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秘书网 > 论文中心 > 科技论文 > 科学技术论文 > 正文范文

针刺治疗亚健康临床研究

发布时间:2017/6/8 11:05:04   阅读:

摘要:亚健康状态多为机体脏腑功能失调、气血运行不畅、阴阳失调所导致。针刺治疗亚健康的治疗方法有:普通针刺、腹针、杵针、电针、头针、穴位注射、综合疗法。应用于亚健康治疗的穴位有39个,而使用频率较高的穴位分别是:足三里、三阴交、百会、气海、关元、内关、太冲、中脘、肾俞。在亚健康的治疗中,有10条经络上的穴位被选取,其中足阳明胃经、足太阴脾经、任脉、督脉使用频率较高。近年关于亚健康的针灸治疗方法,单一治疗方法的文献呈下降趋势,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综合治疗方法的文献,如电针、针刺结合走罐、针刺和耳穴、针刺配合刮痧等,究其原因,是因为临床医生在实践过程中发现,采用复合治疗手段的治疗效果要优于单一针刺治疗。在亚健康的治疗过程中,更多种的针刺方式被应用进来,如杵针、梅花针、水针等,丰富了针刺治疗亚健康的临床理论,也拓宽了治疗思路。但是部分研究设计比较简单,样本量偏少,有的甚至没有设置对照组,导致相同的治疗方法彼此间的治愈率和总有效率差异很大,很少有研究设置随访,致使远期疗效并不明确。传统的针灸方法相互融合,但是和先进科技手段结合还非常欠缺,也很少有人涉及与现代医学协同治疗的领域,中医医务工作者应开拓创新,将先进科学技术与传统中医理论相结合。

关键词:亚健康;针刺疗法;足阳明胃经;足太阴脾经;任脉;督脉

亚健康是指人体处于健康和疾病之间的一种状态。其临床表现多种多样,主要有疲乏无力、头昏头痛、睡眠紊乱、食欲不振、性功能减退、心烦意乱、焦躁不安、反应迟钝、社交能力下降等。WHO的一项全球性调查显示,75%的人处于亚健康状态。亚健康状态对人类健康的威胁已经越来越大,不仅让人感到痛苦,甚至最终可能导致严重的病变,所以亚健康已经成为21世纪医学界关注的焦点之一。在治疗方面,临床上运用的治疗手段有很多,其中针刺疗法通过激发人体自身的抗病能力以达到扶正祛邪的目的,因其疗效确切,调节面广泛,不良反应小,被众多临床实践者普遍使用,现笔者就近十年针刺治疗亚健康临床研究做一综述。

1 普通针刺

王庆波等[2]运用扬刺针法治疗失眠性亚健康28例,主穴:百会、三阴交,对照组口服唑吡坦(思诺思)片,应用ASI积分评价疗效,结果:扬刺法和唑吡坦对于睡眠失调性亚健康均有很好的干预效果,但扬刺法远期疗效优于唑吡坦。陈家泽等[3]针刺干预亚健康状态76例,主穴:四关穴,即合谷、太冲,对照组采用健康指导,治疗组总有效率为98.68%,对照组总有效率为25.81%,两组进行比较有显著性差异(P<0.01)。李艳红等[4]针刺治疗疼痛型亚健康81例,主穴:内关(双)、足三里(双)、三阴交(双)、关元、气海,运用疼痛症状评分来评估疗效,总有效率83%。宿绍敏[5]运用针灸治疗亚健康心脾两虚型患者60例,主穴选取A组:百会、足三里、膈俞、神阙、命门;B组:大椎、关元、气海、肾俞、涌泉,并设立对照组口服归脾丸和安神补脑液,结果治疗组总有效率93.3%,疗效优于对照组。王建文等[6]运用针灸治疗92例亚健康女性患者,主穴:足三里、太冲、血海、三阴交、气海、关元,实验组治愈10例,显效27例,有效9例,总有效率100%。

2 腹针

陈润东等[7]采用腹针疗法治疗以失眠为主的亚健康状态患者48例,腹针组主穴选用中脘、下脘、气海、关元,对照组采用常规针刺,应用PSQI量表评价疗效,结果腹针组明显优于对照组。常燕[8]采用腹针配合梅花针叩刺督脉及膀胱经治疗亚健康状态患者48例,取穴:引气归元(中脘、下脘、气海、关元)、腹四关(双侧滑肉门、双侧外陵)、调脾气(双侧大横),对照组采用常规针刺,结果发现:腹针组总有效率为93.75%,对照组总有效率为75%,腹针组疗效优于对照组(P<0.05)。

