化传播范文第1篇

论文关键词:高校网络文化传播思想政治教育协调

网络的出现和发展,不仅改变了社会文化环境,而且也在深刻地影响着青少年的价值标准和思想政治观念。

一、网络文化推动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现代化进程

首先、网络文化传播改变了青少年的道德认识系统。几千年来,我国传统教育主要依赖于家庭、学校周围社会环境,注重自得和自省、反求诸己、改过迁善等等,因而青少年的道德认知主要是来自于家庭、学校、村落、社区及其相互间的礼俗文化,如风俗、习惯、礼仪制度等,其主要媒介是语言,在潜移默化中建构起人们的思想政治观念。而在当代,人们除去被广播、电视、电影、报纸、杂志等大众传播媒体包围外,网络文化所负载的各种信息已使其置身于一个完整的新世界。虚幻与现实相结合的网络特点迎合了青少年的需求。他们不仅借助于网络文化的传播进行感知和理解,而且还能从中吸收思想政治素养。可以说目前青少年思想政治意识的建构与网络文化传播密不可分,他们在网络中获得各种各样的知识信息的同时,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价值标准和思想政治观念。因此,从一定意义上说,网络文化是青少年道德认知的重要来源。

其次,网络文化传播改变了青少年道德意识的建构方式。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网络文化传播的思想政治意识的建构是非群体的。在传统社会中,人们思想政治意识的建构是在参与群体活动的过程中完成的。青少年在家庭、学校、社区等社会群体参与过程中一方面获得认知,另一方面形成了自己的思想政治意识。到了网络时代,网络文化传播不仅跨越了时间和空间,也跨越了社会群体。现在人们获得信息的途径,并不仅是从某一个体到另一个体的传播,而常常是许多社会群体同时获得同一文化知识和价值信息。因此,现代青少年的思想政治意识建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是超越社会群体的;二是网络文化传播的思想政治意识建构方式具有开放性。在传统社会生活中,由于受条件的限制,人们所在的群体相对封闭,生活方式和思想政治观念变化较小,往往会长时间保持着同样的道德风尚和伦理价值观念。到了网络社会,网络文化的传播打破了一切封闭状态,整个世界变成了一个地球村,网络传播缩短了人与人的距离,使一切遥远的社会关系变得近在咫尺。

再次,网络文化传播改变了思想政治意识的建构内容。在传统社会生活中,一代一代的文化传递及群体内个体与个体的互动文化传播内容,主要是经验知识、风俗、礼仪等文化观念、政治信仰、思想品德等,这些因素构成了青少年的思想政治意识。在网络时代,网络文化传播的内容相当广泛,有文学艺术方面的知识,也有科学技术、政治思想、经济知识等等内容。可以说现在人们通过网络所接受的信息内容比过去几个世纪还多,一个现代青少年所了解的东西比过去一个老人还多。因此,网络文化传播所建构的思想政治意识的结构层次,要比传统社会人们的结构层次更加复杂、更加丰富,这不仅是我国现实变革的必然反映,也是网络文化传播对思想政治教育提出的新课题。

网络文化传播作为一个开放系统,一方面为思想政治教育提供了现代方法和手段,同时也向思想政治教育提出了严峻的挑战。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网络文化传播对养成青少年进取、开放、参与、自强精神具有重要作用。网络作为信息工具和感知媒介极大地提高了青少年感知外部世界知识的能力,并且以空前未有的密集信息为青少年提供了丰富的价值享受。无论从量和质两方面看,都是学校教育难以达到的。从量上看,网络传播将逐渐超过由学校所提供的信息源;从质上看,学校以外的信息,由于传播工具的现代化,信息内容和形式的多样性、新颖性也容易吸引青少年,产生较好的效果。从这一点看,网络文化传播为思想政治教育现代化提供了方法和手段。

二、网络文化的负面影响

网络文化对青少年思想政治教育产生负面影响,这主要表现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网络文化传播常常容易青少年丧失价值判断和选择的能力。网络文化传播是一个信息开放体系,是无数群体、个体参与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传播者、接受者、媒介发生着交互作用,无数群体、个体凭借不同的自身素养,不断交互感知各种价值信息。传播者、接受者的不同文化背景及其经验、见解、知识等等相关因素不断地影响着教育功能的发挥,有时这种因素起主导作用,有时那种因素起主导作用。因而,时常会出现相互矛盾和冲突的局面。另外由于各种各样夸大、扩张信息的存在,又会使得整个网络信息的价值意义变得异常混乱和模糊。因此,青少年常常容易丧失价值判断和选择能力。例如网络聊天中频频有人上当受骗的现象正说明了这一点。

其次,网络文化传播不仅容易使青少年丧失健全的价值心理和思想政治观念,而且也容易使青少年的思想政治意识失去取向,处于无思想政治意识取向状态。某些不正规的网站,为了以“新”和“奇”吸引浏览者,经常会一些不真实的新闻和花边消息。其规模之大、信息之密集,如滔滔洪水,它容易使青少年心理机制失去承受能力,同时也减弱了对社会主流文化的感知能力。当信息量对青少年来说成为超负荷传播时,就容易使青少年失去兴趣。尽管网络文化传播信息能如潮水般涌向社会,而真正能内化为青少年品德的却很少。信息洪水浩浩森森,青少年的心态却膺臀懂懂。这样,网络文化传播也就失去了建构思想政治意识的意义,它不但不能使青少年产生健全的价值心理和思想政治观念,而且容易使青少年的思想政治意识失去取向,处于无思想政治意识取向的状态。

再次,网络文化传播易使青少年陷入无所适从的困境。从传播的内容来看,现今的网络文化传播是无视青少年作为主体存在的,忽视青少年的价值需要和价值理想。如潮的信息洪水常常是反映了主人的需要,而不断地在网上传播。这些信息究竟能给青少年提供多大积极的帮助,网络文化传播者很少给予考虑。这是一种见物不见人的文化传播倾向,它忽视了青少年的价值需要和动机,因而常常破坏他们的思想感情,使他们从学校获得的道德规范与网络文化传播中获得的信息相冲突。各种各样的网络信息越来越使青少年无法界定自己生活的真实空间,也越来越使其无法对现实生活的意义作出正确的评价。这样,因缺乏一定的参照标准而使青少年陷人无所适从的困境。网络文化传播的这种状况如果不加以控制,它将会使青少年理性思维衰退,从而使其逐渐丧失正确的价值标准。

可以看出,网络文化传播对思想政治教育来说是一把双刃剑,它既可以加快思想政治教育现代化进程,同时也会使学校思想政治教育的影响力减弱。因此,网络文化传播的发展对学校思想政治教育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三、确立开放、多元的社会大思想政治教育观,既是对网络文化传播这一挑战的应答,也是思想政治教育现代化的自身要求

首先,网络时代的大思想政治教育应该是开放的体系,或者说是一个由封闭型走向开放型的体系。世界经济结构的发展,国内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轨,当代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尤其是全球信息化的再现,正在形成一种世界文化,我们的思想政治教育不能置身于这种文化文明之外,而必须适应这种历史潮流,这是大势所趋。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人,也必将冲破传统思想政治教育模式而演化出新的思想政治观念,所有这些都是与网络文化传播联系在一起的。因此,我国经济、政治改革越是深人、彻底,其思想政治教育的封闭性越容易被打破,越具有开放性。

