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中心 > 老年护理知识

老年护理知识范文精选

老年护理知识

老年护理知识范文第1篇

关键词:老年科护士;疼痛管理;知识;态度

国际上疼痛已被作为除体温、呼吸、脉搏、血压以外的第五大生命体征[1],在我国疼痛的评估和干预也做到了大规模的推广和宣传,相应对护士进行疼痛培训课程也由各大医院召开,其中包括浙江邵逸夫医院主办、四川华西医院主办、丁香园主办、北京医院主办的等。疼痛作为老年综合症(常见的老年综合症主要包括吞咽障碍、营养不良、尿失禁、跌倒、骨质疏松症、慢性疼痛、肌容积减少症、卧床不起、便秘和睡眠障碍等[2])之一,严重影响者老年人晚年的生活质量,本研究希望通过调查了解老年科护士对疼痛管理知识和态度情况,针对认识比较薄弱的方面提出建议和对策以期提高护理人员对疼痛的评估和干预能力。

1对象和方法

1.1研究对象采用自愿原则对太原市老年科护士进行微信问卷调查,问卷回收204份,完整率为100%。护士来自二级乙等及以上的医院,其中三级甲等医院护士所占的比例是79.4%;年龄均大于20岁,其中40岁以上人数所占比例为12.3%;护龄6年及以上所占比例为60.8%;学历本科及以上所占比例为84.8%;学习疼痛知识的方法包括上学期间(67.7%)、讲座(45.6%)、科室或院里的业务学习(71.1%)、岗前培训(12.3%)、多媒体等渠道(34.3%)、参加会议(23.0%);71.1%的人参加过继续教育;57.8%的人参加过相关培训;仅仅有18.6%的人对疼痛了解;大家所知道的疼痛评估工具有:视觉模拟评定法(39.2%)、数字式疼痛评定法(29.4%)、文字描述式评定法(27.5%)、23.5%的人不知道;大多数人对疼痛知识学习的意义认为:能够掌握更多更全面的知识,有助于正确评价患者的疼痛,帮助其减轻痛苦,提高其生活质量;为判断患者疼痛程度及相关护理提供指导;促进康复,积极治疗等。

1.2调查工具1.2.1童莺歌翻译修订的疼痛认知和态度调查问卷[3](KnowledgeandAttitudesSurveyRegardingPain,KASRP)该问卷为BettyFerrell及MargoMcCaffery设计并不断修订,2008年4月是最新一次修订[4]。源英文问卷的重测信度为r>0.80,内容一致性信度为r>0.70,经童莺歌修订后该问卷由40个条目组成,内容涉及到疼痛评估、处理、用药原则及案例分析等方面。条目1~22为是非题,23~36为选择题,37~38为案例分析,每个案例分析都包含2个分条目,为37A、37B、38A、38B。评分时参照标准答案,计算答对题数所占的比率,即答对率=答对题数/总题数×100%。根据疼痛认知和态度调查问卷作者建议,答对率80%设为及格分数[5]。1.2.2一般资料调查表内容包括性别、年龄、所在医院级别、护龄、职称、学历、是否接受过继续教育,参加相关培训、学习相关知识的方法、疼痛评估工具、开展疼痛学习的意义、对疼痛知识自我掌握的评价等。1.3实施方法制作微信问卷,发放到山西老年护理专业委员会群里,请大家协助调查,由微信填写并提交问卷,这样既能节省大家的时间,又能保证问卷回收的质量,提高问卷回收率。1.4统计学方法采用SPSS13.0对回收的资料进行分析,计量资料采用统计学描述,计数资料采用统计学率和频数进行分析,检验水准α=0.05。

2结果

2.1204名老年科护士疼痛认知和态度得分情况204名护士得分为(17.50±0.21)分,最高分为25分,最低分为9分;设答对率80%为及格分数,本组护士无人达到该标准,答对率最高仅为62.5%,204名护士正确率为(42.5±0.5)%。2.2204名老年科护士疼痛认知和态度问卷答对率前10个条目见表1答对率最高为条目16,由表1可见老年科护士对疼痛评估方面知识答对率较高。2.3204名老年科护士疼痛认知和态度问卷答对率后10个条目见表2答对率最低的是条目37B,由表2可见老年科护士对疼痛药物管理方面知识较欠缺。

3讨论

3.1老年科护士疼痛认知和态度亟待提高由于老年患者疼痛感觉下降和社会认识不足,大部分患者存在的轻到中度持续慢性疼痛易被医务人员及患者家属忽视[6],临床工作中对老年患者的慢性疼痛管理不够理想,护士缺乏疼痛评估和干预方面的相关知识。本研究204名护士得分为(17.50±0.21)分,设答对率80%为及格分数,本组护士无人达到该标准,答对率最高仅为62.5%,总体正确率为(42.5±0.5)%,充分说明老年科护士对疼痛一般知识、疼痛的评估、药物知识和干预等方面知识欠缺。同国内其他研究者的相比:平均得分和正确率均高于陈晓燕等[7],该调查外科护士得分和正确率依次为(15.75±3.41)分和(39.38±3.98)%,也高于南桂英等[8]对产科护士的调查结果(12.53±1.40)分和33.80%,但此调查结果低于Glajchen等[9]的报道,美国1236名居家护理护士的疼痛知识回答正确率为56%;意大利护士的正确率为59%[10];澳大利亚护士的正确率为71%[11],老年科护理人员急需疼痛方面的相关培训和教育,这样才能够更好更准确地评估老年患者的慢性疼痛,并给予及时恰当的干预和观察,更好地为老年人服务,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