3 杵针

胡幼平等[9]采用杵针治疗亚健康状态患者79例,取穴:百会八阵、神道八阵、至阳八阵、命门八阵、腰阳关八阵、头颈及腰背部河车路,对照组采用推拿治疗,应用亚健康状态评分CMI评分、M-R评分及TTM指标,结果杵针组疗效优于推拿组。晋松等[10]采用背俞穴杵针疗法调治亚健康状态30例,运用点叩、升降、开阖、运转等手法,以背俞穴为操作重点,作用于督脉和膀胱经,总有效率为93.3%。

4 电针

吕雅琴等[11]采用电针加经络氧疗法治疗60例亚健康状态患者4周,主穴:百会、印堂、内关、足三里,疗效显著,且未见任何不良反应。付明举等[12]运用电针治疗43例亚健康病人分别治疗2~6个疗程,主穴:气海、足三里、阴陵泉、三阴交、太冲,结果发现针灸治疗4个疗程对于亚健康症状的消失为最佳疗程。5 头针冯潇斐[13]筛选99例亚健康态入睡延迟受试者随机分为头针组、药物组、空白对照组,头针组给予失眠经验方(三角区和安神区)针刺干预,药物组予以氯氮卓干预,空白对照组不予以任何治疗干预。结果发现:头针组总有效率969%,优于药物组和空白对照组。

6 穴位注射

杨兴顺[14]运用穴位注射治疗亚健康状态280例,药用鱼腥草注射液2mL(山西三九万荣药业有限公司生产,2mL?支-1),穴取肾俞、足三里,用5号注射针,每穴可注入1mL,总有效率97.86%,未见任何不良反应。

7 综合疗法

张勇等[15]采用针灸配合火罐和ATP照射治疗亚健康状态患者79例,主穴:百会、关元、三阴交、天枢、中脘为一组,风池、大椎、肺俞、膈俞、肝俞、胆俞、脾俞、胃俞、肾俞为一组,交替针刺,并设对照组给予推拿治疗。结果:治疗组总有效率94.9%,对照组总有效率77.6%,两组比较有显著性差异(P<0.05)。王曼苏等[16]采用温针背俞穴加耳穴法治疗亚健康失眠患者20例,体针主穴:取心俞、肝俞、脾俞、胃俞、肾俞、安眠、大椎、百会。耳穴取神门、皮质下、交感、枕、心,设对照1组(单纯温针背俞穴)和对照2组(单纯耳针)。结果发现:试验组愈显率明显高于对照1组、对照2组。于竹力[17]运用温针灸配合耳压治疗亚健康状态的大学生62例,体针主穴:百会、四神聪、神门、关元、足三里、三阴交、太冲,耳压主穴:神门、交感、皮质下、内分泌,总有效率93.75%。杨春等[18]运用针刺联合心理干预治疗亚健康失眠患者98例,并观察其短期疗效及中长期转归,主穴选取:百会、神门、四神聪、内关、血海、足三里、三阴交,对照组予艾司唑仑治疗,应用PSQI进行评定。结果发现:短期疗效:自身前后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但组间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中长期疗效:干预后3个月、干预后半年自身前后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间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组优于对照组。唐伟[19]采用针灸加走罐配合心理疗法治疗亚健康状态33例,针刺取穴:内关、足三里、三阴交、中脘、气海,走罐取督脉和足太阴膀胱经为走罐部位,总有效率84.9%。唐贺利等[20]运用针灸配合背部走罐治疗亚健康状态,针刺取穴:百会、关元、足三里,走罐由大椎穴开始沿督脉循行部位往下走罐至腰骶部,总有效率达到93.3%。昌凤英等[21]采用针灸配合耳压治疗亚健康状态36例,针刺取穴:百会、足三里、三阴交、内关、膻中、神门,耳穴:神门、交感、内分泌、皮质下、心、脾,总有效率为97%。赵蓉[22]运用针灸配合走罐治疗女性亚健康状态120例,针刺取穴:太冲、足三里、三阴交、血海,灸关元、气海、三阴交,走罐取背部督脉、足太阳膀胱经两条经脉,设立对照组(仅针刺太冲、足三里、三阴交、血海),治疗组总有效率100%,对照组总有效率85%,治疗组优于对照组(P<0.05)。何列涛[23]采用足三里温针灸结合背部拔罐疗法对50例亚健康状态患者进行治疗,总有效率为86%。安丽萍等[24]采用中医针灸疗法中毫针、七星针及耳穴压丸法应用于躯体性亚健康状态的人群200例,并与自我保健按摩组和服用保健品组进行同期对比观察,毫针针刺主穴:腹三针(中脘、天枢、气海)、体三针(内关、足三里、三阴交)、头三针(本神、百会、安眠),梅花针(七星针):取华佗夹脊自第1胸椎至第2腰椎两侧叩刺,耳穴压丸法:取神门、交感、肾上腺、皮质下,结果发现:针刺组治愈率80%,总有效率100%;自我保健按摩组治愈率19.6%,总有效率58.8%;服用保健品组治愈率37.5%,总有效率81.3%。针刺组疗效明显优于其他两组(P<0.05)。杨东芹[25]采用针灸百会、足三里配合背部刮痧方法治疗亚健康状态,结果:治疗后主症全部消失16例,主症明显改善21例,治疗后主症无明显效果3例,总有效率92.5%。

