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中心 > 银行年度总结

银行年度总结范文精选

银行年度总结

银行年度总结范文第1篇

(一)改革创新先行先试迈出新步伐

成功争取跨国公司总部外汇资金集中运营管理试点政策。经积极争取,国家外汇管理局共批复省两家企业(全部为企业)开展跨国公司总部外汇资金集中运营管理试点。截至12月末,共集中境内成员企业22家、境外成员企业14家,国内资金主账户归集资金10多亿美元,并通过国际资金主账户为境内成员公司借入外债4300万美元,进一步节约了企业财务成本和管理成本,推动企业向区域性或全球功能性总部机构升级发展。

积极推进昆山深化两岸产业合作试验区跨境人民币业务试点。积极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同意设立昆山深化两岸产业合作试验区的批复》精神,自8月份业务试点正式启动至12月末,试验区内发生个人经常项下跨境人民币收付5300万元;104家企业办理双向借贷开户、累计办理双向借款21亿元。试点开展极大地便利昆山地区企业及个人的对台贸易投资结算,为推动两岸产业融合、推进区域性总部经济集聚区的形成创造良好的条件。

有效简化海关特殊监管区域货物贸易外汇收支管理。为落实《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外汇管理办法》,工业园区综合保税区依托我中支自主开发的“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外汇管理监测服务系统”,于9月率先开展政策试点。目前,工业园区共有130余家企业和40余家银行参与试点。试点开展进一步便利区内企业的贸易收付汇,简化金融机构的工作量,通过系统可实现外汇局的总量核查和区内企业的自我核查,降低企业违规风险。

(二)支持实体经济转型升级取得新成效

信贷投放较快增长。全市银行业金融机构正确处理贯彻落实稳健的货币政策和支持地方经济平稳健康发展之间的关系,较好地满足了实体经济的合理资金需求。截至12月末,全市本外币贷款余额16675.52亿元,比年初增加1741.67亿元,占全省新增贷款总量的24.75%;贷款增量位居全省第一,分别比南京和无锡多增438.62亿元和1200.29亿元。同时,贷款利率也继续保持省内低位,12月末全市新发放一年期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7.04%,比全省平均水平低0.33个百分点。

信贷结构持续优化。以服务实体经济为着力点,有效支持地方经济转型升级。持续加大对科技产业的信贷支持力度,发展“科贷通”、“”集合信贷等科技金融产品,预计全市全年新增各类科技贷款1128亿元,增长25%,明显高于各项贷款平均增速;不断满足城乡一体化和农业产业化建设资金需求,截至12月末,全市金融机构城乡一体化建设专项贷款余额1040亿元,比年初增加260亿元,增长21.8%,同期农、林、牧、渔业贷款余额480亿元,比年初增加140亿元,增长38.51%;持续加大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支持力度,全面对接“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升级扩面三年计划”,全市新增小微企业贷款371亿元,占全部新增企业贷款的20.5%。同时,进一步推动妇女小额担保贷款、青年信用示范户贷款、大学生村官、残疾人扶贫贷款等业务,完善就业人员和劳动密集型小企业二次贷款贴息机制,强化对特殊群体和薄弱环节金融的支持,扩大政策受益面。

直接债务融资稳步扩大。直接债务融资业务不断推进,通过有效利用银行间市场资金不断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首批两支“区域集优”中小企业集合票据成功发行,4家中小企业募集3年期资金3.06亿元。年末全市债务融资工具余额为353亿元,比年初增加53亿元;2013年以来,大型企业发行债务融资工具后置换出的信贷规模超过80亿元,从而推动金融机构将贷款更多地投向小微企业。

(三)金融服务水平、生态环境跨上新台阶

金融服务水平不断提升。稳妥推进银行卡刷卡手续费标准调整工作,组织完成11.8万台POS机的协议换签;持续推进农村地区“快通工程”建设。金融IC卡在公共服务领域应用获得突破。不断提升国库服务水平,全省首家实现海关税收收入入库无纸化。在全省率先启动中小企业信用信息辅助管理系统升级改造工作。全辖近千台ATM取款机和1800余个银行网点全部实现冠字号码查询信息管理系统联网。积极推进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工作,广泛开展金融知识宣传,强化个人金融信息保护,完善投诉咨询处理机制,通过各类平台协调、处理相关咨询和投诉。

金融生态环境稳中向好。加大对重点行业风险的监测,适时风险提示。完善法人金融机构风险监测制度,建立法人银行机构、证券机构、保险机构金融稳定评估系统数据库,内容涵盖辖区15家金融机构的300多项监测指标。完善各类金融突发事件应急预案,有效提升金融风险应急管理和处置水平。全面落实全省县域金融生态环境综合评价工作要求,组织推动昆山市被评为“省金融生态优秀县”,实现全市金融生态优秀县满堂红。

二、2014年度工作计划

(一)贯彻落实改革方略,继续推进金融改革创新。推动两个试验区跨境人民币试点业务发展,认真总结昆山试验区试点工作经验,积极探索中新金融合作试验区建设,争取早日启动试点业务。推动跨国公司外汇资金集中运行试点企业扩大试点业务品种和规模,积极培育有条件企业争取获得国家外汇局第二批试点。拓展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外汇管理改革试点内容,依托现有系统,在银企两端搭建网银服务平台,提高区内企业外汇资金使用效率,并择机拓展资本项下业务功能。

(二)科学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加大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力度。深入领会稳健的货币政策核心内涵,引导金融机构保持信贷总量平稳适度增长。强化对法人金融机构的调控管理,探索法人金融机构落实宏观审慎要求的成效评估。有效推动普惠金融的良性发展,做好金融支持小微企业、三农、科技、文化产业等领域的服务工作。继续推进“债务融资工具三年千亿计划”,确保直接债务融资工具发行规模在全省位次不变,增速不低于全省平均水平。

银行年度总结范文第2篇

一、重视业务核算质量,贯彻市行各项制度

今年是我们商业银行具有转折意义的一年,经过六年的打拼和积累,我行的羽翼已经逐渐丰满,准备更名挂牌,开始新的征程。然而,如果要使我们xx支行真正走在全行的前列,我们首先要做的是提高我们的业务能力。我行会计出纳部经常组织员工进行理论学习、岗位练兵。对市行传达的每一个文件、通知都认真贯彻。让员工树立主人翁精神,在工作中不推、不等、不靠,积极主动的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我部一直坚持向时间要效益、向工作要质量。在核算上无重大差错事故。

二、加强日常工作管理,做好安全防范工作

我部的内部制度是比较健全的,各项工作都有明确分工,员工病、事假都严格按照规定及时请假。

在安全防范方面,对柜员日常工作所用的各种公章、名章都严格做到每日下库保管;对重要凭证的领用,都有专人负责;明确柜员的权限,不得擅自授权;对于市行要求上报的反洗钱可疑业务及时上报;随时提高警惕,杜绝诈骗。总之,我们要将一切防忠于未然,不做亡羊补牢的无用功,力求使全行的工作在稳健中谋发展。

三、培训员工操作能力,顺利通过柜员考试

今年是对全行职工个人业务考核要求最严格的一年,综合柜员上岗考试,直接关系到了每个员工的切身利益。行里不想让任何一个职工掉队,我会计出纳部,为了使每个员工顺利的通过考试,带领员工们利用工作之外一切所能利用的时间,积极准备考试。其间,我们组织了员工点钞,打字的基本技能考试。组织员工去培训中心进行业务上机打操作的练习。

有些员工工作、家庭的各方面负担都很重,考试给其带来了很大的心理压力,思想包袱很重。为帮助这样的同志,我部各个员工在考试期间,经常互相交流思想,一起钻研考试的命题,接受能力快的同志,耐心的给其他同志讲解。体现出了团结同志的精神,更让员工们感受到了行内大家庭的温暖。考试临近期间,大家都想争分夺秒的看书,但行里的各项工作是不可以停滞的。时间是自己的生命,因为这关系到自己是否有资格上岗;时间更是全行的生命,因为有那么多的客户需要我们为其服务。我部全体员工都义不容辞的选择了后者。在考试期间,没有人因为自己的利益,耽误本职工作,在最关键的时刻,我们看到了员工们的可爱之处。

四、全员拼”新百日会战“,向最后一季要成果

在临近年终的最后一季,市行”新百日会战“的各项指标下达到支行,支行下到各科部。我部所有职工都在第一时间积极的行动起来,配合行里完成各项指标。虽然”新百日会战“所大力宣传的各种产品大都是对个人客户的,但是我部员工只要有机会就向来办业务的客户宣传新产品。尤其是”得利宝“业务问世以后,我部员工向工资客户力推此项产品,滴水成河,为行内存款的上升做着力所能及的贡献。行领导多次强调,存款是责任,不是任务。就是想让职工转变思想,把行里的事当成自已的事,变压力为动力,当我们正视这个问题的同时,我们也感到了责任的重大和为行里工作的乐趣。员工们不再抱怨任务繁重,而是把”新百日会战“当成一个活动去积极的参与。