3.2提高老年科护士对疼痛认知和态度管理策略

3.2.1增强护理人员自主学习能力和自我效能本研究得出23.5%的人对疼痛评估工具一种都不知道,仅仅有18.6%的人对疼痛了解,说明其日常并不注重自我学习。自主学习是指个体主动地借助或不借助他人的帮助来判断自己的学习需要,制订学习目标,确定学习的人力及物力资源,选择及实施适宜的学习策略以及评价学习结果的过程[12],自主学习能力是护士综合素质的重要体现[13]。通过个人自主学习,学生可以做到独立的分析、探索、实践、质疑、创造等方法来实现学习目标。自我效能(self-efficacy)是指个体对自己组织和实施特定行为以达到预期结果的能力判断。它关注的是个体对自己行为能力的信心程度,而不是个体已经拥有的技能多少[14]。王振宏等[15]研究揭示,自我效能感与学习策略存在显著正相关,自我效能感对学习策略运用的预测性较高,同时自我效能理论认为个体的自我效能与其行为水平间是一种相互作用、相互促进的动态发展关系,这提示我们要提高医学生和医务人员的自我效能水平,促进疼痛相关知识的学习。丰富自身医学知识,培养其日后解决临床疑难问题的能力。以期更好地为社会服务。

3.2.2加强在校护生疼痛相关知识教育力度设答对率80%为及格分数,则本研究调查结果显示老年科护士(67.7%的人在上学期间学过相关知识)对疼痛认知和态度方面知识无论何种学历得分都不及格。说明我国目前各高校对疼痛相关方面知识设计深度和广度不够,这也许与我国的整个护理教育体系有关,我国护理院校对疼痛管理还缺乏统一规范的教育,学生仍然存在着对疼痛管理知识理念和麻醉性镇痛药成瘾性认识上的偏差。这些知识缺乏和认识上偏差将影响护生成为临床护士后对临床疼痛恰当的评估与处理[16]。护士从学校到医院所接受的疼痛教育和相关培训知识是有限的,并不会随着学历的提升而有所增加。甚至有23.5%的人不知道疼痛评估工具。所以应从医学生阶段抓起,各大高校应注重疼痛方面基本理论知识的教授。

3.2.3加强护理人员对疼痛管理继续教育、相关培训和讲座力度本研究得出只有57.8%的人参加过相关培训,只有12.3%的人岗前培训有讲解疼痛相关知识。李伦兰等[17]调查研究发现系统学习过疼痛相关知识和经常从学术期刊上查阅疼痛相关文献的护理人员,其疼痛知识和态度问卷得分较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同时相关研究[18]已经证实,疼痛教育项目对提高医务人员的知识、改变临床疼痛管理实践是有效的。所以对于医院管理者来说,可以成立医院疼痛管理小组,要定期举办相关方面知识的系统化培训。本研究中只有23.0%护士参加过疼痛相关会议,因此可以根据自己医院做得不够好的,可以给优秀员工申请外出学习的机会来引进好的疼痛管理理念。可以培育老年专科护士来系统学习老年综合征的管理和护理,尤其是关于疼痛评估和非药物干预方面的知识,建立规范化的老年患者疼痛管理模式和流程,提高老年科护士的疼痛知识和态度得分。更专业地减轻老年患者的疼痛,同时增进患者的舒适感觉。总之,本研究调查结果显示老年科护士疼痛认知和态度方面的知识有待提高,希望通过上述对策能提高对老年患者疼痛管理的质量,减轻患者的痛苦,提高生活质量。

参考文献:

[1]MerbothMK,BarnasonS.ManagingPain:TheFifthVitalSign[J].JNursClinNorthAm,2000,35(2):375-383.

[2]张玉芹,陈雪丽.老年综合征的预防与康复[M].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2014:1.

[3]童莺歌,叶志弘.《疼痛管理知识和态度的调查》问卷的汉化及应用测试研究[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0,26(4B):66-68.DOI:10.3760/cma.j.issn.1672-7088.2010.04.056.

[4]LouiseP,CynthiaL.NursingStudents,KnowledgeandAtti-tudesRegardingPain[J].PainManagementNursing,2006,7(4):167-175.DOI:10.1016/j.pmn.2006.09.003.

[5]McCafferyM,RobinsonES.YourPatientIsinPain-here’sHowYouRespond[J].Nursing,2002,32(10):36-45.

[6]李征华.老年慢性疼痛96例的护理体会[J].实用临床医学,2010,11(7):103-104.DOI:10.3969/j.issn.1009-8194.2010.07.057.

[7]陈晓燕,郁燕,王艳,等.外科护士疼痛管理知识与态度的调查分析[J].国际护理学杂志,2015,34(21):2919-2921.DOI:10.3760/cma.j.issn.1673-4351.2015.21.013.

[8]南桂英,王慧玲,朱迎春,等.产科护士疼痛知识调查与分析[J].中国护理管理,2009,9(2):38-40.DOI:10.3969/j.issn.1672-1756.2009.02.013.

[9]GlajchenM,BookbinderM.KnowledgeandPerceivedCom-petenceofHomeCareNursesinPainManagement:ANa-tionalSurvey[J].JPainSymptomManage,2001,21(4):307-316.

[10]VisentinM,TrenfinL,MarcoRD.etal.KnowledgeandAttitudesofItalianMedicalStaffTowardstheApproachandTreatmentofPatientsinPain[J].JPainSymptomMan-age,2001,22(5):925-930.DOI:10.1016/S0885-3924(01)00355-4.

