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秘书网 > 论文中心 > 医学护理论文 > 医学教育论文 > 正文范文

医学组织学教学医学教育异同分析

发布时间:2016/2/29 15:38:15   阅读:

【摘要】以中国和日本两国基础医学教育中的一门学科-《组织学》为基础,通过对比使用教材,学生学习模式,考试方式,探讨两国在高等医学教育中的特色和差异,从比较中得到启示,为提升我国医学教育水平以及我国医学教育改革提供思路。

【关键词】医学教育;中日对比;组织学教学

医学是一个特殊的科学领域,承载着全人类生存和发展的重任,因此更加需要全球合作交流。除了医学科学成果的交流之外,医学教育模式和教育理念之间的交流也应当受到重视[1]。医学教育方式体现了人才培养格局,间接反映了未来医学发展的潜力[2]。现代医学大多是从国外传入国内,因此经常会有中国和美国医学教育之间的对比分析[3]。同为引进现代医学的亚洲国家日本,有先进的理念值得发掘和引入,比较中日之间的医学教育会是一个新鲜的角度,尤其是在基础医学教育方面。以此角度的对比来说明两国的教学模式差异,对我国医学教育走向国际化提供线索和经验。

1组织学教材选择的对比

我国西医类院校本科使用教材基本是人民卫生出版社的各学科教材,教材使用为5年一版。用这种方式的优点在于,学科基础科学知识稳定,全国统一教材方便教学经验的交流。缺点就在于任课教师不能根据学科和自身的特点选取教材,对该学科前沿科学研究更新较慢,不利于激发学生对科学前沿的兴趣。日本医学本科教育的教材没有全国统一版本。承担某个学科的教研室以教授为领导人,可以有权自主选择教材[4]。以日本山梨大学医学部解剖分子组织学教研室为例,其主要承担组织学教学。科室教授主编了《图说组织学》一书,所用教材只有图及图示说明。这种图谱形式的教材优点在于形象生动,缺点在于没有系统讲解,不便于循序渐进的学习,由于没有统一教材,也不利用各高校之间的教学经验交流。

2组织学教学方法的对比

我国组织学的教学,是按照教学大纲规定的学时来进行,在此基础上继续划分为理论教学与实验教学两部分。通常理论教学与实验教学是在理论教学进行到一定阶段后才会安排实验教学部分,这种安排比较符合一般学习特点。日本的组织学教学,也分为理论教学和实验教学两部分。但是两部分几乎是同时进行的。这样安排课程的学习,有利于学生及时巩固理论课的内容,加强记忆;同时方便师生之间交流,使得教师和学生互相了解,一方面体现出教师的教学效果,另一方面调动了学生学习的主动性。

3组织学考核办法对比

国内组织学考核分为理论考试和切片考试两部分。理论考试一般定在学期末,以各种题型来囊括重要知识点,例如有填空题,名词解释,单项选择题,多项选择题,判断改错题,简答题和问答题。题型多样化,难易程度分明,有助于改卷后分析试卷,得出学生在学习过程中难于掌握的知识点,了解学生学习的整体状况。切片考试一般是将切片置于显微镜下要求学生答出相应组织结构。日本的组织学教学也分为理论考试和切片考试两部分。期中和期末各有一次考试,均包括理论考试和切片考试。理论考试全为问答题,答题方式要求通过画图来解答,并进行简要的阐述。切片考试程序为:第一阶段观看电视屏幕,由教授随意指出一个结构,学生在答题纸上填写,填写内容包括日文名称和英文名称;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分别由教授和副教授主考,考试方式相同,先在镜下观察切片并在答题纸上画出主要结构,标注相应名称,再看电镜照片,回答提问箭头的结构,并简单画出来,最后考官再随机提问题,答错扣分,答对加分。这样复杂的考试程序,要求学生全面掌握所学内容,最关键的是日本的医学形态学教学重视以图说话。这种考核方式比较符合形态学的特点,有利于教师通过图示讲述形态特点,也便于学生利用图示来理解记忆学习。

4学科教师配伍和管理对比

国内的医科院校的院系设置中,以教研室为单位来承担对应的教学任务,组织学与胚胎学是其中之一,以主任负责制,主任管理教研室所有教师。教研室日常教学的事务由各位教师完成,由主任指导监督和负责。主任对教研室负责,同时受所属学院管理。这种管理模式,层级结构分明,符合中国普遍管理模式,不利之处在于管理层次过多,不容易根据学科特色发展教研室队伍。日本的医学院校的行政管理,不是主任负责制,而是教授负责制[5]。在同样是以教研室为单位的区划中,日本医学院校的一个教研室里只有一个教授,教授负责管理该教研室,同时在全校组成教授会,以民主投票方式决定学校内的重大事件。这样的管理模式,有助于教研室自由自主发挥,教学科研均不受行政干预。

5讨论

通过比较教材选择,教学方式,考核方式及教师配伍等方面,可以看出我国的医学教育在某些方面还显得不够灵活,对基础医学教育的投入跟日本等发达国家相比有较大的差距[6]。我国的医学教学方式仍然是传统的理论授课与实验教学为基础,这种传统模式是以教师为中心,注重理论知识的传授,但是忽略了学生学习的主动性以及抑制了学生的创造性。通过对比中日两国在基础医学方面教学的对比,了解我国医学教育的现状,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以达到调整模式,优化教学,接轨国际的目的[7-8]。

参考文献

[1]何亚平,刘立萍.从中外医学教育标准的差异看医学生的人文素质培养[J].医学人文教育,2008,29(1):68-71.

[2]尹晓然,张军.国外临床医学教育现状以及对我国教育体制改革的启示[J].西北医学教育,2006,14(3):271-274.

[3]俞方,夏强,罗建红,等.借鉴美国医学教育,培养卓越医学人才[J].中国高等医学教育,2011(2):3-7.

[4]李建军,黄健.高等教育与幸福-基于中日两国微观数据的研究[J].北京大学教育评论,2015,13(1):96-107.

[5]汪秀玲,刘长庚.中日医学教育方法的比较[J].中国高等医学教育,2007(8):28-29.

[6]张杨.中日高等教育政策与财政比较[J].教育与经济,2002(2):29-31.

[7]易露茜,程伯基,赵士斌,等.全球化背景下的医学教育研究与改革趋势[J].西北医学教育,2005,13(6):641-643.

[8]程现昆,李连宏.我国高等医学教育的理念,目标与定位[J].中华医学教育杂志,2006,26(6):7-10.

作者:陈姣蓉 单位:湖北中医药大学

免费复制文章

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3秒钟免费获得
下载验证码

文秘指导服务
编辑一对一跟踪服务,不成功不收费

  • 十年平台
  • 资质合规
  • 不成功退款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所选用的图片和文字均来源于网络和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侵权请立即拨打电话0825-6877911,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国家备案:工信部备案:蜀ICP备09010985号-12   川公网安备:5109220200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