五、积累经验及时总结,稳扎稳打注重实效

这一年的工作和考核,又使我部员工得到了很多经验,当然也有很多教训。我们一直重视员工的整体业务水平的提高,大部分职工的工作质量都是达标的,但仍有业务水平参差不齐的现象存在。这样势必会对我行的整体服务形象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所以,我部一旦接到上级部门的个别业务操作变更通知就及时的组织员工学习,减少核算差错。

六、在工作之中也存在很多不足,主要表现在:

1、服务上还达不到要求,有时态度生硬,不使用文明用语。

银行年度总结范文第3篇

一、强化思想教育,提高人员的防范意识和能力

在我们安保工作中,再完善的规章制度,再坚固的防范设施,都离不开人的执行和操作。因此,人防是所有安全隐患发生的根本保证。为此,在日常工作中我们围绕人这一因素,将思想工作放在首位。采取多种形式对保安人员进行教育培训,让他们学习了解相关的法律法规,结合本行实际学习相关的安全防范知识。在工作方法上,利用每月召开的安全教育及工作总结会议上,适当插入思想教育的以会代训,与队员个别进行谈心,交流,灵活多样地进行思想教育。充分了解保安人员对工作的意见和建议,进一步加以完善和改进,充分调动他们的工作积极性。同时,结合辖区内的社会治安形势,进一步加大对保安队伍的思想整顿工作,通过抓自查促整改,使广大队员认识到安保工作的严峻性、必要性,增强忧患意识和紧迫感,纠正思想误区,克服麻痹大意和侥幸心理,时刻提高警惕。

二、强化日常军事化训练,建设强有力的保安队伍

为了提高保安队伍的综合素质和日常战斗力,我们保安部狠抓日常的军事化训练,从跑步、列队、敬礼、军姿等各方面进行训练,风雨无阻、冷热不断,强化保安人员的敬业和服从性。同时,还着重加强安保技能方面的训练。结合安保设施的使用、安保新形势的不断变化,不断进行专门性训练,进一步提高队员的工作实践能力。多次组织保安队员进行应急训练,在训练中既锻炼了队员间的协调能力,也锻炼了团队的合作精神,使队员能够尽快掌握各项技能,提升工作水平。现在,我们保安队已经逐渐成为一支拉得出、打得响、有组织有纪律、有较强执行力和战斗力,能出色完成任务的队伍。

三、强化管理,保证工作的规范有序

“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我部按照本行日常的规章制度和保安部门相关规定要求,严格对保安队伍进行管理。

一是从保安人员的值勤姿态、礼仪要求、日常工作流程、训练、服务等方面都进行了严格管理。用制度来规范大家的行为,用制度来保证工作任务的完成。二是坚持每天检查,白天查与晚上查,常规性检查和突击性检查相结合的方式,特别是在重大节假日期间,还专门制定了相应的保卫措施,进行重点保卫。三是每月都要召开工作总结会议,组织队员学习安全保卫工作制度,通报上月工作和治安形势,分析典型案例,做到有内容,有要求,有记录、有部署、有检查,提高队员的安全防范意识。本月,还专门组织保安人员观看新闻录像,学习周克华“重庆特大银行持枪抢劫案”的案例,要求每个人员都要撰写学习心得体会,加深对案例学习的理解。四是严格实行安全保卫工作责任制,将责任细化,使各自职责更加明确,责任分明,更能发挥队员的工作积极性。今年以来,我们通过听、查、问、试等方法,查制度看落实、查管理看漏洞、查设施看隐患、查思想看认识等方式,纳入绩效考核,严格执行,进一步提升了安保工作水平

四、前三季度完成的主要工作

近期,为有效防范台风“苏拉”、“达维”影响,根据上级指示,我保安部提前做好准备,全部门人员进入紧张备战状态,围绕上级部署,做好详细的应对措施。通过几天的集体奋战,最后,有效阻止了两次台风对我行的日常影响,维护了本行的正常稳定秩序。在XX月,对全市的ATM自助银行、自助单机进行拉网式安全检查。事先做好检查计划,配置人员,抓好检查落实工作。检查对象包括报警系统是否正常,受高温天气影响,电脑硬盘所在位置的风扇是否正常运转,远程对讲机是否好用。还对存在问题的设备进行维修、更换,对所有视频摄像头进行清洗维护。通过对每个设备、设施都逐一检查,认真比对,及时维修、更换,确保了所有设备的正常运转。

另外,还抓好日常保卫工作,一方面加大巡逻检查力度,对重要目标及区域进行巡逻检查,及时排除各种安全隐患,尽最大努力减少安全隐患。另一方面,加强消防安全工作。通过落实专项检查,定期对消防设施进行检查,及时发现、排除安全隐患。同时,还注重加强对保安队伍的消防安全知识及相关业务技能的培训,确保消防工作无隐患。

五、工作中的不足和下一步打算

银行年度总结范文第4篇

一、两次大战间中国银行业的发展趋势

学术界在涉及此期中国银行业的发展演变时,一般都用速度较快来形容,但其“较快”的具体内涵以及银行业的整体状况,在已有的研究成果中,鲜见有全面的反映。因此,笔者首先整理了以下统计表,希望通过这些统计表,对这期间中国银行业的演变全貌,有一个较为明确的数量概念。

首先从银行设立的数量上进行观察。为有一个具体比较,现将中国出现首家银行的1896年至1937年40余年间各年设立和停业的银行数目列表如下(见表1)。

表11896—1937年中国银行设立、停业统计表

年度设立银行数(家)停业数(家)现存数(家)年度设立银行数(家)停业数(家)现存数(家)

1896111921271840

19021111922271948

19051111923252053

190622119247555

19073419259757

190843519267757

190911519272158

191016192816569

1911327192911377

1912141011193018689

19132112193116699

191431141932134108

191575161933153120

191643171934224138

191710918193518156

19181062219365161

19191692919373164

1920161431年月

不明者5050

合计390226164

说明:1.这里的中国银行指除在华外国银行以外的本国银行。

2.唐传泗和黄汉民先生曾对1925年以前成立的本国银行数量进行过考察(见《试论1927年以前的中国银行业》,《中国近代经济史研究资料》第4辑)。据他们研究,1925年前成立、停业和存在的银行数量都比《银行年鉴》统计的数量要多。本文引用《银行年鉴》的资料在1927年前变化趋势与唐、黄先生的一致,而这里考察的主要是1927年以后的发展变化,故仍然引用该资料。

3.中国的第一家银行即中国通商银行的成立时间,一般以1897年即正式开业为准。统计表中出现的时间为1896年,是以清朝政府批准的时间为准。

4.“现存数”一栏为笔者计算。

资料来源:中国银行经济研究室编《全国银行年鉴》(1937年),A7—8页。

从统计表看,在这40余年中国银行业的发展过程中,晚清时期华资银行的数量不足10家,总体说来无足轻重。两次大战间有两段时期是银行创立的高峰期,即1917年至1923年和1928年至1935年。前一段时期显然受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影响,即与一次大战从外部给中国资本主义发展造成了难得的机遇有关。第二段时期即本文重点论述的1927年至1937年,是银行业数量增长的又一个高峰。1937年《全国银行年鉴》在分析这10年的银行业发展时总结说:“在此十年中,新设之银行达一百三十七家,其中已停业者仅三十一家,现存者达一百另六家,占现有银行三分之二强,易言之,现有银行一百六十四家,其中三分之二,均成立于最近十年之内。可见此短短十年实为我国银行史上之重要阶段”(注:《全国银行年鉴》(1937年)A5页。)。同时,这时期与上一个高峰期相比还有一点明显的差异,即1917年至1923年成立银行131家,停业95家,停业率达72.5%。1928年至1935年成立银行129家,停业31家,停业率只有24%,明显低于1917年至1923年时期,表明银行业在第二个高峰期的发展性和稳定性均好于上一个高峰期。表2显示了1934年后分类银行和分支行的数量演变情况。

表21934—1937年银行业分类、分支行及行员变动情况表

银行类别总行数(家)分支行数(家)行员数(人)

1934年1936年1937年1934年1936年1937年1936年1937年

中央及特许34425539049173419195

省市立20252622633146443295540

商业储蓄80807337238340889178903

农工2031368614

717325292515

专业13151546515613561243

华侨1091053303511801482

共计1461641641038133216272565228878

说明:1.1934年的“类别”原有10类,现将“国立和特许”银行合为“中央及特许”银行,将“省立”和“市立”银行合为“省市立”银行,将“实业”银行归入“农工”银行之中,故现分类为6类。