[11]VanniekerkLM,MartinF.TasmanianNurses’KnowledgeofPainManagement[J].IntJNursingStud,2001,38(2):141-52.DOI:10.1016/S0020-7489(00)00053-5.

[12]StrannegardO,StrannegardIL.TheCausesoftheIncreas-ingPrevalenceofAllergy:IsAtopyaMicrobialDeprivationDisorder[J].A1lergy,2001,56(2):91-102.

[13]谈存梅,齐海燕,杨菊兰.护士自主学习能力的现况调查与分析[J].中华护理教育,2013,10(8):371-373.DOI:10.3761/j.issn.1672-9234.2013.08.014.

[14]BarbaraKH.FocusonHealthPromotion:Self-efficacyinOncologyNursingResearchandPractice[J].HAAS,2000,27(1):89-97.

[15]王振宏,刘萍.动机因素学习策略智力水平对学生学业成就的影响[J].心理学报,2000,32(1):65-69.

[16]陈素娟,冯金娥.本科实习护生疼痛管理知识认知现状调查[J].护理学报,2009,16(6B):12-14.DOI:10.3969/j.issn.1008-9969.2009.12.005.

[17]李伦兰,倪秀梅,甘玉云,等.227名骨科护理人员疼痛管理知识和态度调查分析[J].护理学报,2014,21(19):44-48.

老年护理知识范文第2篇

【论文摘要】上海已进入老龄化社会,老年护理需求增加,如何保证“老有所养”成为一个急迫的问题。与此同时。家庭结构的变迁、人口流动性的加大,传统的家庭照顾模式又面临挑战。医疗护理与生活护理的边界不清,带来过度住院问题,造成医疗保险基金的严重压力。建立老年护理制度,成为探索解决这一系列问题的一种途径。

随着经济和社会发展,医疗卫生条件的不断进步,人口预期寿命不断提高,同时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使生育率大幅下降,导致中国从1999年末就进入老龄化社会。老年社会的护理需求日益紧迫。

1老年护理保险制度建立的必要性

家庭养老难以为继,而设施养老不仅不符合中国人“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且严重不足。至2006年末,上海共有养老机构560家,床位6.98万张。设施养老供求之间存在较大矛盾,只能以社会化的居家养老方式应对未来更为严重的老龄化趋势。即使在发达国家,也以居家养老为主,90%以上的老人仍然生活在家庭之中,美国95%的老人过着家庭生活,英国只有占2%的老人住在养老院里,因此,我国探寻社会化的居家养老模式就成为一种必然。发达国家在以居家养老为主的同时,也建立相应的服务机构,提供老年人所需各种服务,进行社区照顾,这种家庭与社区结合的模式可以作为我国养老模式的借鉴。

目前我国社会化的居家养老存在两个主要问题:一是老年护理服务提供不足;二是护理费用负担沉重。据老龄办13前的《我国城市居家养老服务研究》显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满足率却只有15.9%,其中家政服务满足率为22.61%,护理服务则仅为8.3%。居家护理不足,导致老年人及家人常以医院护理代替居家护理,符合出院指征但是拒绝出院的情况经常发生,理由就是出院后无人照料。仅以上海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基金为例,其所负担的上海城镇在职职工和退休职工的医疗费用比为1:3.5,医改实施前为1:2。对2001年_2o07年医保支付范围内医疗费用分析可知,在职职工与退休职工的门诊次均费用无显著差别,而住院次均费用有显著差别。老年人医疗费用高,既是生命周期规律的必然,也有可能是由于缺少其他护理途径而过度住院,造成医保基金的浪费。由于医疗护理和生活护理往往并无明确的边界,导致监管困难,而过度监管又会造成社会矛盾,因此,为控制过度住院的费用必须另辟蹊径。

在老年护理保险推出以前,各国无论社会保险还是商业保险均不负担护理费用,参保人为转移护理费用而过度住院,出现制度缺陷下的投机行为。投保疾病保险或养老保险之类保险的老年人将医院当作护理场所,大量老年人长期的住院费用加剧了各国医疗保险支出。为规避道德风险,社会医疗保险和商业保险经营者也希望建立专门的老年护理保险。对此,美国、德国、日本等国家纷纷建立老年护理保险,通过护理保险将解决老年人的生活护理问题,既提高老年人的生活质量,同时也节约医疗保险基金。

相同的背景和需求,启示我国建立老年护理保险既有必要也很可行。护理保险是指借助国家或社会力量,对需要照顾的老年人提供相应的生活护理服务。与养老退休金从经济上保障老年人的生活不同,护理保险是集治疗、护理、生活于一体的一种保障方式,通过对老年人的身心护理,使其度过愉快的晚年。通过建立护理保险制度,把护理问题纳入社会保障制度体系,依靠全社会的力量来解决有护理需求的人员,特别是老年人的护理问题。由于国情和传统不同,各国实施的方法也各具特点,大致有以下四种类型:(1)单独作为法定的护理保险制度,这以德国、以色列等国为代表;(2)作为医疗保险制度的一部分,这以荷兰等国为代表;(3)实施基本以实物给付的护理服务制度,这以丹麦等国为代表;(4)实行以公费负担的护理津贴制度,这以英国、澳大利亚等国为代表。以上(1)、(2)都具法定地位;(3)是以法律作后盾(生活支援法等),税收作财源(居民税);(4)是以严格的给付条件为基础,属于老人社会福利的组成部分。有代表性的是美国、德国和日本。