网络与文化传播范文第2篇

摘要:网络文化产业的核心竞争力主要取决于网络文化资源的整合能力与传播能力,大数据技术的运用将有助于提升网络文化资源的整合与传播效率,实现网络文化资源价值的最大化。近年来,四川省推动网络文化资源整合与传播取得了一定成效,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发展态势良好,网络文化产业不断壮大,网络文化产业园区初步形成,但也存在着体制机制落后、投入不足、网络文化资源分散、品牌知名度缺乏等问题。因此,四川省在面对大数据带来的机遇和挑战时,应加快制定大数据战略及行动计划,破除体制机制障碍,搭建网络平台,促进合作交流,并通过整合品牌提升品牌知名度,从而加速推进四川网络文化产业的转型升级。

中图分类号:G114,G206.3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9-4474(2017)01-0122-06

一、引言

在全球化时代和网络时代,网络文化产业日益成为国家和区域新的文化和经济增长点。作为资源型文化产业,网络文化产业的核心竞争力主要取决于网络文化资源的整合能力与传播能力,因此推动网络文化资源的整合与传播就成为了网络文化产业发展的必然选择。《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指出要“加快发展网络视听、移动多媒体、数字出版、动漫游戏等新兴产业”,这为新形势下推动网络文化资源整合与传播、发展网络文化产业指明了方向。近年来,四川省认真贯彻落实国家关于文化建设和文化产业发展的重大决策,先后出台了《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进文化产业发展的意见》《四川省文化厅关于推动全省文化系统文化产业倍增发展的指导意见》《四川省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实施方案》等文件,制定了一系列有利于推动网络文化资源整合与传播的措施,但是发展却依然受到诸多因素制约。

在大数据时代的今天,大数据的开发与应用已经蔓延、渗透到各行业领域,并产生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价值。2015年12月,国务院印发了《关于促进大数据发展的行动纲要》,将大数据纳入国家核心战略。如何正确认识大数据带来的机遇与挑战、利用大数据进一步推动四川网络文化资源的整合与传播,是当前发展壮大网络文化产业、建设文化强省必须认真思考的重要课题。在分析四川网络文化资源整合与传播现状的基础上,以大数据为全新视角,探索有效解决当前问题、进一步推动四川网络文化资源整合与传播的策略和路径,将有利于促进四川网络文化产业转型升级,同时也能为网络文化资源的研究注入新血液。

二、大数据对网络文化资源整合与传播的影响

近年来,随着全球数字信息的高速持续增长,涌现了一波以大数据(Big Data)为代表的数据技术革命热浪。大数据的特点可概括为volume(海量)、variety(多样)、veracity(精确)、velocity(时效)。掌握大数据核心技术,合理利用大数据技术改善决策,将能更有效地满足日益增长的客户需求,大大提升市场竞争优势。更重要的是,大数据给全社带来了崭新的理念,未来将成为人们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基本资源,调节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关系的重要纽带,以及塑造全新社会经济形态的强大力量。

网络文化是以互联网技术、数字技术和通信技术为基础,以电子虚拟空间为存在形式的信息资源文化。网络文化资源包括网络文化内容资源(自然科学资源、人文社会科学资源、工程技术资源)和网络文化技术资源(计算机技术资源、数字技术资源、通信技术资源)。利用大数据技术推动网络文化资源的整合与传播,这不仅是一种技术创新,也是一种文化创新,将带来新的网络文化技术资源和内容资源、新的网络文化资源创造方式和传播方式,也将有助于实现网络文化资源的价值最大化。

大数据给网络文化资源整合与传播带来的机遇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大数据技术能推动网络文化资源的高效整合。近年来数字信息呈爆炸式增长趋势,数据占用的存储空间也越来越大“信息过载”使得网络文化资源的整合管理难度也越来越高。借助大数据技术工具,可将网络文化资源按照一定规律或规则高效地进行分类、融合、重组,优化资源的配置、管理和利用,从而带来资源价值的增值。二是大数据技术有助于提升网络文化资源传播效率。大数据技术可用于分析、预测消费者需求,从而改进、创新网络文化产品和服务,提升网络文化资源传播的品质;经大数据快速、精准分析消费承受点和测算盈亏平衡点,采用组合定价策略,可有效降低风险,解决网络文化传播中的定价问题;此外,利用大数据,还可以挖掘用户情感体验数据,分析和预测网络文化市场的时尚和审美发展趋势,改进网络文化资源传播策略。

大数据给网络文化资源整合与传播带来良好机遇的同时也带来了挑战,消费者的隐私安全问题是其中最突出的问题。大数据技术及配套工具在挖掘、分析网络文化消费者(包括企业和个人)信息时,有可能会侵犯商业机密、个人隐私,造成用户隐私安全隐患。网络隐私立法不完善、网络监管不到位、消费者的网络安全防范意识薄弱、网站及大数据工具自身存在安全漏洞等,都是导致网络隐私安全问题的因素,网络隐私安全隐患已成为所有应用大数据的行业或产业面临的共同问题。另一个值得高度重视的问题是大数据可能会导致文化创新能力减弱。过于依赖大数据的分析和预测来改进、开发网络文化产品和服务,会引起思维方式的固化,阻碍企业文化创新能力的培养,甚至导致企业文化的退步。而且,我国大数据分析流水线中的技术难题尚待解决,大数据人才匮乏,这些问题都是不容忽视的。我们必须主动迎接大数据带来的机遇和挑战,解决好上述挑战,才能更好地让大数据发挥潜在威力,帮助网络文化资源创造更多的价值。

三、四川网络文化资源整合与传播的现状分析

(一)四川网络文化资源的概况

四川省拥有4500多年的文明史,是中华古蜀文明的发祥地,中国十大历史名省之一。千百年来,被誉为“天府之国”的四川积淀了绚丽多彩的文化资源,将这些文化资源转为数字化而放置于网络中,就形成了四川网络文化内容资源(见表1)。同时,四川具有先进的计算机网络、城域宽带IP光纤网、4G移动通信等技术资源,四川本土的网络文化内容资源与网络文化技术资源共同构筑了四川网络文化资源。

(二)四川整合传播网络文化资源、促进产业发展的情况

1.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发展态势良好

《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2015年四川省网民数量已达3260万人,占全国网民总数的4.7%;互联网普及率达40.0%,在中国西部地区名列前茅。而且移动互联网用户快速增长,2015年四川省移动互联网用户数已达5477万户,较2011年增加2145万户,年平均增长率超过14%。四川互联网的普及和移动互联网用户快速增长态势为网络文化产业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坚实的消费基础。

2.网络文化产业不断壮大

(1)网络媒体。四川新闻网于1999年开通运营后,整合了四川省内上百家媒体的内容资源,开创了媒体集中上网模式的先河。2001年,四川新闻网通过整合中国西部地区10家新闻网站及100多家报纸的内容资源,开通了日均点击数超过100万的中国西部网。2004年,四川新闻网进一步整合四川各地的旅游文化资源,开通了视频频道,以提高四川旅游文化传播力和影响力。

四川在线于2000年正式开播,整合了四川日报报业集团旗下14家报刊的新闻资源,通过省内20个地市州频道、数百个栏目大力宣传四川,塑造专业权威的品牌形象。同时,四川在线整合了电信网络技术资源,为政府和企事业单位等客户提供全方位的网站建设服务。