2.1934年的统计中无行员数。

资料来源:1934年的数字见《全国银行年鉴》(1934年)A4页;1936、1937年的见《全国银行年鉴》(1937年)A10页。

从表2看,这几年银行总行的数量变化不明显,除农工银行数量有较大增长外,其他银行数量均变化不大,商业银行的数量甚至有所减少,但分支行的数量却有很大变化。其中,除华侨银行的分支行数减少外,其他银行都有不同程度的增加,尤其以中央银行、特许银行和省市立银行的分支行数增加明显,行员数量也有较大增长。特别是中央及特许银行本行只有4家,但分支行数和行员数均占第一位,远远超过其他银行,表明1927年南京政府成立后,通过设立中央银行和改组中国、交通和中国农民银行为特许银行等手段,使其在银行业中的实力有了明显增强,进而对银行业也有了更强的控制能力。当然,从总体上看,银行业的发展仍然保持着覆盖范围继续扩大、稳中有增的趋势。

下面再从资本数量、储蓄存款及纯利润等几个银行资力方面的指标进一步考察这期间银行业的实力变化情况。

表3、表4(见第185页)中的实收资本、存款放款和纯益数字,均呈现出稳定的增长。其中,十年间实收资本和放款增加两倍多,而存款和纯益增加三倍多的情况,从不同的侧面和角度表明了这期间中国银行业的快速发展状况和增长水平。下面再将全国银行资产总额的变化情况制作成统计表5(见第186页),从中可以对银行的实力得到更清晰的印象。

表31927—1936年银行实收资本统计表单位:万元

附图

说明:1.1927—1931年的资料为全国28家重要银行的数字,因无具体的分类项目,故只有“共计”一栏数字。

2.“共计”栏下的指数为笔者计算。

3.原表单位为“元”,这里改为“万元”,万元后的数字采取四舍五入的方式处理。

资料来源:1927—1931年的数字见《中国重要银行最近十年营业概况研究》(新业印书馆,1933年)第311页;1932—1936年的数字见《全国银行年鉴》(1936年)A19页。

表41927—1936年银行业各项存款、放款及纯益统计表单位:元

附图

说明:1.1927—1931年为中国近代28家重要银行的统计数字。

2.各项指数均为笔者计算。

资料来源:1927—1931年的数字见《中国重要银行最近十年营业概况研究》第314、315、326页;1932—1935年的数字见《全国银行年鉴》(1936年)A56、A61页;1936年的数字见《全国银行年鉴》(1937年)A47、A53、A57页。

据表5,1932年时全国银行资产总额在30余亿元,1936年时,资产总额已增长到72余亿元。时隔4年资产总额增长近1.5倍,增速不可谓不快。

表51932—1936年全国银行资产总额统计表

年度资产总额(元)指数

19323003282010100

19333657736575122

19344295587071143

19355428652719181

19367275890751242

资料来源:1932—1935年的数字见《全国银行年鉴》(1936年)A52页;1936年的数字见《全国银行年鉴》(1937年)A42页。指数为笔者计算。

以上统计显示的是银行业快速发展的情况,但是,这期间银行业发展的缺陷和不足也相当突出,其中最明显的仍然是银行资本金额的普遍不足和银行地域分布的不平衡。表6(见第186页)对1934年以后银行资本级别数的变动情况作出了统计。

表6全国银行资本级别统计表

附图

资料来源:1934年的数字根据吴承禧《中国的银行》(商务印书馆,1934年)第11页数字计算;1936、1937年的数字见《全国银行年鉴》(1937年)A44页。

从表6看,直到1937年,资本在100万元以上的银行数量与1934年相比,虽有一定的增长,但仍只有74家,仅占银行总数的45%。资本在500万元—1000万元和1000万元以上的银行分别只有9家。银行总体资本仍然较为薄弱。

除银行资本的普遍薄弱外,银行地域分布的不平衡现象更为严重。以下整理出的三个统计表,从不同角度反映了银行分布的不平衡状况。

从表7看,江苏、浙江两省拥有的银行数,总行90家,占全国银行总数的一半多;分支行572家,也占1/3强。全国银行分布不平衡的状况,仅此一例,即可以得到充分的反映。而银行在各大城市的分布情况,可通过表8进行观察。

表7全国各省银行分布情况表

附图

资料来源:1925年和1934年的数字见吴承禧《中国的银行》第12页;1937年的数字见《全国银行年鉴》(1937年)A17—18页。

根据表8,1936年时上海一市之银行总行即达58家,占全国银行总数的35%;分支行182处,占全国分支行总数的13.7%。如以上述9城市银行数量合计论,则总行达99家,占全国银行总数的61%,分支行386处,占全国分支行总数的29%。如以江浙两省银行所占全国银行总数的比例,与土地人口所占的比例加以比较,这种不平衡的状况在表9中反映的就更为明显。

表8九大城市银行数量统计表

附图

资料来源:1925、1934年的数字见吴承禧《中国的银行》第12页;1936年的数字见《全国银行年鉴》(1936年)A16页。

表9全国银行分布比例表

附图

资料来源:《全国银行年鉴》(1937年)A19页。

以上主要是通过统计数字对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尤其是1927年至1937年银行业发展演变情况所作的一个大概考察。从这些统计表来看,尽管这期间银行业的发展还存在不少问题,但中国银行业处于一个快速的发展阶段则无可置疑。还在1925年即北洋政府统治末期,中国华资银行的实力大体就能够与在华外资银行和中国钱庄业相抗衡,成为鼎足而三的一

方(注:参见唐传泗、黄汉民《试论1927年以前的中国银行业》,载《中国近代经济史研究资料》第4辑。)。1927年至1937年,中国银行业的快速发展与外资银行业的基本停滞和钱庄业的衰退更形成鲜明的对照(详另文)。那么,导致这期间中国银行业快速发展的决定性因素是什么?这期间中国银行业的快速发展反映出什么问题?在前人对此的研究和回答中,是否还有关注不够或者遗漏之处?提出这样一些问题并进一步深入探讨,无疑对深化认识这期间中国银行业的发展乃至这时期的中国社会不无意义。

检视前人的研究成果,大都认为这期间中国银行业的快速发展是一种不正常现象,是一种畸形的“繁荣”。而关于这种快速发展的原因,也多从内地农村破产、现金大量流向城市尤其是沿海大城市后导致城市游资增多;国民政府成立后高折扣大数量滥发债券,银行从中获取丰厚利益;国民政府形成金融垄断网,获取超额利润以及银行业从事房地产业投机获取利益等几个方面进行分析(注:见张郁兰《中国银行业发展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57年)、桑润生编著《简明近代金融史》(立信会计出版社,1995年)、《中国近代金融史》编写组《中国近代金融史》(中国金融出版社,1985年)等。)。应该说,这些分析从不同侧面和角度触及了银行业快速发展的某些要因,都有其符合事实的一面。但是关于银行业发展原因的既有研究,都忽略了直接影响银行业发展的另外一些因素特别是内在因素,例如,南京国民政府的经济金融政策是如何制定的?银行业快速发展在国民党统治期间表现得特别突出与这些政策是否有关?这期间银行业自身出现了哪些变化?这些变化对银行业自身的发展有什么影响?这期间中国银行业的经营理念和经营方式有什么特点和变化?等等。也就是说,对直接涉及银行业制度和银行业内部变化等因素的探讨还很少。鉴于此,笔者将这期间特别是1927年后10年间银行业发展演变的制度因素和内在变化作为分析的重点,希望通过这种分析,使我们对这段历史的了解,能够更为客观和全面。

二、影响银行业发展的制度和政策因素

美国新经济史学派的代表人物道格拉斯·C.诺思特别强调制度变迁对经济发展的作用,认为即使在技术没有发生变化的情形下,通过制度创新或变迁也能提高生产率和实现经济增长。他认为,尼德兰和英格兰地区之所以首先在西方世界兴起,是因为那里最早进行了产权结构方面的变革,从制度上激发和保护了经济领域的创新活动,法兰西和西班牙没有做到这一点,因此它们才在竞争中失败并大大落伍了(注:参见道格拉斯·诺思和罗伯特·托马斯《西方世界的兴起》(厉以平、蔡磊译,华夏出版社,1988年)、道格拉斯·诺思《经济史中的结构和变迁》(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年)。)。诺思所指的制度,并非“体制”,而是经济学上的制度,“是一系列被制定出来的规则、守法程序和行为的道德伦理规范”(注:诺思:《经济史中的结构和变迁》,第225—226页。)。不管我们是否同意他的看法,经济制度变革因素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确实应当予以足够的重视,特别是在一个社会变动剧烈的时期更是如此。