美国以商业性的老年护理保险为主,一般采用现金直接给付护理费用。目前美国老年护理保险与医疗保险一样,有向“管理式看护”方向发展的趋势,许多保险公司介入护理服务市场,将保险服务与护理服务结合起来使得实物护理服务的给付增加。德国建立了单独的老年护理保险制度,实行护理保险跟随医疗保险的原则,所有参加法定医疗保险的人员都必须参加护理保险。护理保险提供在宅和住院两类护理,并承担一些相关的其它费用。日本实施强制性的护理保险,65岁以上人员保险费从养老金中直接扣除,4O~64岁人员在缴纳医疗保险费时缴纳护理保险费。护理保险采取实物给付为主,现金给付为辅,按照专门机构认定的等级提供相应的护理服务…。

2上海建立老年护理保险试点的设想

上海进入老龄化社会比全国平均水平更为提前,且呈现出高龄化、发展迅速等特点。根据市统计局2005年1%人口抽样调查,常住人口中0~14岁的人口为158万人,占总人口的8.9%;15~64岁的人口为1408万人,占79.1%;65岁及以上的人口为212万人,占11.9%。据上海市老年人口和老龄事业检测统计信息的数据,至2006年末,全市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的老年抚养系数为28.1%。虽然尚处于社会经济可承受的范围之内,但对未来的挑战不容忽视。

为解决高龄老人的养老问题,上海打造“9073”服务格局,即90%家庭养老、7%居家养老、3%机构养老。2008年起居家养老的对象从主要面对6O岁以上、生活自理困难并有低保的老人,放宽到8O周岁以上、独居或纯老家庭的本市城镇户籍、月养老金低于全市城镇企业月平均养老金的老人,经过评估给与养老服务补贴和养老服务专项护理补贴。但相比城镇职工医疗保险退休参保人员,符合目前居家养老申请的老人只占相当小比例,且有相当大部分人群并不重叠。因此,为从根本上解决目前退休职工普遍存在的居家养老问题,有必要进行老年护理保险试点,探索符合上海情况的老年护理保险制度。

2.1制度设计原则

上海从2001年起实行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改革,已形成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三大制度,实现了对户籍人口的制度全覆盖。医疗保险基本覆盖户籍人口,可以实行护理保险跟随医疗保险制度,使护理保险成为继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生育保险后的第六大险种。护理保险可以先从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参保人员开始试行,首先覆盖6O岁以上人员,同时服务有特殊需要的60岁以下。护理保险试点成熟后,向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和农村合作医疗保险的参保人群扩展,逐步将全部医疗保险参保人群纳入护理保险中。

2.2主管部门

老年护理保险制度涉及到医疗、卫生、社会保障、民政等部门,在试行时可以由医疗保险机构主管,以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参保人员为原始参保数据。条件成熟后由社会保障机构统一管理,参保人员由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参保人员、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参保人员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参保人员构成。

2.3资金筹集模式

参加护理保险暂不增加目前医疗保险缴费比例,而从个人医疗保险帐户资金中划拨,并从目前结余的工伤保险中划拨一定比例资金,以增加基金利用率。目前上海城镇职工医保基金结构不合理.个人帐户沉淀,严重削弱了基金统筹能力。个人账户由两部分组成,个人按工资水平2%缴纳部分和单位缴费部分。为了改变个人账户资金沉淀的结构,可以从个人账户资金中划拨一部分,如1.5%作为护理保险基金,则有17.5亿。以2007年末城镇职工参保人员为基数,按照12%的退休人员需要护理、月平均护理费用800元、护理保险平均支付比例50%计算,护理保险基金年支出需17.6亿。从职工医疗保险个人账户中划拨的资金基本与护理保险的支出资金相等,而工伤保险中划拨的资金可以作为风险保障资金。

2.4服务范围

初步考虑护理保险提供的服务范围包括为设施养老和居家养老的老人提供的医疗护理、生活护理服务项目。为了鼓励居家养老,应把家庭护理,设施养老中的生活护理、医疗护理全部纳入护理保险中。倡导社会化的居家养老模式,以社区为依托为有需要的老人提供保险服务。

2.5保险支付

护理保险的支付可以采用目前医疗保险的支付形式,确立由医院、养老院、护理机构、社区等组成的定点机构,由护理保险按照一定比例支付向定点机构比例购买护理服务。其中生活护理可以借鉴目前社区提供的居家养老服务形式,以社区为依托,由助老服务人员上门进行护理服务,护理保险通过社区向助老人员支付费用。同时为鼓励家庭成员照顾,向家庭成员和义工购买护理服务。为防止道德风险,鼓励义工服务,向家庭成员和义工购买的服务不直接支付现金,而是以“时间储蓄”的形式,为将来个人及直系亲属接受护理时抵冲护理时间。

2.1制度设计原则

上海从2001年起实行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改革,已形成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三大制度,实现了对户籍人口的制度全覆盖。医疗保险基本覆盖户籍人口,可以实行护理保险跟随医疗保险制度,使护理保险成为继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生育保险后的第六大险种。护理保险可以先从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参保人员开始试行,首先覆盖6O岁以上人员,同时服务有特殊需要的60岁以下。护理保险试点成熟后,向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和农村合作医疗保险的参保人群扩展,逐步将全部医疗保险参保人群纳入护理保险中。

2.2主管部门

老年护理保险制度涉及到医疗、卫生、社会保障、民政等部门,在试行时可以由医疗保险机构主管,以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参保人员为原始参保数据。条件成熟后由社会保障机构统一管理,参保人员由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参保人员、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参保人员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参保人员构成。