2010年,成都全搜索整合成都本地各类消费信息资源,扩展网站业务范围,创建独有的网络血拼和网络团购板块,倾力打造一流的地方网络消费门户网站。2014年,成都全搜索再度整合和利用成都本地数百家企业资源,打造承载多元化业务的网络平台。

(2)手机媒体。2005年,由华西都市报和四川移动联合打造的中国西部地区第一份手机报――华西手机报问世。该手机报整合、再利用了华西都市报的新闻资源和四川移动的移动互联网技术资源,推出了短信、彩信、WAP三种版本的手机信息服务,并提供了彩信超链接、碎片化阅读等特色服务,该手机报各版本的用户量均达到百万级。

2009年,四川新闻网携手四川移动,推出了四川手机报。四川手机报整合了四川新闻网中四川各地市的媒介资源,并与电信、移动和联通强强合作,塑造了全媒体融合创新鲜活样本。四川手机报的用户量现已突破1800万,发行量位居全国第一。

(3)网络出版。2008年,四川文轩与上百家出版机构合作打造了电子商务平台“文轩网”和数字图书馆“九月网”,随后又开通了支持多种手机操作系统的移动图书馆。为进一步加快数字化转型,四川文轩于2012年4月在成都开设全国首家数字出版实体店,塑造数字出版先锋形象,促进了数字阅读、数字出版和数字快印三大业务板块的融合发展。四川文轩的数字出版业务开辟了广阔的市场,2015年度互联网销售规模快速增长,同比大增72.1%。

(4)网络电视。为推进广播有线电视网络资源的整合与传播,2010年四川省对全省118家国有广电网络机进行了资产重组,成立了四川有线广播电视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形成了“一张网”格局。四川广电已与四川电信、四川联通、星空卫视等机构合作,创建了4个网络电视平台;IPTV播放平台、星空电视购物平台、星空移动电视平台和四川手机电视平台。

(5)网络游戏和数字音乐。近年来,四川省充分利用国家网络游戏动漫产业发展基地、国家动漫游戏产业振兴基地和国家数字媒体技术产业化基地的资源优势,不断加大对本土动漫游戏产业和数字音乐产业的孵化和培育力度,初步实现了创研产销一体化的格局。金山数字娱乐、成都梦工厂先后登入全国互联网企业百强排行榜;精锐动画、恒风动漫、风之翼、精英设计等企业已进军央视频道和西欧主流电商平台;数字天空、尼比鲁、天象互动、品果科技的企业的移动数字游戏和应用,在全球APP分类榜单中位居前列;坐落于成都东郊记忆的中国移动音乐基地已成为全国规模最大的数字音乐销售与平台以及全球最大的无线音乐发行基地。

3.网络文化产业园区初步形成

四川牢牢抓住科技文化创新示范基地建设的重要机遇,已经初步建立一批功能完善、服务优良、产业配套的网络文化产业聚集发展园区,强化了网络文化资源整合与传播的能力。其中,成都天府软件园、“红星路35号”、成都东区数字音乐产业园是最具代表的特色产业园区;

(1)成都天府软件园是全国十大软件产业基地之一,国家软件出口创新基地、国家服务外包基地城市示范园区,它聚集了250家国内外知名企业,包括25家世界500强企业,建成了大规模动漫游戏和移动游戏产业集群。

(2)“红星路35号”是我国西部首个文化创意产业园,聚集了全球创意资源,发展工业设计产业、数字娱乐产业、设计广告产业三大主力产业集群。

(3)成都东区数字音乐产业园是国内唯一的音乐体验主题公园,构建了以数字新媒体技术为主导、数字音乐和网络音乐为产业核心的复合型文化创意产业园区。

(三)四川网络文化资源整合与传播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1.未形成有效的市场配置资源机制

四川仍然未能厘清网络文化事业与网络文化产业之间的管理界限。从省级到地方,各级宣传部、广播新闻部、文化部、信息部等管理部门对网络文化相关企业及其资源的管理都偏向于直接管理的模式,未能让市场在网络文化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作用;多头管理和条块分割依然存在,导致了管理部门之间职权不明、协调沟通困难、难以统一制定、落实网络文化资源管理办法等问题;有效的市场配置资源机制尚未形成,网络文化资源整合利用的空间还比较大。