如果以1927年以后的银行业与此前的银行业进行比较,就会发现,其中最大不同,是银行体制方面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这些变化最直接的外在表现,是形成了以中央银行为首的国家银行和地方银行、专业银行等的不同银行组织体系(尽管这种组织体系仅仅是初步形成),以及一系列有关银行业法律法规的颁布和金融领域中的种种变动如币制改革等等。导致这些变化的直接原因,又与国民党政权的经济金融政策有直接的关系。

1.经济金融政策的影响经济金融政策对银行业发展的影响具有整体性和强制性的特点。这期间南京政府经济金融政策的后果之一,是直接推动形成了新的银行业组织体系。银行作为一种金融组织形式,是近代中国人在与西方打交道后引进的一种与过去钱庄票号等传统中国金融组织不同的新型金融组织,中国人自己的银行从晚清末年开始兴办,到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之前的三十余年间,虽然在数量上已发展到几十家,但彼此之间并不成系统,也无特色,相互之间也很难说有分工和统属关系。也就是说,虽然有了银行,但还处于发展的起步阶段。但是,1927年以后,这种情况有了相当的改变:一是形成了以中央银行为首的国家银行体系,与国际汇兑银行、地方银行、专业银行构成了上下左右的银行层次,初步形成了近代中国的银行体系;二是在银行的专业领域中初步建立了分工。尽管这些变化与规范意义上的银行组织体系建立和专业分工的状况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但与此前相比,毕竟有了很大的不同。追溯原因,这种状况与国民政府成立后的经济金融政策有直接的关系。

在江浙财团支持下建立起来的南京国民政府,较之北洋政府,特别是在抗战爆发前的这10年间,其资本主义色彩更为浓厚应该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这个特点,在其经济金融政策方面反映的更为明显。他们了解金融的重要性,也深知银行是掌控金融的关键。因此,国民政府建立后不久即召开的全国经济会议和全国财政会议的重要议题之一,就是从制度上对银行业进行宏观规划和改造。例如,在全国经济会议提出的金融议案中,首先就强调银行对国家的重要性,把金融与国家的关系比喻为血液与人身体的关系,认为“金融之于国家,犹血液之于人身,未闻血液浑浊而人身壮健者也,未闻金融紊乱而国家富强者也”,并指出,“方今国事渐平,训政肇始,整顿金融,自属亟不容缓之事”,而“欲期整顿金融,先应规定银行制度,厘定统一币制,整顿纸币办法,斯为急务”(注:全国经济会议秘书处编《全国经济会议专刊》,商务印书馆代印,1928年,第175页。)。

由于认定银行的“组织之健全与否,与金融之安稳有极大关系”,因此会议形成决议,认为中国的银行制度应“分国家银行、地方银行及普通商业国际汇兑银行等”类型建立。“国家银行组织之健全,为整理金融之前提,其要点在经理国家之收支”。而建立地方银行,则是“因国家银行之设立,太半系在中心地点,不能不有地方银行辅助之”。针对普通商业银行当时已经“设立甚多”的情况,会议提出,“当特设条例以规定之”。至于国际汇兑银行,会议认为,应当“以雄厚之资本作汇兑之事业,免为外国银行所垄断”(注:《全国经济会议专刊》,第40页。)。会议提交的议案中特别强调,“整理币制、改良圜法、统一财政及调济全国金融,均非有健全之国家银行不可”。至于国际汇兑银行,会议将其定位在掌控对外金融方面,认为“国际上关系当以贸易为最重要”,“非亟谋发展之道不可”,“而发展之方简洁言之,又非以提倡国际汇兑银行不为功”(注:《全国经济会议专刊》,第91、106—107页。)。并从对外汇款及汇票贴现、对外借款和调节金银进出口等三个环节进一步阐述设立国际汇兑银行的理由。

会议还分别议决了国家银行案、地方银行案、国际汇兑银行案、储蓄银行条例草案、农工银行条例草案和银行条例草案等议案。在随后召开的全国财政会议上,财政部提出的《整理财政大纲》议案中,同样将改良银行制度置于突出地位,明确提出:“银行政策恒与全国金融息息相关”,认为“今日为中国谋银行之发达,须行左列数事”,即组织中央银行,筹备汇业银行,提倡储蓄银行(注:详见《整理财政大纲案》,全国财政会议秘书处编《全国财政会议汇编》,大东书局代印,1928年,审查报告一,第18页。)。“确定银行制度”作为新政府经济政策的重要一环,被纳入会议制定的“财政部十七年度财政施行大纲”,具体规定是:“甲、组织国家银行以国库、发行钞币、整理金融为唯一任务。乙、筹备汇业银行以为国内外汇款划抵周转之枢纽。丙、筹设农工银行以发展农工事业。”(注:《财政部十七年度财政施行大纲》,《全国财政会议汇编》,第二类,第4页。)

应当注意的是,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以国家权力对银行体系的发展进行整体规划和改造,其作用不可忽视。此后,作为国家银行的中央银行于1928年11月成立,资本金2000万元,1935年增加到1亿元,全属官股,由财政部发行公债抵充,享有经理国库、铸发国币、经理内外债和管理其他银行存放款等权利。同时将中国银行和交通银行改组为国际汇兑银行和实业银行,1935年又进一步增加官股,分别取得中国银行和交通银行50%和55%的股权。同年将1933年设立的豫、鄂、皖、赣四省农民银行改组为中国农民银行。此外还于1930年成立了邮政储金汇业局,专营储蓄汇兑。1934年成立了中央信托局,控制各种出口物资的收购业务和经办信托保险业务。这样就完成了对国家银行体系的建立和改造。其他银行的分类和规划,也没有脱离这两次会议的思路和框架。而且,由于被赋予掌控对内对外的金融功能,国家银行和国际汇兑银行始终占有特殊的位置。

可以说,对于银行体系的规划和设置,是这一时期银行制度变化的一大特点。并且,这种对银行制度的干预和规划,并非一时一事的权宜之计。除上述内容外,1935年,国民政府财政部推出了一个《银行整理大纲》,把整理银行的步骤设定为三段:“第一段,先确立银行之性质,将现存银行加以区分;第二段,平均经济保管权限,使资金不致全部集中都市;第三段,实行联立政策,使银行业规率化合理化”。此后,至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前约两年的时间内,这个大纲已经在逐步推行。如“关于第二项。各银行之纷在内地设立分支行,已可证明其趋势,而苏浙各地之先后设立县乡银行,尤为此种政策之结果”。第三项“联立制度”,是“为实行(银行)合并政策”而采取的“初步之折衷办法”,实行的目的,是要使“银行的资本增加、势力雄厚”,是使“支出亦可减少”的措施。换言之,是对1935年金融危机采取的一种应对办法。“自廿五年七月后,其合并方法与助长计划已在逐渐发动”,“廿五年江浙商业储蓄银行之并于中汇银行,廿六年太平银行之并于国华银行;川康殖业银行、重庆平民银行、四川商业银行合并为川康平民商业银行;广东实业银行、丝业银行之并于广东省银行”,“乃其先导也”(注:沈雷春编《中国金融年鉴》,(台北)文海出版社,1979年影印本,第107、116页。)。显然,在抗战爆发前,国民政府对银行业的规划、改造和控制,一直没有停止。

考察这一时期国民政府的一系列经济金融政策,其导致的直接后果之一,就是政府对金融业尤其是银行业的控制能力明显加强。截至抗战前,中国银行业的资本总额“共达四万一千二百八十五万余元,其中由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独资经营,及由政府与民间共同出资者,已超过两万五千万元以上,约占全国银行总资本额之大半。足证近年我国政府,对于为金融机关中枢之银行业,颇有控制之实力”(注:沈雷春编《中国金融年鉴》,第114页。)。

在学术界对近代中国金融业的研究中,有不少人对南京国民政府统治时期的经济金融政策提出批评。其中,尤以对“四行二局”为中心的金融垄断体制提出的批评为多。笔者认为,对于这时期国民政府的经济金融政策,不应采取简单化的分析方式,我们在指出其对民族资本银行业的发展有一定压制作用,有利于实现国民党一党一府独裁统治的同时,也应当看到国民政府的经济金融政策,对中国近代银行体系的制定和建立,对这时期整个中国银行业的规划和发展都有一定的推动作用。实际上,成立以中央银行为首的国家银行体制,符合当时银行业发展的国际潮流,设立后,其作用也并非都是负面的,如无这时期国家银行体系的建立和对银行业的整体规划,中国银行业不可能在短时期里脱离发展的幼稚期而成为“重要的发展阶段”。同时,这期间金融业中的重大变化,如30年代在金融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两次币制改革,即统一货币的废两改元和以纸币取代金属货币的法币改革,如无国家银行体系的建立和货币发行权的集中,在实施的过程中也将会遭遇更多的艰难,路程也会更为漫长。