8 讨论

中医理论分析,亚健康状态多为机体脏腑功能失调、气血运行不畅、阴阳失调所导致。通过对现代针刺治疗亚健康临床研究的归纳,得到结果与亚健康的病机密切相关。综合上述临床处方(不包括随症加减用穴),应用于亚健康治疗的穴位有39个,而使用频率较高的穴位分别是:足三里、三阴交、百会、气海、关元、内关、太冲、中脘、肾俞。其中,足三里是胃的下合穴,中脘是胃的募穴,皆为调理脾胃功能的要穴;气海、关元更是调补元气的要穴;百会、内关、太冲可安神畅情;三阴交和肾俞可滋养肝肾,活血调经。可见在调治亚健康过程中,应重视对心肝脾胃肾等脏腑功能的调节,还要注意人体元气的调补和畅通气血运行。在亚健康的治疗中,有10条经络上的穴位被选取,足阳明胃经、足太阴脾经、任脉、督脉使用频率较高。《灵枢?经水》云:“足阳明,五脏六腑之海也”。杨上善注:“胃受水谷,化生气血,为足阳明脉,资润五藏六腑,五藏六腑集成血气,譬之四海沼泽无穷,故名为海也。”《素问?厥论》言:“脾主为胃行其津液者也”。由此可知,脾胃协同受纳运化水谷,化生气血,濡养五脏六腑、四肢百骸。两经所主病证又存在“洒洒振寒,善伸,数欠,体重不能动摇,食不下,烦心”等亚健康表现,可见,古代医者很早便将两者联系到一起,而脾胃为气血生化之源,阳明经又多气多血,所以治疗亚健康调补气血多选用脾胃两经。《难经?二十八难》云:“督脉者,起于下极之俞,并于脊里,上至风府,入属于脑。”可见,督脉行于后背正中,总督诸阳,为“阳脉之海”,又主神智。任脉主要是“任维诸脉”(杨上善注),故称为“阴脉之海”。诸阴经通过阴维会合于任脉,受阴经交会,也受足阳明、手太阳交会。下部与督脉和冲脉同起于胞宫,头部又于目下交会于足阳明,都可见其任受诸阴和交通阴阳的作用。故在亚健康治疗过程中,多选取任督两脉来协调阴阳。由文献分布统计来看,近年关于亚健康的针灸治疗方法,单一治疗方法的文献呈下降趋势,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综合治疗方法的文献,究其原因,是因为临床医生在实践过程中发现,采用复合治疗手段的治疗效果要优于单一针刺治疗。另一方面可发现,在亚健康的治疗过程中,更多种的针刺方式被应用进来,如杵针、梅花针、水针等,丰富了针刺治疗亚健康的临床理论,也拓宽了治疗思路。综上所述,亚健康的针刺治疗手段灵活多样,疗效确切,穴位的选取、配伍得当,值得在临床中推广应用。同时在文献整理过程中,发现以下问题:部分研究设计比较简单,样本量偏少,有的甚至没有设置对照组,导致相同的治疗方法彼此间的治愈率和总有效率差异很大,很少有研究设置随访,致使远期疗效并不明确。另外,广大医务工作者将传统的针灸方法相互融合,但是和先进科技手段结合还非常欠缺,也很少有人涉及与现代医学协同治疗的领域,中医医务工作者应开拓创新,将先进科学技术与传统中医理论相结合。希望后续医务工作者能在以上诸方面完善改进,以期完成质量更高的临床研究,更好的指导临床。

参考文献:

[1] 中华中医药学会.亚健康中医临床指南[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7:13.