网络与文化传播范文第3篇

[内容提要] 近几年来,INTERNET在我国发展日新月异,作为一种全新的传媒,它在新闻传播方面产生了革命性的影响。这不仅仅体现在技术层面上的种种高科技特征,更重要的是,作为一种划时代的革命性产物,它反映了人们在文化观念上的变革,也必将对使用者在文化层面上产生巨大的影响,新事物必然与旧事物有所决裂,那么从媒体角度出发,INTERNET也必将在新闻文化方面与依托于我国传统媒体存在的新闻文化产生种种冲击。本文就网络新闻传播的“离散性”特征,对我国新闻传播中传统的以“合”为特征的新闻文化造成的冲击,这种冲击造成的影响做了简要的分析。 [关键词] 网络传播 新闻文化 离合 近几年来,INTERNET作为一种全新的传媒,正在我国的传播领域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人类文化史上重要的“四大发明”中有两项(造纸术、活版印刷术)与传播有关,可见传播在人类文化中的重要地位。那么,同样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崭新媒体INTERNET的出现,其意义不言自明。 从科技角度讲网络意味着更快、更简捷、更广等等,这些由高科技带来的种种的便利,是广大使用者们早已感觉到、享受到的。但正如海德格尔所说:“技术不仅仅是手段。技术是一种展现的方式。”这也就是说,对手段的使用总是参与到对自然和世界的独特构造之中,它参与了对事物存在的规定,从而是从某一角度对事物的展示。而文化观念无疑是这种“规定”和“展现”的一个重要的方面,正如我们的祖先用火药造出了鞭炮,而欧洲人却用它造出了“西洋火器”一样,科技的运用与文化观念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么网络在传播上的运用,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文化观念的“展现”呢? 一、 第四媒体的文化特征——“离” 网络的文化特征正如我们所使用的网络的基本构成单位PC机的全称(PERSONAL COMPUTER,中文翻译为“个人计算机”)一样,网络强调“PERSONAL”(个人的)一面。与我国五千来形成的以“合”为特征的文化,以及相应的整体性的系统观相对,作为一种传媒,网络在文化层面的特征恰恰是“离”。这种离散性特征的本质是:网络在物质层面形成的隔离性极强、具有极大自由的虚拟空间,以及这一空间对使用者在意识层面的“个人主义”倾向的影响,它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 技术方面 网络是冷战的产物,美国国防部曾设想设计一种地点分散而又集中协调的指挥网络,当战时部分指挥点被破坏时其他各点仍能正常工作,这就是创造网络的最初构想。正为了达到这种最初的战略目的,网络上的任何一部计算机在功能上都是一个相对独立的个体,使用者在网上具有很大的隐蔽性,同时也使每一位使用者具有极大的自由。“在网上没人知道你是一只狗”的名言正是这一特点的诙谐的说法。 另外,计算机技术属于自然科学。大凡属于自然科学范畴的,都不提供价值判断,不能决定人的目的和行为取向。那么也就意味着,网络同样不能决定人们在网上行为的目的和价值取向,使用者只要遵守技术上的规则和协议,掌握一定的技术能力,就可在网上畅通无阻。 这种技术上的特性为每个互联网的使用者提供了一个自由度极大的网上空间,这一自由使使用者在网络上的个人行为失去了有效的控制。“黑客”和“网络英雄”(或叫做“跨客”)的涌现,以及网上病毒的流行正是这一点有力的证明。这种系统上的特性,也为使用者的“个人主义”提供了极为牢靠的物质基础。 2. 传播方式方面 在网络和多媒体的条件下,与我国传统的线性传播方式不同,网络采用的是非线性的传播方式,这主要体现在网络新闻传播的多向性。 在网上大量的信息源传播着或真或假、来自各种立场的信息。受众不再处于统一传播口径的某一种或某一系传媒的影响之下,他们可以听到来自多方面的声音,并根据自己的判断和利益来进行评判,或不予理睬。受众所接受的关于某一新闻事件的报道,无论在事实还是在态度上都不再是前后连贯、首尾一致的线形状态;受众面临的信息超量情况下的众说纷纭、意见不一。受众也再不是统一的整体,而是分散状态下各新闻者争夺的对象。 自由的传播者,自由的信息,自由的受众,网络的这种非线性的传播方式给网络受众的“个人主义”倾向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3. 商品的系统性方面 计算机是一种商品。马克思说:“商品之所以是商品,不是它作为物化了的活动,而只是作为活着的主体的对象。”也就是说,任何产品都要与人的精神发展水平相适应,它不只是单纯的满足人的某种物质需要,还要与人的全部身心特性处于和谐的相互关系中。 商品是一种适应性系统,与其环境的相互作用是该系统的功能。它的适应性表现在与环境和人两个方面的关系上,但归根结底对环境的关系仍然是对人的关系。商品处在这样一种相互作用中,对人必然要产生某种作用,特别是在文化观念上施加的影响。正如钟表的发明,作为一种计时器,它本来是向人告知时间的装置,而时至今日,钟表却在人们的生活中扮演了另一种角色:人们吃饭往往不是因为肚子饿了,而是吃饭的时间到了,人们上床睡觉也往往不是因为困倦,而是到了睡觉的时间。“网络时代”不仅仅是一个广泛使用网络的时代。 网络在物质层面为使用者提供了“个人主义”的存在基础,在意识层面上,网上英语内容约占90%,是网上的主要使用语言,而语言则正是文化的外壳。随异国语言而来的决不仅仅是全国人民英语素质的提高。正如有人分析国人吃肯德鸡的实质是在吃美国的文化一样,网络在我国的流传也正是西方“个人主义”特征文化的介入。 4. 使用者方面 网络作为一个传播系统,并非只是各类计算机的集成,使用的人也是这一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网络使用者也是网络的一个重要部分,他们的特性也是网络特性的一个重要方面。如同在医院设备越先进,医生就离病人越远一样。网络在传播上的先进性能,也使使用者之间越离越远。人们依靠网络可以与更多、更广泛的人结识交流,人们依靠网络得到了有关社会和环境的大量信息,而与他人、与环境的直接接触却越来越少。网络文化作为一种物质文化,是在特定的观念文化和制度文化下,根据人们在物质和精神上的需要并通过科技文化而被创造出来的。其在物质层面的离散性特征,必将对使用者产生一定的影响。这种人与人之间的隔离和分散状态,与网络“个人主义”的特性可谓是相辅相成。 二、 网络“个人主义”特征对我国传统新闻 文化造成的冲击 纵观我国文化发生发展的历史,可以看到“合”是我国文化的一个典型特征。具体到今天来讲,“合”的内涵就是“集体主义”,这也是今天我国新闻文化的一个核心概念。从建国以来,各个传媒都在热情地宣传以“集体主义”为核心的好人好事。我国宣传的所有正面典型无一不是以集体为重,不惜牺牲自己的人民英雄。所有被舆论抨击的反面典型无一不是损公肥私的人民罪人。近来在传媒上大量出现的集体扶危济困的报道,为他人生命财产不惜牺牲自己生命的报道,以及以前频频见诸报端的不记报酬的报道(姑且不管这种报道的适宜性),等等这一切都在表明:对“集体主义”的宣传报道是我国新闻事业一贯坚持的报道方针,“合”的文化精神是我国新闻工作的灵魂所在。 网络在我国传播领域的出现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新闻上网势在必行。也有许多新闻单位在这方面有所行动,并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但同时,新闻的网络传播也给我国的新闻事业带来了一定的冲击,从深一层次来看,由网络自身“个人”化特性,而给我国以集体主义为核心的新闻文化带来的冲击显得尤为显著。网络的介入,使我国新闻文化“合”的精神面临着“离”的冲击。 1. “小众化”的网络新闻传播 “年轻”的网络 网络对于我国来讲还是一个崭新的领域,其从业者和使用者也都呈现出了明显的年轻化态势。据调查我国上网者有85%是年轻人,整个电脑业的从业者中年轻人占了绝大多数,也是有目共睹的。和别的国家一样,年轻人对传统的印刷报刊反应有些冷淡,他们认为那是爸爸妈妈的媒体,今天年轻的媒体是INTERNET,或者是电视。这种现象的出现,从主观上来讲,网络作为新事物符合了年轻人的心理特点,以及作为高科技产品带来的丰富信息和感官上的刺激,满足了年轻人成长阶段的特殊需要。从客观上来讲,计算机作为一种全新的科学领域,对它的掌握需要一定的专业能力,年轻人的教育满足了这一需要。 从网络传播内容的角度看,网上新闻文风活泼,文字精练,信息内容新鲜前卫,冲击力强,节奏强劲,处处体现出了迎合年轻人口味的特点。传播内容与主要受众相互影响,这一趋势不可避免地使受众群体在年龄上产生了分化。 “技术化”的网络 计算机技术是一种发展迅速的前沿科学,其技术的更新和发展日新月异。能够掌握多少计算机知识,决定着人在网上获得信息的能力。同时,这也决定着人分析、利用和掌握信息的能力。由所具有的计算机能力和网络能力的不同,也将使得网络的受众产生多层次的分化。 “个人化”的网络 网络最大的特点就是“交互”,每个受众不仅可以接收信息还可以发表意见,甚至可以建立网站由自己充当新闻的者,而且这种形式的新闻传播无须接收任何部门的检查,也无须与什么权威媒体保持口径上的一致,传播信息“个人化”。从传播的角度来看,整个网络就是一个超大容量的信息超市,受众对信息实施自选,而非像以前那样必须接收传统媒体的信息套餐。在网上,信息消费也是“个人化”的。 导致受众分化的因素还有很多,例如传播内容针对性程度、区域化倾向的日益加强等等,网络传播与传统媒体的“大众化”传播相反的“小众化”特征显而易见。这与我国曾有过的,全国人民长期只拥有“两报一刊”的历史相比,显然是另一个极端。受众群体的分化,对我国以“合”为特征的新闻文化的冲击是不言而喻的。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主流传媒面对分化的受众和传播者,很难以口径一致的传播对全体受众进行统一的舆论影响,以及实施有效的舆论引导。 2. 难以整合的网络新闻文化观 在互联网上对不同文化(除了主导语言以外)没有明显的歧视性,东西方文化、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主流文化与非主流文化都有自己独立的数据库和访问形式。各种文化数据库之间没有主次、上下、先后等隶属关系。这种状况一方面维持了文化领域中相互尊重、平等理解的关系,一方面又为新闻文化的整合带来了障碍。持各种文化观的个人都可以自己的新闻信息,没有任何垄断形式能对其文化进行封锁和压制。