2.银行业法律法规的变化在分析这时期银行业的演变时,还应当特别关注银行业法律法规的变化状况。因为,银行业法律法规既是国家经济金融政策作用于银行业的直接反映,也是银行业内在变化的直接体现。这时期制定颁布的银行法律法规较多,但最重要的是1931年颁布的《银行法》。它与1908年颁布的《银行通行条例》和1924年颁布的《银行通行法》,共同构成近代中国银行业法律法规演变的三个阶段。也就是说,从银行法律法规内容变化的这一侧面,可以发现晚清、北洋和南京政府时期中国银行业演变的某些轨迹和这期间中国银行业快速发展的原因(注:这三部银行法可参见《全国银行年鉴》(1934年)第五章“银行法规”部分。)。

1931年颁布的《银行法》共51条,与1908年《银行通行条例》的15条、1924年《银行通行法》的24条相比,首先在数量方面有了明显增加。据主持制定《银行法》的著名学者马寅初介绍,他是从7个方面确定这部《银行法》的立法原则的,即营业范围的确定;图银行资本的充实;助长稳健的经营;保护储户的利益;监督调剂银行业;防遏不当的竞争;谋取银行的改善和进步(注:《普通银行法草案具体说明》,《马寅初经济论文集》第1集,商务印书馆,1932年。)。因此,这部银行法的很多内容,尤其是在覆盖范围、监督内容及手段等方面,与过去相比,都有了更加具体明确的规定。除此之外,明显的变化还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1)组织。《银行法》一改前此两个银行法组织范围包罗万象的做法,明确规定,银行应为公司组织。具体形式可分为股份有限公司、两合公司、股份两合公司和无限公司4种。同时规定,凡创办银行须注册者,应先订立章程,载明银行名称、组织、总行所在地、资本总额、营业范围、存立年限、创办者姓名住所等,如系招股设立的银行,还应订立招股章程,呈请财政部核准才得招募资本。(2)资本。《银行法》规定,股份有限公司、两合公司、股份两合公司组织的银行,其资本额至少须达50万元。无限责任公司组织的银行,至少须达20万元。同时规定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及两合公司、股份两合公司的有限责任股东,应负所认股额加倍的责任。

摈弃独资、合名和合资的组织方式,明确规定银行必须是公司组织,以及规定银行开办的最低资本额,显然是从如何规范银行业发展的角度提出的,体现了规则制定者“谋取银行的改善和进步”以及“图银行资本充实”的意图。如果说,这种规定与过去相比只是在内容上更进一步、更严格明晰的话,以下条文的规定,却是以往的银行法中没有出现过的新内容,更值得关注。

《银行法》第十四条规定:“无限责任组织之银行应于其出资总额外,照实收资本缴纳百分之二十现金为保证金存储中央银行。前项保证金在实收资本总额超过五十万元以上时其超过之部分得按百分之十缴纳,以达到三十万元为限。前二项之保证金非呈请财政部核准不得提取”。第十六条规定:“有限责任组织之银行于每届分派盈余时,应先提出十分之一为公积金,但公积金已达资本总额一倍者不在此限”。第三十四条规定:“银行对于任何个人或法人团体非法人团体之放款总额,不得超过其实收之资本及公积金百分之十。但有左列情形之一者不在此限:一,超过部分之债务有各种实业上之稳当票据为担保者;二,超过部分之债务附有确实且易于处分之担保品者”(注:《全国银行年鉴》(1934年),第五章,E3—E5页。)。也就是说,在没有抵押的情况下,银行的放款总额不能超过实收资本及公积金的10%。

我们知道,钱庄票号等传统中国金融组织的经营习惯,或者可以说是中国悠久商事习惯中的特点,一是每年获利都分给股东,不作公积金积累;二是讲究商业传统,重视对人的信用,表现在经营上就是重视信用放款,不重视抵押贷款。应该说,这种习惯长期行之有效,但它适应交往相对简单、规模有限的农业社会,是农业社会的产物。而银行是从西方引进的制度,是工业化的产物,讲究的是对物不对人,因此注重抵押贷款;讲究的是扩大再生产,因此注重公积金的积累。《银行法》的制定者把抵押贷款和公积金积累的规定纳入法律之中,作出明确规定,显然已经有了明显的进步。而且,制定者还因为有中西习惯上的差异,在规定中划出了非抵押放款百分比。但无论如何,这种规定是对过去金融传统在制度上的一种突破,是一种创新,对这期间银行业的稳定和实力的增强,无疑有积极的作用。

3.银行业理论的普及与银行业的发展在分析近代中国银行业的发展和银行制度变革的因素时,社会上对银行理论及银行制度引进、介绍和讨论的作用常常被忽视,实际上,这种理论和舆论方面的准备,对推动银行制度建设的作用不应低估。

西方银行理论自晚清开始传入中国,至北洋政府时期有了新的发展,南京政府建立后由于重视金融银行,同时也由于中国资本主义工商业有了一定程度的发展,市场扩大、商品流通增长,对资金信贷的需求大大增加,钱庄等旧式金融机构由于自身体制的缺陷无法满足新兴产业对资本的巨额需求等原因,客观上造成了中国银行业发展的良机,也从理论上增强了了解银行业的需求。这段时期,理论界银行界除引进介绍西方银行理论外,也出现许多针对中国银行制度,如中央银行制度问题、银行专业化问题、省县和地方银行建设等问题的讨论,这些讨论推进了社会对银行体制、组织、类型等的认识和接受,客观上对这时期银行业的发展从理论上奠定了基础。

据统计,北洋政府时期共出版了18部银行学著作,南京政府时期则出版了42部,其中翻译欧美名著15部,国人自撰27部,1937年前的10年中出版的占绝大部分。这时期理论界和银行界对银行理论和制度建设的注意力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翻译、介绍欧美的银行名著,如童致桢译自柯谋的《美国联邦准备银行制度》(1930年),李达理译自甘奈·马键的《欧美银行制度》(1934年),上海银行调查部经理资耀华编著的《英美银行制度及其银行业之现状》(1936年),以及北京大学教授刘冠英编著的《现代银行制度》(1937年)等。再一个是苏联的金融政策、理论和银行制度的著作也被翻译介绍过来。苏联的银行理论和银行制度在中国的传播,开阔了中国人的视野,使国人在探讨银行体制的构建时,不再仅仅从欧美日等西方国家的银行理论中寻找理论根据,而是将世界银行制度分为资本主义的自由银行制度和社会主义的计划银行制度两种类型,并从这两种类型的对比分析中讨论中国银行体制的弃取。不少人得出这两种银行制度均存在缺陷,中国不能照搬任何一种类型的银行制度,而应建立适合中国国情和经济制度特点的银行制度的结论。马寅初、吴其祥、吴承禧、崔晓岑等人还对中国自清末以来建立的银行制度进行了检讨,揭示其存在的问题和发生的原因,提出了自己对中国银行建设的看法(注:参见程霖《中国近代银行制度建设思想研究》(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1999年)第123页。)。

当然,这时期中国银行业的发展,最终以国民党“四行二局”垄断金融体制的建立而结束,但我们切不可忽视在此前理论界和银行界对西方、苏联银行理论和制度的引进、介绍及讨论,以及在此基础上对创建适合中国国情的银行制度的探讨和追求,正是这些努力,直接间接地奠定了中国近代银行业发展的基础,推动了这期间中国银行业的快速发展。

三、银行业内在因素的变化与银行发展

两次世界大战间外国资本主义对华经济侵略压力减轻的因素,加上中国民族资本主义工商企业的快速发展,客观上给中国银行业的发展提供了难得的机遇。但是,事物发展变化的规律往往就是这样,外在的条件和环境再好,也需要有内在因素的呼应与配合,否则难以获得好的效果或取得成功。