[2] 王庆波,赵俐黎,刘俊红,等.扬刺针法治疗失眠性亚健康28例[J].中医杂志,2011,52(11):967-968.

[3] 陈家泽,余克强,邓卫,等.针刺干预亚健康状态76例[J].新中医,2009,41(11):96-97.

[4] 李艳红,张国忠,魏昱航.针刺疗法治疗疼痛型亚健康的临床观察[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2,21(12):1307-1308.

[5] 宿绍敏.针灸“保健穴”对亚健康心脾两虚症干预研究[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0,19(23):38-39.

[6] 王建文,李梅,叶芝兰.针灸干预女性亚健康46例[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4,8(12):123.

[7] 陈润东,陈秀华,奎瑜.薄氏腹针对睡眠障碍为主的亚健康状态干预作用研究[J].现代中医药,2007,27(3):57-58.

[8] 常燕.腹针配合梅花针叩刺督脉及膀胱经治疗亚健康状态48例[J].陕西中医,2013,34(6):740-741.

[9] 胡幼平,徐贞杰,吴佳.杵针疗法干预亚健康状态:随机对照研究[J].中国针灸,2012,32(11):1019-1023.

[10] 晋松,苗润青,梁繁荣.背俞穴杵针疗法调治亚健康状态30例临床体会[J].四川中医,2010,28(11):116-117.

[11] 吕雅琴,都弘,刘英江.电针加经络氧疗法治疗亚健康状态60例[J].中国民康医学,2007,19(1):54-55.

[12] 付明举,张雪玲.疏肝健脾针灸治疗亚健康疗效观察[J].针灸临床杂志,2008,24(1):11-13.

[13] 冯潇斐.头针干预亚健康态入睡延迟的疗效研究[D].成都:成都中医药大学,2014.

[14] 杨兴顺.穴位注射治疗亚健康状态280例[J].中国中医药科技,2007,14(6):466-467.

[15] 张勇,陈胜.手法与针灸对亚健康状态疗效观察[J].陕西中医,2011,32(11):1531-1533.

[16] 王曼苏,岳延荣,李建强.温针背俞穴加耳穴法治疗亚健康失眠状态疗效观察[J].新中医,2011,43(10):98-99.

[17] 于竹力.温针灸配合耳压治疗大学生亚健康临床观察[J].针灸临床杂志,2011,27(1):43-44.

[18] 杨春,李建英,刘小明,等.针刺联合心理治疗亚健康失眠效果观察[J].新中医,2015,47(3):268-270.

[19] 唐伟.针灸加拔罐配合心理疗法治疗亚健康状态33例分析[J].中国误诊学杂志,2008,27(8):6742-6743.

[20] 唐贺利,樊晨光,王洪彬,等.针灸配合背部走罐治疗大学生亚健康临床疗效观察[J].上海针灸杂志,2014,33(10):899-900.

[21] 昌凤英,刘笑丽.针灸配合耳压治疗亚健康状态临床观察[J].光明中医,2009,24(5):901.

[22] 赵蓉.针灸治疗女性亚健康状态临床观察[J].陕西中医,2011,32(3):330-331.

[23] 何列涛.足三里温针灸结合背部拔罐疗法调治亚健康状态50例[J].吉林中医药,2010,30(7):609-610.

[24] 安丽萍,陈雅民,李燕.组合针刺法对躯体性亚健康状态干预作用的对比观察[J].四川中医,2006,24(12):104-105.

[25] 杨东芹.针灸配合刮痧治疗亚健康状态[J].四川中医,2006,24(12):100.

作者:王学乾1,梁路1,黄德清1,谭惠予1,吴节2 单位:1.成都中医药大学;2.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

免费复制文章

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3秒钟免费获得
下载验证码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所选用的图片和文字均来源于网络和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侵权请立即拨打电话0825-6877911,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国家备案:工信部备案:蜀ICP备09010985号-12   川公网安备:51092202000036