从信息内涵上分析,互联网消息结构是无中心的。这是一个消息高度离散化的国际文化网络。从它一开始具有公众服务功能时,这个网络就失去了信息的专门化特点,而向高度综合性,广泛性发展。没有一个门类的信息可以用一种排斥性的方式对其他信息种类、对其他信息库进行限制,5万个子网络的所有者都是以自己为中心,独立、平行地信息。 网络文化生存环境的这种先天性特点,使网络的新闻文化很难整合,这将使主流文化面临严峻考验,传统的整合方式将很难发挥作用。 三、 网络对传统新闻文化的冲击造成的影响 1. 新闻价值标准的全球化 1996年底,在美国和欧盟的推动下,28个国家签定WTO自成立以来的第一个全球性协议;到2000年,取消信息技术的所有关税,实行自由贸易。 尽管亚洲国家讨价还价,1997年2月15日,WTO再接再厉,代表全球电信市场90%以上份额的69个国家,签署了2000年电信自由化经营的全球协议。协议覆盖了电话、数据传输、传真、卫星和无线电等所有形式的电信服务,一个直接的结果是国际长途通信的价格下降80%以上。开放电讯市场,直接有利于发达国家的大企业到发展中国家吐丝结网;更意味深长的是,这在很大程度上开放了新闻媒体和文化市场。 今年我国在“入关”上取得了重大突破,这意味着必须实行信息产品零关税,开放电讯;即使争得一个“发展中国家待遇”,也不过是两三年的特殊照顾。现在已签约参加的国家,代表了信息技术和电讯市场的90%多。无论从经济上还是政治上来讲,不参加都是不可能的。一旦加入,我国的传统媒体将完全暴露在世界媒体竞争的大环境下,受众也将被置于世界媒体的影响之下。其中,网络必将以它独有的特点首当其冲,在这场革命中充当主要角色。 从个体文化行为上分析,在互联网上各类文化实体具有高度自主化特点,每一个独立存在的个体成为世界文化的一个实在的组成部分,个体文化与世界文化变化发生了真实的、有影响力的联系。就新闻传播范围来讲,互联网意味着把我国的新闻宣传置于世界化的模拟社会——网络之中,大量的信息从各个不同的信息源涌来,受众面对的是整个世界。我国新闻传媒常用的传统运作手段:不予报道、推迟报道、省略报道、内外有别报道、综合式一次性报道、多种媒体形成合力报道等,在互联网上都将无法有效运作。问题也就随之而来:新闻该以一种什么样的形态在网络上出现,我们现在的权威媒体是否能与在网络驰骋多年的CNN、迪斯尼或是BBC匹敌,来守卫住我们的宣传阵地,维系住我们的受众?互联网的离散性、个人化的全新特点,要求我国的新闻传播要有全新的传播理论来支持,随着网络传播的日益迫近,这种要求也越来越紧迫。而对新闻价值的评价标准,无疑是任何一种新闻传播理论的核心。而且这一标准的确定必将与世界接轨,在世界传播格局中接受检验。 2. 新闻由意义退到价值平面 网上可谓信息如潮。这主要是由网络新闻的周期和超大的信息容量来决定的。 从周期上来讲,网络新闻打破了出版周期,而且迅速。信息到位后从审、修、定到上传最多1个小时,可以随时滚动播出最新消息。尤其对于突发事件,可随时报道几十分钟前的发展景况。例如3月25日凌晨3时北约空袭的爆炸响起,几乎同时四通利方新浪网上就出现了相关快讯,在以后的进程中,各种图像、文字消息几乎每隔两三分钟就更新一次。 从信息容量来讲,网络传播无论在信息的流量还是在流速上都是传统媒体所无法相比的。在流速上,它接近于电的速度。在流量上,一个9个G的硬盘可以储存45亿汉字的信息量。如《电脑报》56个版,在其网站的一个电子版子站就绰绰有余地放下了,而且不止一期。CPCW网站的其他栏目也日日更新,的信息量是报纸的数倍,周期是报纸的七分之一,CPCW网站的平台数据库中,目前存有大约700MB的数据,相当于3.5亿个汉字的信息量。每天上网信息约5MB,约合250万个汉字的数据量。最高一天流量达到2GB,相当于10亿个汉字的信息量。 在互联网上新闻的快速滚动以及新闻信息的巨大流量,使受众无暇关注新闻事件的详细过程。在信息的传播上,“多多益善”更是共同的原则,“说”得越多“传”得越少的道理谁都明白,因此信息在“制码”中对新闻结果的重视也远远大于过程。作为信息的媒介内容,是传播动机和效果研究的居间因素。过程的“出局”对“意义”的影响是巨大的,因为我国新闻传媒由强调新闻教化作用而特别推崇的意义,在很大程度上正是依傍于新闻事件的过程来传播的(这一点在我国的“典型报道”中尤为明显)。在网络新闻传播中,我国传统媒体一直推崇的“讲故事”的文本形式将不再适用。 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人是时间的存在物,只有在时间的延续和流动中,人们才能去感知、体验和思考。电脑技术却具有加速度趋向和缩短时间过程的功能。它消除了时间的停滞,这会引起人的意识和人的实在的虚无化倾向。这是一种技术抽象,它简化了过程而只保留了结果,它从人的生活中抽去了时间性的过程,也抽去了人的体验和思考,造成人的虚无化。 正是由这以上的种种“变故”,使网络上新闻的获得停留在了价值的层面。对新闻的获得,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对新闻作为信息层面的价值,而非对教化层面的意义。 3. 网上新闻道德问题 在互联网上的离散性特征,不仅使受众相分离也使新闻的传播者和制作者处于一种隐蔽状态,这种状态对新闻道德的教育、监督和新闻道德的评价都十分不利。任何人都可以在互联网上信息,无论真还是假,也无论是否会对他人和社会造成不良的影响。“越是谁都可以讲,越是要负责任”,然而指望完全靠自律来实现这一道德标准,显然是不现实的。 新闻作品在网上可以自由获得,抄袭也就在所难免,把别人的作品照搬过来,署上自己的名字在网上发表,受害者却很难在现实世界中找到抄袭者,而且掌握证据也同样很难。 在信息时代,网络的到来是无法阻挡的,它不仅给我们带来了电脑、带来了许许多多的数据库和服务器等等这些有形的东西,更重要的是随之而来的特殊的传播方式还带来了一些不容忽视的无形之物,那就是网络所特有的价值观和文化观念,这种“无形之物”依托于网络而生,与网络的传播方式水融,它具有与我国的传统媒介截然不同的特性,可以说它是一种全新的媒体。这在某种程度上给我国的传统新闻传播带来了一定的冲击,特别是在文化上的冲击日益明显,而且随着网络在我国普及,这种冲击将是无法回避的。 意识是受物质支配的,新闻传播的物质层面——传媒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其结果必然是导致新闻传播意识层面的变化,也就是依托与我国传统传媒的新闻文化的变化,这也正是网络给我国新闻文化带来冲击的核心。 注释: 绍伊博尔德:《海德格尔分析新时代的科技》,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24页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94页 参考书目 ① 《互联网的文化意义反系》曹增节 刊于中共浙江省委党校学报(杭州),1998,2 ② 《科技美学》徐恒醇 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 ③ 《网络 让世界重新洗牌》 《天涯》杂志1998年第三期