分析1937年前的中国银行业,从其内在因素方面考察,可以发现有几个值得重视的特点。这些特点带有明显的中国社会特色,可以说是特定时期的特定产物。

一支由本国人组成的、数目可观并了解现代西方银行制度、掌握其经营和管理方式的银行家队伍初步形成,可说是这时期中国银行业内在因素中最大的变化和其他变化的基础。当中国第一家银行中国通商银行成立时,中国人对西方银行了解还不多,对怎样管理和经营新式银行更是一知半解,因此,无论在章程还是用人办事上,都是以英国在华的汇丰银行为样板。1896年盛宣怀在向清政府上奏申办通商银行时,就明确声明:“银行用人办事,悉以汇丰章程为准则”。通商银行成立时,在其制定的章程中也公开表示:“本银行奏明,用人办事悉以汇丰为准”。也因此,“京城及通商大口岸均用西人为大班,生意出入银钱均归大班主政”。通商银行在上海总行的大班就是“延定英人美德伦”担任(注:见陈旭麓、顾廷龙、汪熙主编《中国通商银行——盛宣怀档案资料选辑之五》(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第4、49、50页。)。可以想见,之所以用高薪延聘外国人(注:在通商银行与美德伦签订的合同中规定,美德伦每年薪金为规银9000两,两年后可涨到1.2万两。见陈旭麓等主编《中国通商银行——盛宣怀档案资料选辑之五》第52页。),将银行经营大权拱手相让,实在是因为缺乏具有专业银行知识的人才才不得已而为之。这种“华人不知务此”(注:盛宣怀语,见陈旭麓等主编《中国通商银行——盛宣怀档案资料选辑之五》第3页。),“务此”又无人才的尴尬局面,经过多方努力,在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前已有了明显改观。如前所述,这时,中国自己的银行已从1家发展到164家,在这些银行企业中,一批年轻的中国银行家已成长起来。据统计,在近代银行界崭露头角的110名银行家中,出生于1880年以后的就有73人。他们多数受过高等教育,还有48人有留学海外经历(注:徐矛、顾关林、姜天鹰主编《中国十银行家》,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年,第3页。),系统接受过西方经济学、财政学、商学和货币银行学等现代专业训练,其中不乏获得学士、硕士乃至博士学位之人(注:见徐矛等主编《中国十银行家》。该书附有100位银行家小传,加上书中的10位共110位。)。被誉为银行界“四大名旦”的张家áo@①、陈光甫、李铭和钱新之,都是海外归来的留学生。这些人不仅受过西方现代教育,掌握西方现代金融银行知识,并且立志支持民族工商业发展,与外商争夺市场。他们期望以金融资本为核心,结合工矿业、航运、商业等产业,形成大的金融资本集团,走出富国强民之路。这些人既有远大的抱负和开拓精神,又有民族感情和爱国情怀,再加上熟悉国情民风和中国文化,能够在掌握西方现代金融知识的基础上,根据中国的国情文化对银行的经营管理进行变通和改进。他们的知识结构和经营理念,具有这个特定时代的特定痕迹,因此,使得这时期中国银行业的整体素质与此前相比有了明显提高。可以说,这是这时期中国银行业能够快速发展不可或缺的前提条件。

近代中国银行业整体素质的提高,必然在其经营文化和经营理念上得到体现,这也使此期的中国银行业表现出与在华外商银行和传统中国金融机构不同的特色。

首先,他们提出了服务社会的经营理念,把服务社会、服务对象民众化,作为自己银行经营的定位。如新华信托储蓄银行总经理王志莘认为:“凡储蓄信托一切业务所以运用之者,皆当以平民为目标”(注:转引自《近代中国金融企业管理》第252页。)。上海商业储蓄银行总经理陈光甫多次强调该行的宗旨是“服务社会”。他认为:“本行以社会民众为立场,今日有此地位,是社会民众所赐予,换言之,吾人衣食所需,开支所出,亦为社会民众所赐予”(注:上海商业储蓄银行编印《陈光甫先生言论集》,1949年,第103页。)。因此他给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定的行训是“服务社会,辅助工商实业,发展国际贸易”(注:《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史料》,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第58页。)。金城银行总处则在致津、京、沪行的函件中告诫:“近来银行开设日多,对于顾客莫不力图便利,以广招徕。我行业务现尚未臻繁盛,亟应从各方面努力进行,以求发展。便利顾客一端,尤属不可忽视”(注: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金融研究室编《金城银行史料》,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第124页。)。把顾客看成衣食父母,把服务社会作为银行经营的宗旨,是在华外商银行和中国传统金融业都没有也不可能提出的。这种口号由近代中国银行家提出,与近代中国银行家所受的教育和所处的时代环境有紧密的关系,也与第一次世界大战前中国“银行钱庄,在经济上绝无势力,均仰鼻息于外国银行”,而在华“外国银行及其买办之骄人气焰,实难向迩”有关。这一点,陈光甫的经历就很有代表性。他在留美归国创办上海商业储蓄银行之前,任职于江苏银行,“苟至汇丰汇款,必从后门进内,欲见买办固所不能,即欲见帐房亦不可得……十时即往伺候,须至四五时方得办妥”。这种经历,使他痛感“上海之金融势力,实无华人立足之地位”。因此,1915年他在创办上海商业储蓄银行时,便立志改变这种状况,“于是时提倡服务社会之宗旨,凡事不专以牟利为前提,而必须以代人服务为目的……我行之提倡服务,实开风气之先”。由于这种经营理念受到社会的广泛欢迎,上海商业储蓄银行也取得很好的业绩回报,因此,这种经营理念不仅在中国银行业中迅速得到响应和效仿,而且扩展至其他行业,“不特银行均以服务为标榜,即香烟厂亦以服务为号召,无论大小商店无不以服务为言,甚至学校政界亦言服务矣”(注:《陈光甫先生言论集》,第138—139页。)。

其次,在经营方针上,根据“服务社会”的经营理念和中国社会实际,他们实行与外商在华银行和传统金融机构钱庄不同的经营措施。措施之一,是将目光聚集在社会闲散资金上。为此,他们推出创新的“一元储蓄”方式,大力吸收社会零散资金。提倡存款哪怕是点滴资金的存款,遂成为这时期中国金融业经营中前所未有的特色之一。中国传统的金融机构钱庄一向轻视吸收平民存款尤其是社会上的零散资金,在华外商银行也不屑进行这方面的业务,这就给新兴的中国银行业留下了发展的余地和空间。银行这种金融组织的行业特点之一,是支付利息,将分散的社会资金集中起来,加上贷款利率贷放出去,赚取存贷之间的差价。因此,如何吸收存款和是否能吸收到存款,是银行业能否存在和发展的首要条件。眼光对准传统钱庄和在华外商都不注意的社会民众,努力吸收社会游资特别是广大平民的小额资金,提倡储蓄,不仅成为这时期中国银行业服务社会的重要内容,而且成为中国银行业赚取利润获得发展的重要途径。

“一元储蓄”开办之初曾被外商银行和中国钱庄嘲笑,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就遭遇过“某地钱庄以100元来索开储蓄折100扣以事讥讽”之事,但因社会反响良好,在众多华商银行中迅速得到响应和普及,“不数年,同业均依照办理,成为通常之惯例”。金城银行还到冯玉祥的军队中去开办军人储蓄,一元起存,“吸收存款约五十万元左右”(注:《金城银行史料》,第146页。)。为鼓励储蓄,上海商业储蓄银行特意“添制储蓄盒分发储户”,“即未满一元者,亦可领用储蓄盒,逐日将可储蓄之铜元银毫积贮其中,得有成数即送交本行收入折内”,并将此种办法“多方宣传,使民众了解储蓄之功效,鼓舞储蓄之兴趣”(注:《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史料》,第111页。)。为宣传储蓄,金城银行也“印了宣传的小本子到公园或戏院去散发,以为提倡”(注:《金城银行史料》,第146页。)。这时期中国银行业还开办了形形色色的储蓄种类,如零存整取、整存零取、存本付息、教育储蓄、婴孩储蓄、婚丧嫁娶礼券储蓄等。上海商业储蓄银行还到大中学校去开办学生储蓄。另外,这些银行还代收牛奶费、水电费、学费等等,想尽办法设立各种灵活方便的储蓄品种和服务种类,不少都是首创。

此外,他们还打破过去银元存款不给息的惯例(注:过去商业惯例,存款一般按规元记账,不按银元收受存款,钱庄即使在“迫于事实需要及顾客情面,有时亦收受银元存款”时,经同业公议,也“不能计给利息”,且“牢守旧例,不肯改变”。上海商业储蓄银行为吸收存款,首开规元和银元均可开户之例,并且银元存款也付利息,“银元付息,本行实开其端”。且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实行以后,“无一家银行有对银元存款不给息之说”。上述引文见《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史料》第95、96页。),通过建立和加强与洋商大户及国外银行的联系发展国内外汇兑业务等,为自身成长发展开辟道路。为规避经营风险,在经营中厚提公积以及实行高额准备的华商银行也不在少数。

中国银行业实行的这些举措,使其储蓄存款额得以持续上升,实力不断壮大。如上海商业储蓄银行1915年成立时资本总额仅10万元,实收不过8万余元,1927年存款即达3132万余元,1936年更达16901万余元,是同期资本金500万元的33倍多(注:《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史料》,第701页统计表6。)。