2.3资金筹集模式

参加护理保险暂不增加目前医疗保险缴费比例,而从个人医疗保险帐户资金中划拨,并从目前结余的工伤保险中划拨一定比例资金,以增加基金利用率。目前上海城镇职工医保基金结构不合理.个人帐户沉淀,严重削弱了基金统筹能力。个人账户由两部分组成,个人按工资水平2%缴纳部分和单位缴费部分。为了改变个人账户资金沉淀的结构,可以从个人账户资金中划拨一部分,如1.5%作为护理保险基金,则有17.5亿。以2007年末城镇职工参保人员为基数,按照12%的退休人员需要护理、月平均护理费用800元、护理保险平均支付比例50%计算,护理保险基金年支出需17.6亿。从职工医疗保险个人账户中划拨的资金基本与护理保险的支出资金相等,而工伤保险中划拨的资金可以作为风险保障资金。

2.4服务范围

初步考虑护理保险提供的服务范围包括为设施养老和居家养老的老人提供的医疗护理、生活护理服务项目。为了鼓励居家养老,应把家庭护理,设施养老中的生活护理、医疗护理全部纳入护理保险中。倡导社会化的居家养老模式,以社区为依托为有需要的老人提供保险服务。

2.5保险支付

护理保险的支付可以采用目前医疗保险的支付形式,确立由医院、养老院、护理机构、社区等组成的定点机构,由护理保险按照一定比例支付向定点机构比例购买护理服务。其中生活护理可以借鉴目前社区提供的居家养老服务形式,以社区为依托,由助老服务人员上门进行护理服务,护理保险通过社区向助老人员支付费用。同时为鼓励家庭成员照顾,向家庭成员和义工购买护理服务。为防止道德风险,鼓励义工服务,向家庭成员和义工购买的服务不直接支付现金,而是以“时间储蓄”的形式,为将来个人及直系亲属接受护理时抵冲护理时间。

2.6给付条件

为了合理利用有限的资源,需要按照对参保对象的评估情况设立不同等级的给付比例和时限。评估必须坚持公平、公开,可以由医疗保险机构牵头在医院设立专门评估部门,并有一定的社区工作者参加。每~年或两年重新进行一次评估,以使护理等级适应实际情况。可以参照日本模式,65岁申请护理的参保人必须在限定的情况种类中。65岁以上参保人申请护理时,经过专业机构评估护理等级。可以探讨将ADL作为确定护理级别主要依据的可行性,制定科学合理的护理等级评估标准。护理保险按评估等级支付相应护理费用,并确定一定的自负比例。

2.7相关措施

护理保险不仅涉及到保险费用给付,更重要的是护理水平的提高和护理服务质量的提升,这就需要增加护理人员包括专业和非专业、增加护理培训,以满足护理需求。护理保险所筹措的资金使用分为三部分:一是支付专业护理机构护理费用;二是支付以社区服务为代表的非专业护理机构服务费用;三是购买其他护理服务。通过资金使用的导向作用,增加社会对护理服务的投入。超级秘书网

卫生和民政部门需要联合制定护理事业发展计划表:首先理清上海目前专业设施护理总量、建立专业护理人员名册。兴办一批专业护理机构,为生活严重不能自理或有特殊需求的老人提供服务。鼓励民间资本投入护理产业,开办民营护理机构,提升护理总量。其次增加专业护理人员,与卫生院校联合培养专业护理人员,为居家养老的老人提供护理服务。第三,鼓励家庭护理,发展和培训非专业护理人员,推广“时间储蓄”概念,增加社会对护理事业的关注度和参与度。发展NGO组织和公益性社会团体,提供多种护理渠道。第四,增加社区老年护理服务设施,5年之内,做到2.5公里半径内都设有一所老年人日间服务中心和助老服务社。

老年护理知识范文第3篇

【关键词】老年下肢骨折患者;手术室护理;常规护理方式;全程化护理方式;效果差异

目前,随着我国老龄化不断发展,老年疾病发生率不断增加,其中老年人骨质疏松,容易出现骨折,而下肢骨折非常常见[1]。下肢骨折的发生和摔倒、车祸等相关,目前对于老年下肢骨折的患者一般采取手术治疗,需要采取有效的手术室护理方式,以减轻对患者的生理应激和心理损害,减轻患者的不良情绪,确保手术效果,减少并发症的发生[2]。基于此,本文分析了老年下肢骨折患者手术室护理中常规护理方式和全程化护理方式的效果差异,具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将我院2018年5月至2019年8月的102例老年下肢骨折患者,随机分组,每组51例。其中,全程化护理方式组男28例,女23例,年龄61~78岁,平均年龄(68.24±2.00)岁。摔倒导致下肢骨折的患者32例,车祸导致下肢骨折的患者14例,其他原因导致下肢骨折5例。手术室常规护理方式组男29例,女22例,年龄61~78岁,平均年龄(68.67±2.67)岁。摔倒导致下肢骨折的患者31例,车祸导致下肢骨折的患者15例,其他原因导致下肢骨折5例。两组资料比较P>0.05。所有患者经X线检查符合下肢骨折标准,年龄60岁以上,除外精神疾病、智力异常患者。