网络与文化传播范文第4篇

论文摘要:随着当今科技世界的迅猛发展,以网络为载体的新兴文化正在迅速崛起。当互联网也成为全球性文化时,由此衍生出新的网络文化—网络“客”文化。网络“客”文化是一种在后现代主义下催生出的模式,它具有独特的传播模式和沟通模式。

一、网络“客”文化的现状

(一)网络“客”文化的概念

网络空间(cyberspace)又被称为“赛博空间”,是以计算机和网络技术为基础的新兴的社会生活空间。2009年12月18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了《2009年中国即时通信用户调研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底,我国即时通信用户规模已突破2. 77亿,同比增长23. 7%,其中手机即时通信用户占总体用户的三分之一,规模达9 141万。由此,中国成为世界上上网人数最多的国家。

网络文化是随着计算机联网而产生的一种新的文化现象,它以计算机及其附属设备作为物质载体,以上网者为主体,以虚拟的赛博空间为主要传播领域,以数字化为基本技术手段,为人类创造出一种新的生存方式、活动方式和思维方式。狭义的网络文化实际上指的是知识和信息以计算机可以识别的代码形式记录下来,并且通过计算机互联网进行传播和交流。广义的网络文化是指网络时代的人类文化,它是人类传统文化、传统道德的延伸和多样化展现。

网络“客”文化是网络文化的一种,但是它主要强调的是“客”这个词语。它是一种在后现代文化的基础上发展衍生出的一种文化现象。“客”可以是一个人,也可以是一个群体的象征。“客”文化是在数字领域内,以计算机和网络为工具,网民以个人身份显名或匿名地实现自我价值,不计结果好坏的一种新兴的后现代网络文化。

(二)网络“客”的分类及特点

根据网络“客”文化的概念,“客”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1.博客。“博客”对应的英文单词是blogger,它是web和logging的组合,意为“流水记录”。第一次使用“web log"这个词的是美国人约翰·巴杰(john barger)在1997年时,在自己的网站robotwisdom.中使用的。同时,巴杰也初步确定了博客的写作方式,即“自由书”写而非“流水账”。到1999年4月,另一位美国人彼特·莫霍尔兹(peter mer- holz)第一个用缩略词“blog”来命名博客。f27而后,博客进人中国网民的视野中也不是什么难事了。2002年8月,我国拥有了博客网;2003年我们有了国内第一本关于博客的书。此后,许多网民纷纷建立自己的博客,大发感慨。其中,女星徐静蕾的博客点击率突破千万。

一位老blogger定义博客时说:" blog概念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频繁更新(frequency)、简短明了(brevity)以及个性化(personality )。”

首先,更新速度快。博客就是网民的电子日志,相当于我们平时的日记一样。不过,日记我们可能不会给别人看,和别人分享,而博客的主要目的就是“晒”出来。这就需要博客们不断更新自己的日志,可以吸引更多的网民进行点击。

其次,篇幅有限。博客的篇幅一般都不会太长,如果篇幅过长,势必会影响网络读者的兴趣。所以,众多的博客们在文章的篇幅上都是很讲究的。

第三,个性化。博客最主要的就是自我书写、自由书写,所以,博客中的个性因素是不可或缺的。一个博客能否拥有较高的点击率就取决文章是否有新意、是不是很个性。因为现在我国网民的主力军就是青年人,青年人对个性的追逐是痴迷的。

2.黑客。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是黑客崛起的重要时期。这一时期的黑客对计算机的最大潜力进行了自由探索,为电脑技术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他们倡导了一场个人计算机革命:以现行的计算机开放式体系结构,打破了以往计算机技术只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的局面,开辟了个人计算机的先河。他们是电脑发展史上的英雄。黑客最初源于美国,它的出现并不是一个贬义词,而是一种能力的象征,是众多计算机工作者的偶像,他们是计算机英雄。随着时代的发展,黑客逐步成为现在意义上的违法犯罪的意思。值得提及的是,作为一群技术精英,黑客身上潜藏着一种反对权威、反对技术专制的倾向,蕴含了一种自由精神。

南京大学网络传播研究中心秦州副教授将黑客文化特征归纳为五个方面:1.热衷挑战。如果能发现大公司机构或安全公司的问题,就证明自己有能力。2.崇尚自由。这种自由是一种无限的自由,包括不为金钱而写程序。3.主张信息共享。过去,生产工具的共有是困难的,但在信息社会,信息就是最有价值的生产资料,这一生产资料可以也应该被共享。4.具有反叛精神。凭着过硬的技术,藐视技术饭威 5.具有破坏性。在进人他们权限以外的计算机系统时,因为良性或恶性的动机造成系统程度不同的破坏。

3.维客(威客)。维客:原名wild,通常译为维基,来源于夏威夷语的“wee.kee wee kee",中文为“快点快点”的意思。wiki的概念始于1995年,当时在pucc ( purdue univer-sity computing center)工作的沃德·坎宁安(ward cunnin-gham)建立了一个叫波特兰模式知识库(portland pattern re-pository)的工具,其目的是方便社群的交流,他也因此提出了wiki这一概念。wiki系统创造者ward cunningham为wiki下了定义:一群相互连接并可自由扩展的网页、一套用来储存与修改信息的超文本系统,所有的网页储存在一套数据库中,任何人透过具有表单功能的浏览器用户程序,皆可轻易加以wild最大的特色就是协同创作、版本控制以及独有的语法规则。wild通常用于知识管理系统、百科全书、使用手册等,目前最大的wiki系统是2001年开始运行的wikimedia百科全书系统,可惜在国内被封,无法访问。

维客有如下特点:第一,身份双重性。“在维客中,每个人既是阅读者,同时又是书写者。维客们在web页面上内容,其他任何人都是可以在同一个web页面进行修改和添加内容。第二,群体互。维客可以说是网络志愿者,他们对知识的修改都是无条件的,甚至可以说是无偿的。他们只是运用网络,在网上进行一种知识共享。

4.闪客。黑客给人的感觉是神秘的,而闪客则要平易近人得多了。“闪客”得名于英文单词“flash",翻译成中文是闪光。我们现在流行于网络上的“flash”是指“网络动画”,而闪客的流行是与flas软件密不可分的,该软件是macromedia公司的产品,最初是future wave公司的fu-lure splash animator动画软件。1996年macromedia公司收购了future wave公司,并将future splash animator改名为macromedia flashl.0版。在这一软件的发展下,闪客的队伍也在不断壮大。“闪客”这一名词出现在中国是1999年的时候,是“边城浪子”(原名:高大勇)在创建自己的flash网站的时候无意在一个帖子里出现的。从此,中国就有了“闪客”这个词。

闪客主要有如下特征:第一,具有丰富艺术情感。闪客主要是通过flash视频表达自己的思想,而flash的制作不仅仅需要动画软件的支持,同时还需要具有一定的文学功底和音乐素养。所以,一个成功的闪客不但精通动画软件,在人文修养方面也具有一定的功底。第二,接民百姓的生活。闪客的许多作品都是具有现实意义的,它反映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比如《d版裸》、《猫》、《刁破孩》等等,都和平民百姓的生活很接近。第三,极具个性。闪客以flash为工具,以网络为媒介,充分利用现有资源表达自身的个性。每种flash都有自己的风格,都表达了闪客的个性。第四,信息共享性。网络就像是一个公共家园,网络上的成员都可以使用家里的物品。网络上的资源都是可以共享的,闪客们不会在乎谁盗用的谁的东西,他们都具有信息共享的基本精神。