在与中国资本主义近代工矿业间的关系方面,近代中国银行业经历了一个日趋密切的发展过程。第一次世界大战前,与中国传统金融机构相比,中国近代银行业并不占优势。其中原因除了此时中国近代工矿业的数量不是太多,银行业的力量也相对有限外,还与中国悠久的商业历史中,传统金融机构已经奠定下雄厚的基础并形成了一套顺应中国商人经营的习惯有关。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及其后,中国近代资本主义企业和银行业都经历了一个快速发展时期,在这个过程中,如前所述,中国近代银行业已具有相当规模,并在金融市场上逐渐占据了主导地位。此时,中国近代银行业对近代工矿企业的融资规模和范围都有显著增加(注:参见李一翔《近代中国银行与企业的关系(1897—1945)》(台北东大图书公司,1997年)第一章。),如金城银行1919年对工商企业和铁路的放款达281万元,1923年增为759万元,1927年又增为1532万元(注:《金城银行史料》,“前言”,第14页。)。上海商业储蓄银行1926年末对工矿企业的放款也达360万余元,“占全部放款总额的19.9%”(注:《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史料》,第161页。)。但更明显的变化出现在1927—1937年。这种变化不仅表现在前述中国近代银行业实力的增长方面,更表现在银行业的业务范围不断拓宽、与国民经济的联系越来越密切上。

据统计,上海15家重要银行1930年对工矿企业的放款总额是9149万余元,1933年增为16338万余元,1936年又增为29125万余元,7年间增长约2.18倍(注:李一翔《近代中国银行与企业的关系(1897—1945)》第65页表13。)。王宗培曾对1932年至1939年的100家企业资本构成情况做过调查,这100家公司自有资本总额262206767元,其中从银行借入的资金(包括少量钱庄借款)为114846975元,占自有资本的32.95%(注:陈真编《中国近代工业史资料》第4辑,三联书店,1961年,第67页表9。)。在对近代工商企业的放款中,民族资本银行始终占据重要地位,金城银行对工矿企业的放款一般占其放款总额的20%以上,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大体在30%以上,浙江兴业银行的比例更高,一般在50%左右,最多达到61.9%(注:参见李一翔《近代中国银行与企业的关系(1897—1945)》第67页表14。)。引人关注的是,进入30年代以后,中国和交通银行对工商企业的放款也出现了大幅度的增加,中国银行的“工商业贷款每年增加投放3000—5000余万元。1936年底的余额,工业贷款8022万元,商业贷款4亿元”(注:中国银行行史编辑委员会编著《中国银行行史(1912—1949)》,中国金融出版社,1995年,第255页。)。交通银行“截至二十五年度年终止,全体工商放款总额为6922万元,比较二十四年度激增至3555万余元,以与二十一年度总额相比较,则增多之数,竟达十倍左右”(注:交通银行总行、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合编《交通银行史料》第1卷上册,中国金融出版社,1995年,第289页。)。

值得注意的是,在银行业的放款活动中,除放款额稳步增加外,放款时还根据中国国情,实行抵押和信用放款相结合而以抵押放款为主等灵活多样的方式。抵押放款是以货物、证券、土地、房屋等实物为凭信,借款人如不能按期归还借款,债主可以处分抵押品以之抵债。因此这种放款属于“对物”信用。信用放款则并无任何抵押品为之保证,全凭借款人之信用为保证,是“对人”信用。与西方不同,信用放款在中国具有悠久历史。这一点,正如上海钱业公会会长秦润卿所说:“银钱两业虽同为金融机关,然实有根本不同之点。盖钱业放款,凭对方信用,故称信用放款,历来如是。”(注: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编《上海钱庄史料》,上海人民出版社,1960年,第215页。)为适应中国社会的经商习惯,不少银行自己设立调查处,对贷款对象进行信用调查,在有一定把握的情况下,适当地进行信用放款和透支业务。这种做法,不仅扩大了业务范围和服务对象,也为自己的发展开辟了更多的途径。30年代,“沪津汉各埠银行同业,更设有中国征信所,专任各业信用之调查,报告银钱同业,以备参考”(注:杨荫溥:《中国金融研究》,商务印书馆,1936年,第159页。)。

银行年度总结范文第5篇

一、坚持出入库为中心,努力做好现金的投放与回笼工作。

1、努力做好现金投放与回工作。截止11月底止,共投放现金55.6亿元,回笼现金75.1亿元。确保了全市合理的现金供应,及时回笼现金入库。

2、积极调入20元券以下小票人民币及零币。全年共调入20元券以下小票及零币共计6256.9万元,基本满足社会对小票人民币及找零的需求,确保流通中人民币结构基本合理。

3、加快回笼残损人民币进度。截止11月底,共回笼各券别残损人民币1.02亿元,进度有所加快,促进了商业银行剔破积极性,维护了流通中人民币的整洁度。

二、突出安全工作为重心,确保发行库的安全。

1、认真开展发行库工作的全面检查。11月中旬,支行组织办公室、内审、营业室、保卫、发行等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开展了对发行库工作的全面检查。发现问题及时落实措施予以整改。

2、积极开展发行库安全检查。7月份,支行组织对发行库安全的专项检查,狠抓安全措施落实。

3、切实履行查库职责。严格按照规定履行查库职责,正副库主任每月查库不少于1次,部门负责人不少于3次,认真核对发行基金,检测库房各类设施与设备;从10月份开始,正副库主任查库,按规定内审、会计、保卫等部门相关人员参加。

4、落实发行库工作实时和事后监督管理机制。年度更加严格落实发行库工作实时和事后监督管理机制,发行部门负责人绝大部分时间采取跟班的方式实行对发行库工作的监督。截止11月底止,实行实时和事后监督共110次,其中跟班监督74次,实时监控监督26次,录像回放监督11次。

5、加强库区安全管理。切实落实措施,在出入库期间关闭库区大院铁拉门,使库区达到准“三隔离”要求。

6、举行安全管理演练。10月下旬,与保卫部门联合举行发行库突发事件“歹徒侵入抢劫”演练,进一步熟悉预案,提高处置突发事件的能力。

三、大胆开拓,积极深化创新工作,取得明显实效。

(一)“堵疏结合”,大力推进非现金支付结算工作。

今年以来,人行市支行一方面加强现金管理,一方面加强对非现金结算的引导,通过“一堵一疏”,大力推进非现金支付结算。各商业银行与农村合作银行积极宣传非现金结算方式,特别加强现代金融工具的宣传,现金结算得到有效控制,非现金结算占比迅猛提升,辖区逐步形成了非现金结算为主,现金结算为副的良好局面。

1、大力加强现金管理,为非现金支付结算营造良好环境。

继续严格实施现金、帐户、本票“三位一体”的《现金公约》,并取得良好的效果。一是金融机构加强了现金管理,把现金管理纳入考核,严格控制不合理现金支付;二是金融机构的现金支付增速得到明显控制,据统计,年1—10月,全市金融机构现金收付量为3810亿元,比上年同期仅增加了203亿元,而未实施《现金公约》的时候,全市金融机构的现金收付量平均每年以900亿的速度增长,现金支出控制效果明显。

2、采用多种形式,加强非现金结算宣传。

(1)、商业银行宣传。主要的宣传形式:电视、报纸、窗口、客户座谈等。选择电视、报纸等媒体开设金融专栏,不定期开展非现金结算普及宣传,宣传“三票一卡”基本知识、开展网上银行等电子银行产品专题介绍、及时介绍影像支票系统、小额支付系统、大额支付系统、个人支票等最新金融产品;举办大型网上银行培训、推介会,邀请已开办网上银行的企业会计人员及个人客户谈心得体会、银行相关人员进行网上银行终端演示,指导客户进行网上银行操作;举办银行卡推广会,大力发展pos机特约商户,增设atm机,大部分银行开展了涮卡有奖活动,创造用卡良好环境,鼓励个人用卡;所有金融机构网点常年备有相关宣传资料,以备发放或索取。主要特色服务:所有分理处以上金融机构开办本票业务,大部分金融机构开展办理本票“一站式”服务,办理本票时间比原来缩短了5—10分钟;所有金融机构网点建立了客户经理制,形成了客户经理与客户一对一的关系,有利于客户经理针对性的宣传;大部分金融机构网点设立了大堂经理,提供引导服务,比如将小额提现客户引导到自助银行办理、将未预约大额提现客户引导办理本票等;大部分银行把支票、本票、银行卡转帐等业务移向低柜区,便于与客户面对面的交流,有利于向客户推广使用支票、本票等非现金结算方式;所有支行级金融机构设立了贵宾区,向重点客户提供方便、快速的非现金结算服务。