1.2方法

手术室常规护理方式组对接受手术治疗的老年下肢骨折患者予以手术室常规护理方式,全程化护理方式组对接受手术治疗的老年下肢骨折患者采取的是手术室全程化护理方式。①术前护理。术前多数患者存在恐惧、担忧的心理,需要在术前进行访视,和患者交谈,取得患者的信任,对患者介绍手术方法和麻醉方法,列举成功案例,减轻患者的紧张感,使其更好配合手术治疗。②术中护理。为患者创造舒适的手术环境,保持室内温湿度适宜,协助患者选择舒适的体位,必要时给予软垫垫在骨突出部位减轻局部受压,降低压疮风险。术中对患者生命体征密切监测,并合理控制输液速度。③术后护理。术后妥善固定各种管道,维持输液通路通畅。将患者送至病房后,做好手术情况、麻醉方式和术中用药的交接工作,鼓励患者进行术后早期康复锻炼,结合患者情况给予丰富蛋白质饮食,以改善营养状况[3]。

1.3观察指标

比较两组手术室护理满意率;下肢骨折手术实施时间、住院时间;护理前后心理功能状态以及生活质量评分;并发症。1.4统计学处理采用SPSS21.0软件统计下肢骨折患者的数据,P<0.05表示差异有意义。

2结果

2.1手术室护理满意率

全程化护理方式组的手术室护理满意率更高,P<0.05。全程化护理方式组的手术室护理满意率是98.04%(50/51),而手术室常规护理方式组的手术室护理满意率78.43%(40/51)。

2.2心理功能状态以及生活质量评分

护理前两组心理功能状态以及生活质量评分比较,P>0.05;护理后全程化护理方式组的心理功能状态以及生活质量评分优于手术室常规护理方式组,P<0.05。见表1。

2.3下肢骨折手术实施时间、住院时间

全程化护理方式组下肢骨折手术实施时间、住院时间优于手术室常规护理方式组,P<0.05。见表2。

2.4并发症

全程化护理方式组并发症发生率低于手术室常规护理方式组,P<0.05。全程化护理方式组并发症有1例感染,发生率是1.96%;而手术室常规护理方式组有5例下肢功能障碍,4例感染,发生率17.65%。

3讨论

老年护理知识范文第4篇

【关键词】老年脑梗死;优质护理;日常生活活动能力;满意度

脑梗死主要是由于脑部血液供应发生障碍,导致脑部缺血、缺氧而引发的脑组织坏死[1,2],多发于老年群体,发病后患者的运动功能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使其自理能力下降[3]。故临床中多会予以患者护理干预,以促进恢复,提升自理能力,但以往的常规护理缺乏针对性,且无法满足患者对护理的需求,效果欠佳。优质护理是一种以患者为中心的护理模式,能在最大程度上满足患者对护理的需求。本次研究针对优质护理在老年脑梗死患者中的应用效果进行分析,报告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选取2018年1月—2019年8月九江市第一人民医院收治的66例老年脑梗死患者为研究对象,根据不同护理方案将患者分为对照组与研究组,每组33例。对照组男18例,女15例;年龄60~78岁,平均年龄(70.15±4.33)岁。研究组男19例,女14例;年龄61~79岁,平均年龄(70.24±4.41)岁。2组患者的一般资料,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纳入标准:①经相关临床检查确诊为脑梗死的患者;②年龄≥60岁;③患者及其家属对本次研究均知情同意。排除标准:①合并心肝肾功能不全的患者;②临床资料不完整的患者;③患有精神疾病或认知障碍的患者。本次研究已获得医学伦理委员会的审批。1.2护理方法对照组采用常规护理,即常规健康宣教、饮食指导、遵医嘱用药、生命体征监测以及营养支持等。研究组在对照组的基础上采用优质护理,具体方法如下:①心理疏导:护理人员需主动与患者及家属进行沟通、交流,以消除其紧张、不安情绪;耐心为患者及其家属介绍康复方法,并密切关注患者的心理变化情况,对出现异常心理的患者及时给予疏导。此外,可通过娱乐节目、播放舒缓音乐等来改善患者的焦虑、烦躁情绪。②安全管理:老年脑梗死患者多出现肢体运动障碍,极易发生摔倒、夜间坠床等不良事件。因此,为了确保患者的安全,嘱患者家属全天陪护在患者身旁,并在病床安装床护栏;同时地面需保持清洁、干燥,减少阻碍患者行动的物件摆放。③康复护理:急性期护理人员需定时为患者变换体位,并对受压部位进行轻柔按摩,以促进血液循环。待患者病情稳定后,护理人员协助其开展四肢、伸展关节训练。此外,在患者病情允许情况下,护理人员要求患者独立完成穿衣、修饰、吃饭等日常活动,并嘱咐患者家属在旁监督、指导。1.3观察指标①日常生活活动能力:在干预前、干预后采用Barthel指数(BI)进行评估,共包括大便、小便、修饰、如厕、吃饭、转移、穿衣、上下楼梯、洗澡10个项目,并采用不同的4种(0分、5分、10分、15分)积分标准,总分为0~100分,分数越高说明患者的日常生活能力越高。②护理满意度:采用该院自制护理满意度量表进行调查,主要包括护理人员的专业水平、沟通水平以及应急能力等维度,总分为100分,大于95分为非常满意,80~95分为满意,小于80分为不满意,非常满意率+满意率=总满意率。1.4统计学方法计量资料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2组患者干预前、干预后的BI评分比较干预前,对照组与研究组的BI评分差异无统计学方法(P>0.05);干预后,研究组的BI评分明显高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方法(P<0.05)。2.22组患者的护理满意度比较研究组的护理满意度。明显高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3讨论