5.其他“客”。在网络世界中,除了之前提到的博客、黑客、维客和闪客以外,还存在着其他“客”,比如奇客(geek) ,数字朋克(cyberpunk)、播客、秀客等等。这些“客”都是网络时代的产物,他们的出现不仅丰富的网络文化,同时也使得网络受众更加的广泛,信息时代更加的真实。

二、“客”文化的传播模式

网络空间是一个符号的世界,信息以比特的方式存在,简单的符号—"0”或“1”完成了所有的编码,现实世界、可能世界和幻想世界在这里都得到了表征。

(一)符号学及符号互动论

1.符号学。符号学学者索绪尔提出:“符号是能指和所指的二元关系。”他说:“我们建议保留用符号这个词表示整体,用所指和能指分别代替‘概念’和‘音响形象’。后两个术语的好处是既能表明它们彼此间的对立,又能表明它们和它们所从属的整体间的对立。在此同时,皮尔斯提出了符号三元关系的理论。皮尔斯把符号解释为符号形体、符号对象和符号解释的三元关系。美国著名的符号学家莫里斯(moit15 , c )将符号学整体分为语形、语义、语用三部分。

2.符号互动论。乔治·米德指出,人类互动的本质是符号互动。布鲁默作为米德的学生,继承和发展了米德的思想,提出“符号互动论”这一名词。同时提出来符号互动论的研究方法。布鲁默认为:“人类的互动是以使用、解释符号以及探知另一个人的行动的意义作为媒介的。这个媒介相当于在人类行为中的刺激和反应之间擂人一个解释过程。”戈夫曼师承布鲁默,他的方法论与布鲁默有些相同之处,但是戈夫曼的创新在于将戏剧引人了社会学。将日常生活中的交往分为剧场、前台、后台和剧组。

(二)网络“客”文化的传播

“客”文化和其他网络文化相同,它们的传播都是以数字化网络空间的存在,从而建立一种交互关系。这种数字化的网络空间是一种虚拟的世界,人们以计算机作为身体的延伸进行网际互动。在我们的经验世界中有两种不同的基本形式的存在:一种是以物质形式为主体而存在的现实世界,它作用于我们的意识,并为我们的精神世界所反映;另一种是以数字化符号方式构成的虚拟世界,它既是我们意识的产物,又是可以为我们的精神世界所反映的、实际上不是事实的存在。而赛博空间作为一种虚拟世界,从本体论的意义上来说只是现象学意义上的显现性存在。

网络“客”文化的互动作为一种新的互动方式,有其独特的传播方式。各种各样的“客”们在网际互动时,以自己独特的“作品”作为传播符号,上传到网络上,让其他的网友进行理解。网络中形式纷繁的“客”们在现实生活中积极准备自己的“作品”,然后在虚拟的网络空间内发表自己的“作品”,从而在网友中产生一定的反响,影响到其他的网友,让其他志同道合的网友加人其中。这样,“客”的队伍就在扩大,渐渐地形成一种网络文化,从而在网络中得以传播扩大。

从自我认知的角度看,网络互动的种种特点为人们提供了一个尝试建立新的自我的可能。自我认知的形成,像费孝通教授所说的那样是“我看人看我”的过程。网络互动的符号化特点,使这个过程突破原有的种种限制,实现多样化的展示。

三、“客”文化的沟通模式

(一)哈贝马斯与沟通

人们在网络中以某种符号为载体,主要就是为了可以和他人沟通。哈贝马斯的沟通理论认为:“所谓沟通行动(communicative action),是指至少有两个行动者通过语言的交流,求得相互理解、共同合作、协调相互间关系的互动行动。哈贝马斯的沟通理论是以社会理性为出发点的,他认为沟通行动的合理性要满足三个有效性要求,即“对客观世界事态做出的陈述是真实的,沟通行动建立的人际关系是正确的,言词表达与说话和的意图是一致的。如果以上都满足,就是合理的沟通。当然,这种沟通是难以实现的。同时,他也认为沟通的目的就是达成共识,而非个人的意图,这就涉及到“公共领域”(公众、“公共意见”或“公众舆论”、公众媒介和公共场所)。

(二)网络“客”文化的沟通

网络世界中“客”与“客”的沟通很难以合理或者不合理进行评判,因为网络是一个公共领域,人们在网络世界中是为了交流,从而,应该从公共领域的角度对网络“客”文化的沟通模式进行探究。

1.“客”文化主体的多样性。“客”文化主体的多样性是毋庸置疑,据不完全统计,现在流行于网络中的“客”不下二十种。这些“客”们都具有独立的人格,他们根据自己的私人领域中出现的或者遇到的问题,利用某一网络工具进行发表。从而使其自由地进人到公共领域,同时也可以对自己的言论进行更改或者对他人的东西发表意见。

2.达成共识是“客”文化沟通的目的。网络上的“客”们以自己的“作品”为符号,以网络为载体。通过在网络上发表自己的东西,从而吸引网络上其他志同道合的网友。他们会针对同一件事情展开讨论,进行沟通。这种沟通不是单向的沟通,是一种动态的、多向的沟通。通过彼此的沟通了解,从而达成共识。当大家具有相同的“标签”时,就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客”文化。

3.良好的媒介刺激了“客”文化的沟通。自从互联网在世界各地广泛使用后,网络平台越来越能反映大众的声音。网络“客”文化以信息为载体,以网络为媒介。随着世界上网民数量的剧增,网络媒介也受到了大众的重视。人们觉得在网络上信息影响力大、涉及面广、意义深远。在这种良好的媒介刺激下,网友们自由地信息,自由地进行探讨。从而使网络“客”文化得到良好的沟通。

四、网络“客”文化的未来展望

互联网将全球信息一网打尽,它的技术与在技术基础上衍生的文化都具有全球性,网络诸“客”,不论是黑客、闪客、博客、维客、奇客还是数字朋克,都成为一种国际现象。“客”文化作为一种诸“客”背后所显现的文化潮流,各自从独特的角度丰富了整个网络文化。

随着中国网民队伍的不断扩大,网络“客”文化的发展前景总体上是乐观的。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不再只能容纳单一的文化元素,而是倡导一种多元化的文化氛围,人们的思想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解放。同时中国的民主制也越来越完善,监督体制越来越透明。人们可以通过各种媒体揭露社会弊端,完善社会体制。在网络诸“客”的身上,我们或多或少都能看到一种反叛色彩和挑战者的姿态,他们“洁难通常被认为天经地义的宏大叙事,无所顾忌地进行解构,消解所有典章制度的合法性,蔑视传统的社会权威”网络“客”文化在这样一片沃土之上必定能得到自由的、积极的发展。