(2)、人民银行宣传。今年以来,人行市支行已举办了对金融机构相关人员的影像支票系统、小额支付系统的培训;6月份,组织金融机构开展金融知识送下乡活动,其中把非现金结算知识作为重点内容;11月份,组织金融机构开展“四个一百”非现金结算专题宣传活动,即“进入100家企业宣传”、“进入100个乡村宣传”、“进入100家商店宣传”、“进入各大型专业市场的100户经营户宣传”等。同时,在《日报》及时宣传重大金融创新产品,尽量扩大宣传面,深化宣传效果;11月22日,组织各金融机构顺利进行“非现金支付结算日”活动,并在广场举办大型主题为“金融服务现代化,带您走进现代化生活”的非现金支付结算知识咨询活动,形成户内户外宣传联动,取得良好效果。

3、非现金结算的主要成效。

通过加强现金管理,大力加强非现金结算的宣传与推广,非现金结算方面取得了明显成效,非现金结算占比越来越大,其替代性作用越来越明显,本票业务发展势头迅猛,稳居温州县(市)之首,网上业务直线上升,金融电子产品正在走向普及,银行卡业务稳步发展。

(1)、非现金结算量占比越来越大,占据主要地位。比如,工行市支行年1—10月份非现金结算量为2495亿元,占所有支付总量的86.6,比上年同期增加了9.3;农行1—10月份为2895亿元,占所有支付总量的70.4,比上年同期增加了34.9;中行1—10月份为621.1亿元,占所有支付总量的81.2,比上年同期增加了4.3;建行1—10月份为480亿元,占所有支付总量的70,比上年同期增加了14。

(2)、本票业务发展速度迅猛。据统计,全市金融机构1—10月份共签发本票91623笔,合计金额8595065.65万元,分别比上年同期增长了99.9、78.5。比如,工行年1—10月份共签发本票7267笔,金额合计313568.4万元,比上年同期分别增加了137.1、206.5;中信银行1—10月份签发本票3878笔,金额合计467019万元,分别比上年同期增加了62、71。

(3)、网上银行业务直线上升。比如,农行年10月底止,新增个人网银8100多户、新增企业网银220户,1—10月份,合计交易额220亿元,电子渠道占比为46.41,交易额比上年同期增长了32.1;中行年10月止,网上银行客户1万余户,1—10月份交易额1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了320;建行网上银行业务发展也很快,电子银行替代率达到40,其中1—10月份对公网上交易额49亿元,比上年全年增长了80,个人网上交易额32亿元,比上年全年增长了50以上。

(4)、银行卡使用稳步增长。比如,中行1—10月份银行卡涮卡量达4200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了87;中信银行1—10月份自助银行结算量平均每天180多笔、金额约16万元,而上年同期每天为70多笔、金额约5万元。

(二)以农村为重点,精心打造反假币“三个一”工程。

1、完善一套农村反假币工作网络。

人行市支行在去年建立的“农村反假币兼职宣传员”与“农村反假币协理员”的基础上,今年进一步加强农村反假币网络建设。在全市所有农村乡镇包括办事处设立39家“农村反假币工作站”,在农合行所有农村支行设立8家“农村反假币指导站”,在全市近1000个自然村选择472个设立“农村反假币网络点”,形成了一个由政府、银行、乡村共同参与的“三位一体”的农村反假币工作网络。

2、建立一套多层次全方位的农村反假币培训体系。

人行市支行针对广大农村人员文化水平相对较抵的现实,提出了农村反假币宣传以面对面培训传授为重点形式的思路,建立了以人行、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为培训主要责任人,以“三农”、重点企业与现金收支大户以及中小学生为主要培训对象的农村反假币培训机制,从7月份开始,精心组织,开展一系列培训工作。到目前为止,人行市支行从七—八月份二个月共9期完成对全市金融机构所有网点1000余会计人员的反假币培训,为每个网点培养了反假币骨干人员,为全面深入农村反假币工作打下坚实基础;同时,帮助市浦发银行完成对其重点开户企业及重点个人客户的反假币培训,其余3家股份制银行的重点客户的反假币培训正在组织之中。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也根据承担的职责开展反假币培训,据了解,市工行已开展对中小学生、市职业中专财会班学生以及超市、高速收费站等收银员的反假币培训。市中行已开展对农村重点进出口企业会计、出纳人员的本外币反假培训。市农合行已制订了《市“三农”反假币培训方案》,以“农村反假币网络点”人员为重点培训对象,以农村各支行为主要责任人,人行市支行提供师资与培训资料,分期分批开展对“三农”的反假币培训。9月份,按计划完成对高楼片区重点“三农”人员的培训,参加人员近40人。合计,今年培训各类人员1500人次。

3、制定一套农村反假币宣传长效机制。

人行市支行在反假宣传中以注重实效性为目的,反对形式主义,坚持日常宣传与集中宣传相结合的方针,制定一套农村反假币宣传的长效机制。首先采取多种形式,做好日常宣传工作。一是金融机构各网点窗口常年配备反假币宣传资料,特别规定金融机构在收缴假币过程中,同时要做好对持有人的反假币宣传,传授简易的假币识别技术,发送反假币宣传手册;二是征订或自行制作反假币宣传资料,免费分发到各“农村反假币工作网络”成员,尽可能扩大农村反假币宣传面,提高广大农村反假币的知晓度;三是加强反假币信息交流,同时要求各相关单位将反假币信息及时在《日报》等媒体上刊登,保证市民及时了解反假币信息;四是充分利用现有平台开展反假币宣传,目前,人行市支行在市财政局的《会计》刊物上刊登反假币材料,使反假币宣传辐射到全市所有企事业单位;举办电视反假币专题宣称活动,为了更好地展反假币宣传,提高市民反假币意识,10月10日,市支行联合瑞开安电视台录制一期反假币宣传活动专题。

本次宣传专题,采用记者提问,货币金银人员回答的形式,以“一看二摸三听四测”假币识别基本知识、假币犯罪相关法律法规条、残损币兑换比例等为主要内容,并告知了市支行的咨询电话号码。10月12日,电视台共二次播出,市民反映强烈,咨询电话接连不断,收到了良好的宣传效果。其次落实责任制,做好反假币集中宣传工作。鉴于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已主要承担反假币培训工作,反假币集中宣传工作的责任重点落实到其他股份制商业银行、邮储及农合行,区分不同情况,分别明确责任制。针对股份制商业银行的服务对象主要为中小企业、个体经营户特点,因此,把中小企业、农贸市场、小商品市场、超市、商业街等划分为股份制商业银行的宣传责任区;利用邮政部门的邮寄便利,把邮储的反假币宣传工作责任区确定为社区及重点收费单位;根据农合行网点在农村分布广的特点,把广大农村列为农合行的宣传责任区,充分与“农村反假币网络点”联动,相互协作,突出以“种田大户、种植大户、养殖大户”为重点。在集中反假币宣传工作中,采取设置固定宣传点与流动上门宣传相结合的形式,以发放宣传资料与提供咨询相结合的方式,提高集中反假币宣传传导的有效性。今年,合计发放各类宣传资料约20000份。

(三)以提高效率为目的,继续深化出入库管理。

1、建立出入库管理机制。具体规定:商业银行必须保留足够的库存现金。一日出库量须满足三日的现金需求,最少不得低于二日。上日入库(或出库),次日原则上不得出库(或入库)。新机制的实施,大大减轻发行库工作压力,能发行人员抽出更多的时间从事管理与调研工作。改变了过去商业银行出入库随意的做法,结束了人行发行库作为商业银行业务库使用的历史。

2、大力推行商业银行间现金相互调剂的方式。通过细致的工作,5月份开始,农行交行现金供应,极大减少辖区现金流入量,减少支行库容压力;11月份,工行撤库后,经过牵头,中行由原先与工行进行现金调剂转为与农行进行现金调剂,进一步减轻库房工作压力。

3、建立入库现金质量反馈机制。继前几年推出的《市支行出入库管理规定》、《市支行残损币工作管理办法》等后,今年又制作出台了《市支行入库现金质量登记簿》,及时登记商业银行入库现金质量情况,并做到即时反馈,大大提高了入库现金的“五好”标准。

四、依法开展监管工作,努力创造和谐金融生态环境。

今年以来,大力开展各类检查活动,依法实施监管工作。分别于5、10月份共对7家金融机构人民币收付业务进行了检查,并对其中1家金融机构进行了行政处罚;在上下半年支行对辖区金融机构开展综合业务检查中,分别对2家金融机构的现金管理和反假币工作进行了检查;4月份进行了对市区非法使用人民币图样制作、销售冥币行为的检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