本次研究表明,干预后,研究组的BI评分明显高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该结果提示,在老年脑梗死护理中应用优质护理干预,能有效提升患者的日常生活活动能力。主要是因为优质护理是一种以患者为中心的护理模式,其能将以往的被动护理转变为主动护理,使患者获得最为优质的临床护理[4,5]。根据患者的实际情况为其制定心理疏导、安全管理以及康复护理三个护理措施。其中,心理疏导能消除患者及其家属的紧张、不安情绪,使他们积极配合治疗与护理工作的开展,从而确保临床治疗效果。安全管理能确保患者在住院期间的安全,避免坠床、摔倒等不良事件的发生而加重病情。康复护理为患者按摩受压部位,使局部血液循环得以改善;同时康复训练能促进患者的肢体运动功能的恢复,这对提升患者的日常活动能力有很大帮助。优质护理除了能促进患者的肢体运动功能恢复以外,还能改善其心理状态,使患者在住院期间能拥有一个良好的心态,并积极配合治疗与护理工作的开展。当患者在医院中能获得优质、全面的护理时,则会满意医院所提供的医疗服务。本次研究结果显示,观察组的护理满意度明显高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综上所述,在老年脑梗死患者中应用优质护理干预,能有效提高患者的日常生活活动能力,并提升护理满意度。

参考文献

[1]罗玉静.观察优质护理服务在老年性脑梗死患者中的应用效果[J].中国伤残医学,2016,24(5):112-113.

[2]杜秀梅.优质护理服务在老年性脑梗死护理中的应用效果观察[J].中国冶金工业医学杂志,2018,35(6):657.

[3]马艳.优质护理服务在老年性脑梗死护理中的应用效果观察[J].中国保健营养,2017,27(3):178-179.

[4]穆丽.优质护理服务应用于老年性脑梗死护理中的价值探析[J].中国医药指南,2019,17(29):251-252.

老年护理知识范文第5篇

关键词:老年护理;核心素养;本科护理教育

我国高速老龄化趋势使社会对养老护理人员需求日益增加,但受社会偏见、地位不高等因素影响,养老护理人员流失严重。究其原因,在于护理人员对养老护理职业价值认知不足,认为职业缺乏含金量,缺乏使命感和责任感[1],如何提高专业认可,培养思想上认可职业、行动上尊重老人、知行合一的养老护理人才是亟需解决的问题。《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医学教育创新发展的指导意见》[2]提出要培养仁心仁术的医学人才,对应到老年护理专业,即培养具备知识、技能、情感为一体的老年护理人才。老年护理核心素养是评价老年护理核心知识、技能、情感的重要标准[3],该理念强调老年护理教育不仅传授知识、技能,更注重情感共鸣和态度行为改变。护理本科生(以下简称护生)是我国高层次护理人才的储备力量,培养护生的老年护理核心素养对建立我国高层次老年护理人才梯队至关重要。目前我国对老年护理核心素养的研究处起步阶段,笔者于2020年4月~6月通过自制老年护理核心素养评价量表对高校护生进行调查,了解护生老年护理核心素养现状,为完善高校老年护理教育提供参考。

1资料与方法

1.1调查对象

参考相关文献[4],样本量应为条目的5~10倍,正式量表共37个条目,因此本调查样本量需在185~370份。2020年4月~6月笔者采用方便抽样法选取某高校大一至大四护生363人。

1.2调查工具

1.2.1基本情况

包括性别、年龄、年级、生源地、是否独生子女、是否被老人照顾过、是否照顾过老人、与老人关系是否融洽、是否接受过老年护理教育、是否参加过老年志愿活动、如何看待老年护理事业、未来是否愿意从事老年护理、是否有必要开设老年护理专业课程。

1.2.2老年护理核心素养评价量表

以“核心素养包括核心知识、核心能力及核心态度”的概念[5]、“冰山模型”能力素质构建[6]为理论框架,通过查阅相关文献[3,7],同时参考荷兰老年护理基本能力纲要[8]、美国阶梯型老年护理胜任力标准体系[9]、国内老年护理专业人才培养核心能力体系[10-11]等权威内容编制各维度条目,经2轮专家咨询,最终得出老年护理核心素养评价量表,包括4个维度:知识性老年护理核心素养12个条目、技能性老年护理核心素养12个条目,感知性老年护理核心素养8个条目,信念性老年护理核心素养5个条目。每个条目分别设置“很符合”、“比较符合”、“一般符合”、“比较不符合”、“很不符合”5个选项,依次赋分5,4,3,2,1,得分越高表示老年护理核心素养越高。经检验,总量表Cronbachα系数为0.98,内容效度为0.91,累计方差贡献率为73.14%,提示量表信效度较好[12]。

1.3调查方法

对护生说明本次调查的目的,征得其同意,采用无记名方式,要求护生当场独立、客观地完成问卷并当场收回。共发放问卷363份,回收有效问卷338份,有效回收率93.11%。

1.4统计学分析

采用SPSS18.0进行数据处理。基本资料描述用均数±标准差、百分比表示,老年护理核心素养数据描述用均数±标准差表示,比较用F检验或t检验,影响因素用逐步线性回归分析,P小于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基本情况

338名护生年龄18~24岁,平均年龄(20.83±1.43)岁。其中女323人(95.6%),男15人(4.4%);大一83人(24.6%),大二90人(26.6%),大三81人(24.0%),大四84人(24.8%);生源地:城市89人(26.3%)、乡镇124人(36.7%),农村125人(37.0%);独生子女186人(55.0%);被老人照顾过的285人(84.3%),照顾过老人的205人(60.7%),与老人关系融洽236人(69.8%),接受过老年护理教育的184人(54.4%),参加过老年志愿活动的137人(40.5%),认为老年护理事业好271人(80.2%),未来愿意从事老年护理的236人(69.8%),认为有必要开设老年护理专业课程的315人(93.2%)。