网络与文化传播范文第5篇

一、网络文化信息传播效应的具体体现

网络文化信息传播通过网络传播的技术来运作,其传播效应主要由网络文化信息的核心内容、网络用户、网络信息传播的技术和相关的一系列社会文化背景及文化创意等因素来共同实现。传媒机构或传媒者设计并提出传达目标,将预定的文化信息通过传媒渠道定期,通过网络传播的互动沟通,从而吸引众多的网络受众,形成数量众多且较稳定的受众群体。网络传播为文化信息的提供了数量可观的受众资源,网络受众共同的兴趣或类似性或个别化的消费需求,又可促进并推动网络文化信息传播业的发展,从而提高文化信息的网络传达率和网络文化信息的综合效应。由于文化信息在网络互动环境下,不存在绝对权威性或纯属功利性的传播,更易使大多数网络受众产生信赖感,从而大大强化网络信息传递效应,使传播媒介与网络受众之间的交流更及时而顺畅,有利于传播媒介建立起更为详细的以网络受众为对象的资料数据库,便于传播媒介进一步了解受众心理,把握好网络文化信息在内容与形式等诸方面的创意设计与传播趋势。

二、影响网络文化信息传播效应的几个主要因素

(一)提高文化信息传播效应的因素

内容关注度:网络受众越多,由受众产生的反馈信息就越多,由此吸引的受众也就更多,形成马太效应;信息服务度:网络提供的文化信息和服务信息越多,受众文化交流的机会就越多,进而又促进文化信息的有效传递和服务质量;受众参与度:网络受众接受与参与文化信息的频率越高,受众之间、受众与媒介之间的关系也就越密切,信息传播产生的效益就越大;受众信息度:受众的身份信息越具体详实,就越有利于吸引更多的文化创意传播媒介、文化创意人和赞助企业来从事网络文化传媒事业。

(二)网络互动情景的交流因素

网络交流都是在无限广阔的网络虚拟空间情景下展开的,网络虚拟交流大致可以归为四种情景:交流的形式与结构、文化信息的即时更新和变化频率、文化交流的互动活跃度及文化交流的广泛熟悉度。其中文化交流的广泛熟悉度不仅仅包括受众彼此之间交流的熟悉度,还包括受众对网络交流所使用工具的熟悉度和娴熟使用工具的技能。一般而言,受众交流的参与互动度越高,其文化信息传播的有效率就越高。

(三)文化信息的质量因素

网络传播中文化信息量的内容形式会引起传播效应,既可构成正比,又可构成反比。网络文化信息的传递内容与表达方式,越是符合受众所事先所预想的,对受众来说,那它的信息量就越小,传播效应与信息传播量此时构成了反比;反之,的网络文化信息给予受众富有奇特变化并意想不到的内容和表现形式越多,那受众接受的信息量就越大,文化信息传播的效应也就越大,此刻的传播效应与信息传播量就构成了正比。在网络文化信息传播中,原创性的文化信息创意往往是奇异新颖而引人入胜的,它凭借自身独特的吸引力和最有差异性的冲击力而激发受众的兴趣,往往产生比较好的传播效应。

(四)文化信息传播的周期因素

网络文化信息传播的效益与受众对信息的反应接受程度密切有关。受众对文化信息的反应关注度越高,其传播的效率就越高,文化信息传播的效应就越大。一般而言,网络文化信息传播周期越长,文化信息蕴含的价值在传播时丢失率就越小;文化信息传播的周期越短,文化信息蕴含的价值在传播时丢失率就越大,信息传播后的价值就越小。

(五)传播效率所需的成本因素

网络文化信息传播渠道的首端与末端的信息量是不等同的。首端的信息量远远大于末端,末端越远,信息量越少,与真实性偏差越大,就会不时发生以讹传讹、以假为真的荒谬误区。在网络中,受众的互动概率越高,其交流的概率越高;网络传播者的地位声望越高,其传播的文化信息影响范围就越大;另外,网络传播的路径越短,其传播的效率也就越高。网络文化信息与传播区域的社会文化背景差异越大,网络传播的成本越大,其文化信息传播的效应就越差;网络传播中的文化交流方式越恰当,其传播的成本就越小。

以上几个方面,都是网络文化信息产生综合传播效应的重要的具有综合效应的因素。为了提高文化信息传播效应,需要对以上相关因素加以认真研究,从而确定并采取恰当的传播策略,实施合理的传播方案,设计出最佳网络文化信息的传播创意。

三、网络文化信息传播的效应测试依据

网络文化信息传播的效应与传播传媒载体的影响力、时间、方式等因素密切相关,其中,网络传播的特定文化内容是网络传播的核心内容。文化内容与传播效应的相关性会大于网络传播的技术应用和传播方式,这其中产生的差异是因为前者与后者在时间、速度上产生的情况不同。网络文化信息传播效应的影响,不仅取决于传播人和传播媒介的信息,而且取决于网络受众,更取决于文化信息对网络受众有用度和对受众接受信息的投合度。一般而言,文化信息价值与对受众的有用度和投合度构成正比。

依据网络传媒环境的特点,网络文化信息的价值度量应该从内容、来源、组织、环境、用户体验这五个方面来综合考虑。另外,网络文化信息传播的社会价值、文化价值、经济价值等因素,也在一定程度上直接和间接反映出网络文化信息的价值。目前有些关于文化信息传播效应负效应的提法,即网络文化信息传播的量越多,则信息可用率就越低。比如,以网络文化信息传播而言,每当它在增加传播信息量之际,如果网络受众同时也最大限度地获取到这些特定文化信息,这就是传播的正效应。但事实上,文化信息传播并不总是在传播过程中带来正效用,由于部分网络用户不负责任地不加约束地发表大量消极、偏激或有害的信息,甚至有些出自不良动机,造成网络空间里垃圾信息陡然增加,致使网络受众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进行信息筛选,在短时间内难以搜寻到恰当的或急需的文化信息,传播的特定文化信息的可用率大幅降低,由此形成了文化信息传播的负效用。因为文化信息传播的交叉渠道数越多,文化特定信息在传播时受到的干扰就越多,传播概率就越小,传播效应也就越小。

现代研究结果表明:网络文化信息源的权威性、合法性、健康性、准确性等对同一文化信息的不同传播效力的影响是明显的,文化信息传播的负效用基本上由网络上的网络受众共同承担。垃圾信息的传播者越多,网络文化信息的分散性和低劣性的引发率就越高,这就成为产生网络文化信息传播负效应的隐患。加之网络信息传播控制的另一面是非控制化,网络传播的正效应必然也隐含着负效应,对这些网络传播信息负效应的排斥也面临同时失去传播正效应的较大风险。由此可见,在网络传播中,一方面文化信息的内容质量与传播形式是判断信息传播效应的重要尺度,另一方面信息传播和信息作用也取决于网络信息受众的关注与使用,即信息受众的接受度影响着信息传播效应。因此,对网络信息传播效应的提升,起决定作用的并不是像经典信息论提出的所谓“信息量”决定论。客观规律告诫我们,我们着意追求和强调的信息效应,最能起决定作用的关键因素不仅仅在于传播信息量的多少,还在于特定文化信息传播的有效性,即受众的关注度和使用率。

因此,为了有效凸显并强化网络文化信息的核心价值,传播者和传播媒介必须依据受众记忆特点、关注特点、使用特点的不同,在文化信息内容设计上尽量通俗、易懂,并且直接、独特和生动,从而使网络受众轻松获得耳目一新的、意想不到的、目不暇接的、异彩纷呈的特定文化信息,促使其知悉、关注、使用,产生兴趣而获得长久记忆,达到更为理想的事半功倍的网络文化信息传播效应的目的。

参考文献:

[1]姜葵.网络传播与网络写作.贵州人民出版社,2004.9.

[2]鲍宗豪.网络对我国社会文化的推动与影响.探索与争鸣,2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