2.2护生老年护理核心素养得分基本情况

护生老年护理核心素养总分(121.44±20.92)分,平均每条目得分3.282,信念性老年护理核心素养均分最高,为3.810,知识性老年护理核心素养最低,为3.065。

2.3不同年级护生老年护理核心素养得分情况

两两比较结果显示,随着年级的增加,护生老年护理核心素养总分逐渐增高,但大四护生得分低于大三,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或P<0.01)。

2.4不同情况下护生老年护理核心素养得分情况

生源地为城市、照顾过老人、与老人关系融洽、接受过老年护理教育、参加过老年志愿活动、认可老年护理事业、未来愿意从事老年护理的护生老年护理核心素养得分更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或P<0.01);不同性别、是否独生子女、是否被老人照顾过的护生其老年护理核心素养得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2.5护生老年护理核心素养影响因素

以老年护理核心素养总分为因变量,以年级、生源地、是否独生子女、是否被老人照顾过、是否照顾过老人、与老人关系是否融洽、是否接受过老年护理教育、是否参加过老年志愿活动、如何看到老年护理事业、未来是否愿意从事老年护理等10个因素为自变量,进行逐步线性回归分析。结果显示,是否接受过老年护理教育、未来是否愿意从事老年护理进入回归方程,表明上述2个因素对于护生老年护理核心素养有显著性影响。

3讨论

3.1护生老年护理核心素养基本情况

全面了解护生老年护理核心素养有助于护理教育者针对性培养老年护理人才。护生老年护理核心素养总分121.44±20.92,平均每条目得分3.282(理想平均数为3),说明护生老年护理核心素养处中等偏上水平,与张倍倍的调查结果类似[13]。各维度中,信念性老年护理核心素养最高,其次为感知性、技能性老年护理核心素养,知识性老年护理核心素养最低。感知性、信念性老年护理核心素养较高,说明护生对老年护理的核心态度较积极,而知识性、技能性老年护理核心素养偏低,提示高校护生老年护理核心知识、技能存在不足,高校应重视传授护生老年护理知识与技能。

3.2不同年级护生老年护理核心素养比较

护生老年护理核心素养随年级增加逐渐提升,大四有回落。各维度中,不同年级护生感知性老年护理核心素养无差异,提示护生对老年护理的情感认知一直处积极状态。知识性老年护理核心素养大一、大二、大四、大三依次升高,技能性老年护理核心素养大三、大四好于大二、大一,信念性老年护理核心素养大一、大二、大三好于大四,其原因在于,大一绝大部分课程是通识教育课程,随着大二、大三学习专业课,护生接触如“护理人文修养”“老年护理学”等课程,逐渐了解老年护理知识、技能,对老年护理态度趋于积极稳定。大四护生老年护理核心素养有所降低,可能是因为大部分实习护生已明确就业、考研等,加上社会对老年护理行业认可度低,实习护生对从事老年护理抱犹豫态度,建议针对不同年级护生老年护理核心素养特点进行分阶段、持续性老年护理教育,增加养老机构实践。

3.3不同情况下护生老年护理核心素养分析

城镇生源护生其知识性、技能性老年护理核心素养好于农村生源护生,可能与城市学习资源丰富有关。被老人照顾过的护生信念性老年护理核心素养得分更高,照顾过老人、与老人关系融洽的护生其老年护理核心素养更好,与严露培[14]的调查结果相似。被老人照顾过的护生出于感恩心理更愿意照顾老人,照顾过老人的护生更能理解老人作为弱势群体的心理,能对老人产生共情[15]。接受老年护理教育、参加老年志愿活动的护生老年护理核心素养更高,丰富教育、适当实践能有效培养护生对老人正向态度[16],有利于提升护生核心素养,建议采用老化体验、情景模拟丰富老年护理实践。认可老年护理事业、未来愿意从事老年护理的护生老年护理核心素养得分更高,本调查中,80.2%护生认为老年护理事业较好,愿意从事老年护理只占69.8%,低于黄铁牛对高职护生的调查结果[17],提示除了培养护生老年护理知识和技能,还应注重老年护理人文素质培养,增强职业认同和就业意向。

3.4护生老年护理核心素养影响因素分析

是否接受过老年护理相关教育、未来是否愿意从事老年护理能显著影响护生老年护理核心素养,与李京京的调查结果一致[18]。系统的老年护理课程学习可增强护生从事老年护理行业信心,形成积极核心素养[19],本调查中接受过老年护理教育的护生占54.4%,提示应加强老年护理课程建设,完善老年护理课程体系,建立在校护理学生、社会老年护理员、老年家庭照护者的分层次教育体系,构建以社区护理为基础,跨专业、综合性、多学科的课程体系,满足不同群体护理教育需求[20]。学校应积极与养老机构开展产学研合作,定期举行养老志愿服务活动,使护生在与老人交流互动中了解关爱老人,提高护生从事老年护理意愿[21]。

参考文献:

[1]魏敏.我国高校养老护理人才培养现状与对策研究[J].卫生职业教育,2017,35(22):89-90.

[2]李芮.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医学教育创新发展的指导意见》[J].中医药管理杂志,2020,28(19):151.

[3]臧格,时秋英,徐甜甜,等.核心素养在教育中的研究进展对我国护理学的启示[J].中国实用神经疾病杂志,2016,19(22):120-121.

[4]吴素琴,张细顺,陈燕芹,等.脊髓型颈椎病术后病人延续性护理需求量表的编制及信效度检验[J].护理研究,2019,33(7):1110-1114.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